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贞观贤王
[贞观贤王]

第196章消沉的长孙冲
玄幻
类型
大眼小金鱼
作者
2020-08-27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196章消沉的长孙冲


        第196章秦怀道打发了管家去通报李治以后,自己就是坐在书房里面,



    过了差不多一刻钟左右,武媚推门进来了,她也是刚刚从管家这边得知了,晋王李治过来,秦怀道居然没有见。



    “老爷?”武媚关上门后,看着秦怀道就喊了一声。



    “嗯,有事情?”秦怀道抬头看了一下武媚,继续拿着毛笔在那里练字。



    “没事,过来给老爷你磨墨。”武媚轻笑的走到了秦怀道身边,拿着磨棒在那里轻轻的磨着。



    秦怀道也没有说话,而是继续写了起来,写了差不多两刻钟,秦怀道才放下毛笔,到了旁边的茶桌前坐着,武媚也是坐在旁边。



    “和晋王殿下的关系,出了问题了?”武媚看到了秦怀道一直没说话,就开口问了起来。



    “嗯,不要问那么多。”秦怀道点了点头,然后看着武媚说道。



    “知道了,老爷!”武媚轻轻的点了点头,



    而秦怀道泡好茶以后,就往后面一靠,他实在想不通,李治为何敢如何大胆,完全是不顾后果的。



    秦怀道想着想着,不由的睡着了,现在天气还是有点凉的,武媚拿来了裘被,给秦怀道盖上了,



    晚上,在长孙无忌的府上,裴律师又过来找长孙无忌。



    “没有谈成功,秦怀道没有答应!”裴律师到了书房刚刚坐下,就对着长孙无忌说了起来,长孙无忌点了点头。



    “我们该如何?”裴律师看着长孙无忌问着,现在他们这边急需长孙无忌的主意。



    “如果你们采取行动,那么,陛下肯定会查到你们的,到时候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头落地!”长孙无忌坐在那里,盯着他警告说道。



    “可是不行动,几年之后,世家还是会有大量的人人头落地的。”裴律师也很无奈的说着,



    长孙无忌叹气了一声,站了起来,背着手在书房里面走着,他也感觉这个事情很棘手,稍微不慎,就会有很多人被杀。



    “死士全部安全吗?”长孙无忌站住了,开口问道。



    “绝对安全,肯定查不到是谁的人,这些死士,都是北方的。”裴律师非常肯定的说着。



    “都是以前薛延陀的人的?”长孙无忌接着问了起来,



    现在的薛延陀虽然还有这么一个国家,但是相比于几年前,现在他们的实力完全是可以忽略不计了,



    以前,薛延陀是足以威胁到大唐的安全,但是现在,他们已经被大唐的军队打的,都已经往北面移动了上千公里,根本就不可能同日而语了。



    裴律师听到了长孙无忌的话,没有说话。



    “不会就是薛延陀的军队吧?”长孙无忌震惊的看着裴律师。裴律师微笑的点了点头。



    “你们,他们?”长孙无忌看到他点头,震惊的不知道该如何说了,



    他没有想到,世家居然和薛延陀有联系,这个可是大唐的敌人啊,当然,现在他们已经成了大唐名义上的附属国,但是他们也是一直在北面虎视眈眈的。



    “薛延陀也不是铁板一块,有的小部落,我们世家还是能够联系的上的,现在他们需要粮草,所以,我们调动一些人,还是可以的!”裴律师自信的点了点头说道。



    “他们就会一心给你们卖命,如果到时候出卖了你们呢,到时候怎么办?还有这么多人,他们是怎么抵达到长安的?沿途有这么多关卡,怎么会放这么多薛延陀的人进来?”长孙无忌对于他们的计划,表示怀疑,这里面太多的漏洞了。



    “他们都是以胡商的身份过来的,也是分批过来的,因此,这次的行动,不会这么快,



    老夫估计,需要大概一个月左右,而且,现在陛下肯定会死盯着印刷厂的安全不放,肯定会有军队专门盯着印刷厂的安全,等他们稍微放松了警惕后,我们的人行动,效果最好。”裴律师非常自信的对着长孙无忌说道,他们都已经计划好了!



