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贞观贤王
[贞观贤王]

第115章释放信号
玄幻
类型
大眼小金鱼
作者
2020-08-27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115章释放信号


        第115章第二天一大早,就是上大朝的日期,秦怀道没有去,反正李世民都已经说了,秦怀道可以不用去的。



    可是在朝堂当中,太子的人和魏王的人,已经在争执着,魏王的人,攻讦太子这边死了五个御医和死囚,需要太子承担责任,处分太子,



    而太子的人,则是说太子殿下被陷害,太子不可能会在东宫杀人,



    不过,魏王的人这次很聪明,没有把战火烧到了秦怀道身上来!



    “好了,乱哄哄的,像什么?”李世民坐在那里,一拍桌子,那些官员,全都噤声,看着李世民这边。



    “高明,这次死了5个御医,还没有查清楚?”李世民盯着李承乾问了起来,



    李承乾此刻才站起来,对着李世民拱手说道:“还未查清,对手隐藏极深,儿臣无能,请父皇责罚!”



    “其实,也不能全怪太子殿下,毕竟,东宫这么多人,有心要混进去,也不是不可能,我看,太子殿下,还是需要多查一下身边的人!”魏王此刻也站起来,对着李承乾说道。



    李承乾没有说话,不想搭理他。



    “嗯,是要查一查!高明,这段时间,你就先不要管理纸厂和印刷厂的事情了!”李世民看着李承乾说着,



    李承乾装着非常震惊的看着李世民,一脸的不相信。



    “这段时间,你就安心在东宫,把刺杀的人挖出来,终究是一个隐患!”李世民继续对着李承乾说道,心里对于李承乾的表现很满意,



    他也不知道李承乾到底是真的不甘心,还是说,装的不甘心,反正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启奏父皇,儿臣愿意监管这两个厂子,现在纸厂那边已经步入正轨,而印刷厂那边,到现在还没有成功,



    之前秦怀道说,半个月就成,可现在已经过去了二十余天,还为见效,儿臣估计伯平那边可能是遇到了困难,等会下朝以后,儿臣就会去伯平府上拜访,询问他是否需要帮忙!”魏王站在那里,对着李世民拱手说着,



    李世民点了点头,接着巡视了一圈大堂,没有发现伯平。



    “伯平没有来吗?”李世民开口问了起来。



    “回陛下,你亲自下过口谕,伯平还小,加上性子安静,还需要忙着纸厂和印刷厂的事务,可以特许不用上朝!”尉迟宝琳站了起来,对着李世民说着,今天他不当值,但是他需要上朝。



    “嗯!告诉伯平,印刷厂的事务,不着急,遇到什么问题,先解决,朕能等,千万不要急,这个事情,朕知道不好做,要不然,这么多年,也没有改进过!”李世民对着尉迟宝琳交待说道。



    “是,臣下朝以后,会去告知!”尉迟宝琳拱手说着,李世民点了点头,尉迟宝琳就坐了下来。



    “关于纸厂,嗯,稚奴!”李世民说着就看着坐在王爷堆里面的李治。



    “儿臣在!”李治心里非常激动的站了起来,但是不敢表现出来,只是低着头。



    “纸厂那边,一开始是你监管的,监管的很好,往后纸厂的事务,还是你来监管吧!”李世民对着李治开口说着。



    “啊,是!”李治愣了一下,还是拱手说着,



    心里则是很奇怪,印刷厂呢,为什么印刷厂不是交给自己?单独交给自己一个纸厂?



    而李泰则是心里那个火啊,自己做了这么多事情,就是想要拿到纸厂和印刷厂的监管权,现在居然被什么事情也没有干过的李治给拿去了,他心里怎么能够服气。



    “至于印刷厂,青雀,你去监管吧,一定要确保没有问题,伯平那边有什么事情,你要及时获知,如果有问题,你也要协助解决!”李世民接着看着李泰说着。



    李泰听到了,站在那里抱拳说道,心里还算是有点安慰,印刷厂终究还是落在了自己的手上,多少还有点成果。



    不过,对于李治监管纸厂,他还是不服气。



    “好了,还有其他的事情吗?”李世民坐在那里开口问着。



    “有,父皇,稚奴监管纸厂,不大方便吧?现在稚奴在宫里面居住,纸厂那边可是天天有事情的,而且每天都有大量的纸张需要运出来售卖!”李泰站在那里,对着李世民问了起来,他还是想要拿回纸厂的管理权。



    “嗯,稚奴,朕让他出宫居住了,晋王府,现在朕也安排人去收拾了,过几日,稚奴就会出宫居住!”李世民坐在上面淡淡的说着。



    “啊!”李泰心里那个愤怒啊,早不出宫,晚不出宫,现在出宫居住,这不是明显不想让自己控制印刷厂和纸厂吗?



