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灵空异界
[灵空异界]

灵空异界 第一十四章:自责
玄幻
类型
天上书客
作者
2019-08-15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灵空异界 第一十四章:自责

他端起酒坛,给自己的碗里倒满了酒,也给天行的碗中倒满了酒,随手端起桌上的酒碗,天行也跟着把酒端了起来。“来,问兄,今天能够有幸结交你,我很高兴,这一碗我敬你,干了。”

“我也很高兴,干了。”“砰”两人将碗一碰,咕嗵地喝下了肚,店小二将三道菜依次摆放在桌上。

“客官,这是你们要的菜,请慢用。”小二退了下去。

崔明冲拿起了筷子:“吃菜,这菜可是天下间最有名的。”

垂涎的天行道:“真的吗?那我可就有口福了。”他拿起筷子,看着美味的菜肴,依次地尝了一遍。

赞口道:“还真是道佳肴,光是这块肉就做得闻之香,入之柔,食则润,吃下去之后还有回味之感。”

崔明冲接着又喝了一碗酒,“好吃,你就多吃点。”

言罢,又自倒了一碗酒喝了下去,天行吃了几口菜,崔明冲已经连续喝下了几碗酒。天行似乎能感受到什么?“崔兄,这酒虽是千不醉,可照你这样喝下去,过一会儿就该醉了。”

明冲放下了手中的碗:“兄弟,今天我高兴,你就让我尽一回兴吧!”刚说完,他端起一旁的酒坛欲要接着喝。

一起身,天行从他的手中夺过了酒坛,“别喝了,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能否说给我听听,也许我能开导你。”

冷淡的脸色从他的脸上划过:“也没什么事,只是前几天我娘逝世了,我觉得我很对不起她们从小到大总惹娘生气,你说我是不是很不孝啊。”

拍了拍他,天行安慰道:“崔兄,不能那么想,你娘之所以生你气,是因为她疼爱你,她想通过自己的不高兴让你知错,让你长大。”

“我很混,到现在才明白娘的心意,是我没用,是我没用。”

天行劝解道:“你现在能够也不迟,我想你娘在九泉之下也不想看见自己的儿子一天天消沉,振作点。”

平复了心情的明冲道:“说那么多干吗?来,接着喝。”

“还喝呀,你还好吧!”天行关心道。

“我没事,谢谢你,你真是我的知己,来,我再敬你。”

这天,柳娟又像平时一样偷偷地溜了出来,来到繁荣的街市,享受着明媚的阳光,柳娟的脸上露着欢笑。不远处,传来了吵闹声,放眼过去,站在地上的男子恶狠狠地说:“你给我走,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瘫倒在地的女子说:“相公,不要,我真的没有做那种事。”

男子生气地说:“还说没有,刚成亲没几天,就给我带绿帽子,你当我是傻子啊,什么都不知道。”

好奇的柳娟走过去,好心地把地上的女子扶了起来:“你还是不是个男人,有你这样对待自己的妻子的吗?”柳娟质问着那男子。

男子看了看她,没好气地说:“哪来的野丫头,竟然管事管到我的头上来了,看我不教训你。”男子凶猛地将手挥来。

柳娟单手抓住了他,“你给我听着,很多事不能单纯地从片面去想。”

那女子见男子痛苦的表情,请求道:“姑娘,请你把我相公放了。”

不解的柳娟问道:“他都那样对你了,你又何必护着他呢?”

“不管怎么样,他始终都是我的相公,这件事主要怪我,我家欠别人一点钱,那富豪又逼得紧,看着相公因为欠债的事而烦恼,所以我才去求那富豪,求他再宽限几天,没想到那富豪竟想……还好我相公及时赶到,我才幸免于难,虽然相公误会了我,但我不怪他。”

听此,柳娟松开了男子的手,“听见了吗?你的妻子对你那么好,你却那么对她,你良心何在。”

“啪、啪”

男子抽着自己的脸:“是我没用,连我的妻子差点都保护不了,我没用。”

女子抓着男子的手:“相公,我不怪你,只要你能明白我就好。”

男子走近了柳娟:“姑娘,谢谢你。”

“好了,以后好好对待自己的妻子。”

一抬脚,她离开了这儿。 酒馆里,天行已喝得有点醉了,“崔兄,我看今天我们就到这儿吧!再喝下去,我就要醉了。”

崔明冲起身道:“好,我也不能再逼你喝,有机会我们再喝个够。”

拿起桌上的剑:“那我先告辞了。”

“慢走,不送。”崔明冲话道。待天行走后,他对小二喊道:“小二,结账。”

从望兴楼出来,天行走路都有点摇摆不定了,他顺着路走了大约一刻钟,迷迷糊糊地不小心撞到了一名女子,那名女子站起身,开口骂咧道:“什么人,走路都这么不留神。”然后,她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抱歉的天行道歉着:“对不起,对不起……”

女子回过神,抬起了头:“这还差不多,怎么是你。”

经此一问的天行,傻神地说道:“原来是柳娟啊,刚才多有冒犯。”

闻着浓重的酒味,柳娟道:“行了,别跟我客套了,怎么喝了这么多酒,还能走吗?”

“我行的。”顽强的天行道,他迈开步子开始往前走,还没走两步,“扑”地一下,跌倒在地。

看着摔倒在地的柳娟,不禁笑了:“还逞能呢?今天遇见了我,算你走运,让我扶你回去吧!”她弯下了身子,将天行扶了起来,顺着天行的家走。一路上,天行向她问道:“你爹没把你怎么样吧,是不是又给你安排亲事,你又逃了出来啊。”

“你才是逃出来的,不过,我还得谢谢你,没有你!我现在都还不知道要流落在何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