    “他们真不会出卖你们?”长孙无忌还是不放心,虽然说一个月后行动,成功的可能性是很大,但是他还是担心薛延陀的人靠不住。



    “不会,那些行动的人,根本就不知道是谁让他们来的,而且,来之前,他们的部落可汗也跟他们说了,只能战死,不能苟且偷生!”裴律师还是微笑的说着,



    这一块虽然不是他去联系的,但是有人已经通报给他了,那些薛延陀的人,已经出发了,分为20批,每批50人左右,他们抵达到了长安后,就会自己去租房子,钱,世家已经给完了。



    “如果是这样,那么成功的机会还是会多几分的,不过,还需要再次操作一番才是,



    这样,这段时间,你们找人去和胡商说,据老夫所知,纸厂和印刷厂是不会卖纸张给府上的,你们就让胡商去找印刷厂和纸厂那边谈,希望能够采购他们的纸张和书籍,如果他们不卖,



    当然,他们肯定也不会卖的,倒是就让那些胡商去闹,多闹几次!”长孙无忌交待着裴律师说了起来。



    “此举为何?”裴律师不懂的看着长孙无忌说道。



    “这样就可以说是胡商对于纸厂和印刷厂那边不出售给他们,心怀不满,转移陛下的调查视线,



    当然,陛下也肯定是不会相信的,但是,如果没有找到确实是证据,他也没有办法直接杀人。”长孙无忌非常自信的看着裴律师说道。



    “好,高!”裴律师听到了,非常高兴的说着,接着一想,对着长孙无忌说道:“那是袭击纸厂,还是袭击印刷厂?或者说,两个工厂都袭击?”



    “如果可以,当然是两个工厂都袭击为好,如果只能袭击一个,老夫还是认为袭击纸厂更好。”长孙无忌摸着胡须说道。



    “那就要看印刷厂和纸厂那边,到时候会有多少守卫,不知道到时候有没有机会,调走那边的侍卫?”裴律师赞同的点了点头,看着长孙无忌继续问了起来。



    “应该很难,陛下对于这两个工厂的防备还是非常严的。”长孙无忌考虑了一会,对着他说道,



    裴律师也是点了点头,接着站起来开口说道:“那就决定了,到时候动手,我就先告辞了。”



    “好!”长孙无忌点了点头,



    很快,裴律师就出去了,而长孙无忌则是坐在那里,摸着自己的鼻梁,想着事情。



    “咚咚咚~”这个时候,有人在外面敲门。



    “何事?”长孙无忌开口问着。



    “老爷,大公子已经清醒了,刚刚用完晚膳!”外面一个管事的开口说着,



    之前长孙无忌交待下去了,一旦长孙冲醒来了,让他到自己的书房来。



    “让他过来!”长孙无忌叹气了一声说道,



    这段时间,长孙冲天天是借酒消愁,每天都是酩酊大醉,就没有清醒的时候,长孙无忌也能够理解他这种苦闷,



    但是他不希望长孙冲就这样消沉下去,毕竟是自己的长子。



    不一会,长孙冲推门进来了,进来的时候,就是低着头,然后走到了旁边的椅子上坐下,还是低着头。长孙无忌则是站起来,再次了长孙冲前面。



    “找我何事?”长孙冲低头说着。



    “不该这样继续消沉了,你这样消沉,不是更加让人看笑话?”长孙无忌有点心疼的说着,心里虽然有火,但是还是忍住了,没有对长孙冲发。



    “哈,笑话?笑话就笑话吧。我现在本来就是长安城的一个笑话,连自己的媳妇都守不住!还是大唐最显赫的媳妇!



    而且,现在也是一个白身,什么都不是了!哈哈哈~”长孙冲说着就大笑了起来,几近癫狂,



    气的长孙无忌抬手就是一个巴掌过去,希望能够把他打的清醒一些。



    “哈哈~”长孙冲还是继续笑着,只不过,没有那么猖狂了。“



    别人笑话老夫管不着,但是不能让你的那些对手笑话,自己做了错事,辱了门楣,还如此嚣张不成?”长孙无忌盯着长孙冲狠狠的说着。



    “哈,父亲那你要我如何?”长孙冲抬头笑着看着长孙无忌问了起来。



    长孙无忌此刻也泄气了。



    “我现在是孤家寡人一个,两个孩子还被接到了长公主府上去了,我还不能娶妻了,出去玩,别人用异样的眼神看着自己,哈,孩儿,孩儿除了喝酒,还能干什么?



    都怪那三个女人,孩儿怎么也想不到,他们居然利用我,来毒杀丽质!



    还有那个秦怀道,也该死,他为什么要救丽质?如果丽质死了,我长孙冲还是照旧,还能够继续娶妻,还能够做我的国公世子,还是陛下的女婿...-”长孙冲坐在那里,面目非常狰狞的说着,他现在恨所有人。



    “闭嘴!”长孙无忌听到他提到了李世民,还这么大声,马上就对着他喊了起来。



    “哈,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长孙冲还是坐在那里,笑着说道,



    长孙无忌走到他身边,抓起了他的衣领,压低声音狠狠的说道:“你恨谁就去想办法干掉谁,天天喝酒,算怎么回事?我赵国公长孙无忌,一生遇到的敌人,都被我干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