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贞观贤王
[贞观贤王]

第五章两位国公来访
玄幻
类型
大眼小金鱼
作者
2020-08-27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五章两位国公来访


        秦怀道坐在那里,指挥着下人们做爆米花,而秦善道和秦娇两个人,拿着爆米花就坐在那里高兴的吃着。



    “快点切,切好了放入坛中,盖好,少爷说了,回潮了就没那么脆了!”管家在那里吩咐着那些下人们把切好的爆米花放入坛中,这些需要送人或者存放起来的,



    管家也是想着,到时候府上有客人来的时候,也有东西可以招待,



    弄了一个晚上,秦怀道他们弄了差不多10架子的爆米花,很多了,光坛子就装了60多坛子,管家很高兴,忙着都高兴,



    而那些下人们,也都尝到了爆米花,都说好吃。



    第二天,秦怀道开始做了一些芝麻糕,秦怀道他们两个也是吃的不亦乐乎,中午饭都没有吃,



    到了下午的时候,秦怀道就不让他们吃那么多了,



    而晚上,秦怀道开始让下人们把洗干净的糖葫芦,用竹签穿好,放入到融化的麦芽糖当中,做成冰糖葫芦!



    “哟,少爷,这个开胃,这个好吃!”管家尝了一串,高兴的说着,而秦怀道他们也在吃着。



    “嗯,都装好了,到时候也要送到各个府上去!”秦怀道笑着对着管家说道。



    “少爷,老奴真的是服了,少爷你连做吃食的都知道!”管家非常高兴,也很感慨。



    “嗯,看的书多了,自然就知道了!”秦怀道笑了一下掩过去,总不能说,这些可都是后世很平常的吃的,



    接着第二天,秦怀道用铁板,还有面粉做了很多猫耳朵,甚至还有简单小熊的饼干,这些可都是秦娇和秦怀道最喜欢的,



    而这些,也让府上那些下人们,更加佩服秦怀道了,这些吃的,秦怀道也会拿出一些,给他们尝尝,



    这天上午,管家和家里八个管事的,真在前院这边装东西,都是要送往各个府上的礼品!



    “那个坛子,给我小心点,不要碰坏了,小心你们的皮!”管家在那里招呼着那些装礼品的人。



    “知道了,管家,会小心的!”那些下人笑着对着管家说道。



    “送完了赶紧回来,今天要送20多家呢,不要磨磨蹭蹭的!”管家继续叮嘱那些管事的,那些管事的也是称是。



    晚上,在卢国公府上,程咬金刚刚从宫里面回来!



    就听到了其他的院子传来小孩哭泣的声音,那是他几个孙子的哭声。



    “怎么回事?也不管管,就一直让他们哭?”程咬金有点不满的说着,小孩子哭闹,哄哄就好了,怎么几个孩子还一直哭。



    “让他们哭,这几个小子,翼国公府上送到了的小点心,他们几个小子都吃了一大半,现在还要吃,这些都是上等的好点心,是用来招呼客人的!”夫人也坐在那里,手上绣着东西,也不满的说着。



    “想吃就给他们吃!小孩子,谁不馋着吃?”程咬金还不满的说着。



    “伯平送来了4坛子小点心,还有一个小篮子装的点心,可谓是非常丰盛,他们几个小子一眼不注意,吃了一大半!还要吃!那能行吗?也不能这么惯着!”卢国公夫人还是不满的说着。



    “这么好吃?”程咬金有点惊奇的说着,家里不是没有小点心,但是房子桌子上,他们碰都不会碰。



    “哎呦,要不说伯平那边找到了做点心的好手,还真好吃,妾身还最喜欢那个糖葫芦,这又酸又甜,开胃,来人啊,一样给老爷弄点过来!”卢国公夫人听到了程咬金这么问,赞叹的说着,同时也吩咐着下人去拿过来。



    “嗯,这个好吃,这个不错,开胃,老夫这段时间积食严重,天天吃肉吃的嘴里都没有味道了,这个好!再给老夫来两串!”程咬金吃着糖葫芦,非常高兴的说着。



    “老爷,都没有几串了,家里的几个小子都吃完了,留着点,过几日吃,嗯,妾身想着,是不是去一趟翼国公府上,看看能不能找那个点心师傅学着点,也不知道人家教不教!”夫人坐在那里叹气的说着,



    她以为这个点心,是秦怀道请人来做的,因为往年,秦怀道回礼,从来没有点心,大家也知道怎么回事,府上没有个会做点心的人,自然是没办法回了。



    “嗯,这个要问,别的老夫不管,这个要问过来,老夫就要这个味道,快点,给老夫来两串,大不了老夫明天亲自去问伯平去!”程咬金非常高兴的说着,吩咐下人继续拿过来。



    “瞧你说的,哪有登门问点心去,对了,上月,你在公干,这孩子就把钱送过来了,还送了一些了礼品过来!”卢国公夫人对着程咬金说着秦怀道还钱的事情。



    “嗯,那就收了,这次伯平救灾有力,封赏了不少钱,哼,陛下也是偏心,要是放在其他人身上,救了这么多人,肯定是需要提爵的,但是伯平还是县公!嗯,也不知道陛下到底是怎么想的!



