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绞明
[绞明]

第73章 引诱
其他
类型
珩毅
作者
2020-05-31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73章 引诱

    等待的时间是最煎熬的,许家主从人民军攻占海丰县城开始,一直等到当天入夜,许府的两个邻居都被人民军给抄家了,偏偏许府没有迎来人民军。

    “为何乱贼没有来我这里?”暂时幸免于难的许家主脑海中产生深深的疑惑。

    人民军在攻打海丰县城前,并没有收集到许府为恶的情报,许府也就没有成为人民军第一批抄家的对象。

    初步占领海丰县城后,也没有老百姓向人民军诉说有许府之人欺压他们的事情,暂时人民军无法确定许府真的不作恶,不会派人联系安抚许府。

    恐怕接下来好几天的时间里,许府里的人们依旧处于担忧与庆幸两种心态不断变幻的折磨中。

    从人民军攻占海丰县城和永安县城开始,两座县城现在是只允许进不允许出,最开始县城的所有城门都是关闭的,防止城内居民闯出去。

    等到所有居民都待在自己家中,人民军已经将城池控制住,城门被重新打开,而且守在城墙上和城门四周的人民军战士都已经换成明军的衣服,墙头上也没有悬挂代表人民军的旗帜,可以让想要进城的人以为两座城池没有发生任何改变。

    主要目的便是让海丰县城和永安县城被人民军攻占的消息晚一点传去,让人民军有更多的时间进行准备,增加自身实力,然后与围攻过来的明朝大军对战。

    有人想要进入城池,人民军战士不会有任何阻拦,不过进城后短时间内就不要想着出去了。

    在城内有住所的人都回到自己住所,没有住所的人,人民军会安排一个临时的住所,反正已经好多大户人家被抄家,不少府邸都空了出来。

    忙碌中,夜晚到来,攻占城池的第一个夜晚最需要人民军小心,两座县城中的抵抗力量还没有完全清理干净,在夜色的掩护下,很有可能他们会发动反击。

    城墙上,城门处,街道上,人民军战士不断换班,一直处于最高警戒水平,这个时候谁敢放松,就有可能面临死亡。

    很快,一夜时间过去了,许是人民军防守的太过严密,在过去的夜晚中,并没有发生什么流血冲突。

    人民军战士继续忙碌着昨天没有忙碌完的事情,查抄为恶的大户人家,团结老百姓,寻找铁匠、木匠……

    海丰县城东二十里位置,胡壮率领的部队休息一夜后再一次启程,目标十里外的海丰千户所。

    海丰千户所距离海丰县城仅仅三十余里,胡壮率领的部队若是急行军,昨天天黑前就能抵达海丰千户所,但这对作战没有任何益处,相反,因为急行军消耗战士大量体力,部队的战斗力随之下降。

    部队启程,骑马的侦察兵先行一步,为部队开路,胡壮率领的大队人马匀速前进。

    整个部队由火器部队一个连和冷兵器部队两个营组成,再加上先登营、预备队、女兵营、医疗队人员若干,战斗人员超过一千。

    而胡壮一路人马的对手海丰千户所,属于满编的卫所军,有兵卒一千一百余人,正常情况下,卫所军每百人有铳手一十名、刀牌手二十名、弓箭手三十名、长矛兵四十名。

    最重要的是海丰千户所是一座堡垒或者说小城,依城而守,差不多的人数下,胡壮一路想要拿下海丰千户所有些困难,胡壮也不会率领部队强攻海丰千户所,能够拿下海丰千户所,自身也会损失惨重。

    “按照计划行事!”

    距离海丰千户所还有几里路,胡壮向部队各部下达指令,很快,胡壮一路人马分成两部分。

    一个营的冷兵器部队行进速度加快,同时井然有序的队伍变得散乱,身上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看上去仿佛乱民一般。

    其他各部人马行进速度略微下降,与打头阵的冷兵器部队一个营分开一些距离。

    “混乱”的先锋营距离海丰千户所越来越近,很快便被城墙上的明军士卒发现。

    “那边是什么?”

    “有敌人?!”

    “人数不少,不过看上去像是一群乱民,乱民也敢到我们这边来?”

    “你们看着,我去禀报千户大人。”

    一个总旗官亲自下城墙,跑去向千户大人禀报乱民来袭的事情。

    海丰千户所的正千户叫韩宜年,三十多岁,长得孔武有力,听到手下汇报乱民来袭的事情后,韩宜年大为惊喜,这不是好事撞上门了吗。

    平日里韩宜年想要立功找不到机会,又不想和海寇拼杀,在家呆着,现在却有弱小敌人主动过来送人头,这份大礼韩宜年肯定是要收下。

    至于为什么会有一群乱民敢冲击海丰千户所?韩宜年懒得去想,就当是一股昏了头的乱民不知道海风千户所的实力,过来送人头,乱民而已,一群泥腿子,又能知道什么。

    韩宜年想了想后对手下吩咐一句:“快回去,告诉兄弟们不要开炮,可别将‘功劳’都吓跑了。”

    “是是,大人我这就去。”总旗官带着乱民来袭的消息急急忙忙跑过来,又带着千户大人的口令急急忙忙跑回去。

    海丰千户所的火炮可不少,足有二十余门,分别架设在四面城墙上,其中还有多门这个时代里最先进的佛郎机炮(仿制)。

    近距离火炮发射散弹伤害非常大,一打一大片,要是远距离发射实心弹,带来的死伤并不会有多少。

    先锋营原本就是打算等海丰千户所的明军开炮,自己装作被火炮吓到,疯狂的向后逃跑,引敌人追击,然后与后边大队人马汇合,再迎战冲出来的明军。

    没想到先锋营距离城墙已经不足三百米,明军依旧没有开炮,不过这难不倒先锋营,在营长林启正的命令,先锋营先是在原地等待一小会,没看到明军,先锋营直接撤退。

    “乱民要跑?开城门,快追!”

    韩宜年一声令下,众多士卒从打开的城门冲出去,韩宜年和几位统领骑着马一起出城,不过他们没有策马追上去,骑兵太少了,十几骑向着数百乱民冲去,一不小心受伤怎么办,一伙乱民而已,几百米的距离,肯定跑不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