    “稚奴已经成年了,居住在宫里面,不方便,出宫反而更好,这几日,朕也会挑选晋王府的官员,好了,没事就退朝了!”李世民还是非常平淡的说着,



    不过,眼神却是看着下面的那些世家大臣。



    刚刚李世民宣布李治接管纸厂的时候,那些世家大臣都互相看了看。



    接着自己宣布李治出宫居住后,李世民从那些大臣当中,看到了热切,对李治的热切。



    那些大臣都知道,李治是自己培养了很多年的皇子,现在出宫,可是释放出了一个强烈的信号,陛下可能对太子不满了,而魏王和晋王,都是有可能成为太子的人选!



    “退朝,高明,到甘露殿来,朕要问问你,刺杀的事情,为何现在还没有调查清楚,不像话!”李世民说着就站了起来,看着李承乾说道。



    “是!”李承乾站在那里,面若死灰,整个人看着都是懵的。



    身边的那些大臣离开了,他好像浑然不知。



    “大哥,东宫死人了,还是被人扭断了脖子,可不是小事,你还是查清楚比较好!



    不过,我看你是永远查不清楚了!”李泰看到了李承乾站在那里发呆,就笑着走了过来,轻声的说着。



    “哼,你打着纸厂的印刷厂的主意,又能如何呢?”李承乾反应过来,冷声的看着李泰说着。



    “大哥,四哥,我,我,我没想过要纸厂的,我,我就是想要出宫,没想到,父皇给我了!”李治此刻唯唯诺诺的到了李承乾和李泰身边,结结巴巴的说着,看着非常紧张。



    “无妨,好好监管纸厂的事务,那边的利润很高,要一心办事才行,可不能让其他的人有不满!”李承乾微笑的拍了一下李治的肩膀说道。



    “谢谢大哥!”李治肯定的点了点头说道。



    “我说稚奴啊,纸厂的事务可要好好办,你是第一次办事,可不能办砸了,到时候父皇怪罪下来,可不好!”李泰则是装着老成的对着李治说着。



    “是,弟弟记住了!”李治拱手对着李泰回应着,心里对于李泰则是烦的不行。



    “稚奴,什么时候出宫,记得派人到东宫来通知一声,你可要宴请宾客,酒水,大哥包了!



    酒厂那边大哥有份,现在白酒很紧俏,寻常人可弄不到!”李承乾笑着对着李治说着,



    李治高兴的对着李承乾说道:“谢谢大哥,到时候酒水,可就拜托大哥了!”



    “好,我先去父皇那边,估计又要责罚了!”李承乾苦笑了一声,然后一瘸一拐的往外面走去。



    “哼,稚奴,酒水的利润巨高,我可是听说了,这段时间,这帮人最少赚了几千贯钱,比纸厂的利润都高,我说稚奴,你和伯平是朋友,为何没有份啊?”李泰说着就扭头看着彘奴。



    “这个,弟弟之前没有出宫,对于这样事情,不清楚!”李治很烦的说着,不过不能表现出来。



    “嗯,可是你想过没有,酒厂那边,当朝大部分的武将子弟都有份!现在太子也有份!”李泰微笑的看着李治。



    李治当然知道他想要说什么,他也着急,但是没办法,之前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酒厂的利润这么高,如果收归到朝廷,该多好,皇家这边一年就能多十来万贯的进项,父皇的内帑可是没有多少钱的!”李泰笑着对着李治说着,李治则是吃惊的看着李泰。



    “四哥,这个,这个,这个可不行吧?”李治装着紧张的看着李泰说着,他也不说什么不行,



    让李泰完全不懂,到底是收归到朝廷来不行,还是说,这帮武将子弟,赚这么多钱不行。



    “那依你看呢?”李泰反问着李治,他想要知道李治的意思。



    “我,我,我没有意思,我不懂!”李治还是结巴的说着,一副非常懦弱的样子。



    “哼,没出息的样子,过几日,我们去找秦怀道谈谈,酒厂我们也要入股!”李泰对着李治冷哼了一声,然后背着手就走了。



    李治看到他走了,心里则是冷笑,看来李泰也不傻,不敢直接向父皇上书,收酒厂到朝廷,那些武将子弟,他李泰也不敢轻易得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