    还有那个烧崇贤馆的事情,明显就不是伯平干的,那帮小子诬陷伯平,陛下也不调查一下,叔宝兄这才刚刚走2年不到,哎!”程咬金说到这个,坐在那里叹气了起来,替自己的兄弟打不平。



    “没道理的啊,陛下难道对叔宝兄长有意见不成?但是叔宝兄长常年卧病在床,也没有做对不起陛下和朝廷的事情?”夫人坐在那里,也在点想不通。



    “估计是受了无妄之灾,替人受罪!伯平这孩子性子平和,如果叔宝兄在,这孩子肯定能够有所作为,咱家那几个小子,谁如伯平能文能武?



    他们看到了伯平家中无顶事之人,嫁祸于他,让这孩子吃了一个哑巴亏,要不然,这孩子也不能气的卧病一月有余。”程咬金坐在那里叹气的说着,想着肯定是替人背锅了。



    接着程咬金继续吃了两个冰糖葫芦,赞不绝口,然后就品尝了那些点心,也感觉很美味,比之前的那些点心要好吃很多,



    第二天,已经是腊月二十四了,过小年了,秦怀道现在也忙活了起来,开始吩咐下人准备过年的那些东西。



    傍晚,家丁过来报告,说是卢国公和鄂国公联袂前来,秦怀道连忙让人打开中门,自己看到他们刚刚出现在大门口,距离这边有五六十米,秦怀道就行礼了。



    “这孩子!”鄂国公尉迟敬德看到了,快步走来,扶起秦怀道。



    “侄儿谢谢两位叔叔!不能亲自登门道谢!实在惭愧!”秦怀道拱手对着他们两个说着。



    “起来,这孩子,快,进屋!”程咬金也快步过来,两位国公拉着秦怀道,一起进屋,家里的丫鬟马上就送来了点心和茶水。



    “二位叔叔也是这几日才回长安吧?”秦怀道坐在下面,看着程咬金他们两个问着。



    “二十回来的,哎,孩子,别想那么多,老夫也一直在暗中查,到底谁放的火!你呢,好好养着身体,有什么困难,就差人到我们府上去通报一声,可不要自己撑着!”程咬金坐在那里,叹气的说着。



    “谢谢叔叔!侄儿晓得!”秦怀道拱手道谢说道。



    “嗯,懂事多了,也沉稳多了,叔宝兄如有在天之灵,也该欣慰!”鄂国公尉迟敬德很是欣慰的说着,



    他们两个,这两年一直在外面驻守,去年都没有回来,今年李世民特批回长安城。



    “谢谢叔叔,远在外地,还为侄儿的事情奔波,两位叔叔不用担心,侄儿也想开了,这事,估计是欺我父亲不在,无人替我做主,所以才构陷与我,



    而陛下不愿意细查,估计此事恐怕和皇室有关,所以,两位叔叔也不必查了,查出来也不好,就这样吧!”秦怀道坐在那里,拱手对着他们说着,



    从自己醒来第二天,自己就想通了那些事情,哪怕是查出来,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而鄂国公和卢国公他们听到了,都是看着秦怀道欣慰的笑着。



    “伯平,能这么想最好,其实,不满伯平你说,这个事情刚刚发生,我们一得知,就猜出了其中的原委,虽然还没有查到具体是谁,但是也知道一个大概,



    伯平,这个亏,你就先吃着,这人啊,做了亏心事,他早晚有报应!吃亏未必就不是福!”程咬金坐在那里,看着秦怀道微笑的说着。



    “侄儿知道,也想开了,谢谢叔叔!”秦怀道拱手微笑的说着。



    “嗯,想开了就好,我们两个就是担心你想不开,之前你大病一场,老夫担心的不行,实在是公务不能脱身,要不然,早就回来看你了,



    走,带我去你父亲的灵堂那边一趟,我两也要去给兄长烧柱香!”尉迟敬德也很欣慰的说着,同时也站了起来,对着秦怀道说道,



    秦怀道赶紧在前面引路,到了灵堂这边,尉迟敬德和程咬金两个人看着秦叔宝的画像,久久不言,两个人还都有泪水流出,秦怀道站在那里,一一鞠躬道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