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第七零六章 关震再献计
都市
类型
伪戒
作者
2019-08-18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七零六章 关震再献计

分局内,沈天泽低头签了字后,抬头看着赵钢问道:“尸体什么时候能领走?”

“自杀报告出来了就可以。”赵钢面无表情的回应道。

沈天泽闻声后,转身就要走。

“周琦是死在你身上的,你要不见他,或许他情绪不会崩溃。”赵钢突然看着沈天泽背影喊了一声。

沈天泽身体停顿一下,迈步就继续要往前走。

“……呵呵,其实你挺厉害的,演的也像,周琦死了你好像还挺难过,我怎么就不信呢?我觉得你应该是高兴啊,可以彻底放心了。”赵钢拿话再次刺激了一下沈天泽。

沈天泽闻声停住脚步,猛然回头看着赵钢说道:“……事儿还没完,明年过年谁给谁上坟,真他妈不好说。”

赵钢皱眉沉默。

“周琦是你负责看管的,你还是想想刘夏还能不能继续信任你了。”沈天泽讥讽的说道:“如果他认为……周琦自杀有你运作的影子,我不信你还能笑出来。”

赵钢听到这话,目光就变得阴沉了起来,沈天泽转身就走。

……

五分钟后,楼下。

曹猛,付志松,小吉,杨鑫,刘尚恩,大菠萝等人站在车边,全都表情肃穆的看着分局办公楼,情绪低落到了极点。方沐岚站在人群前面,看着走出来的小泽,声音沙哑的说道:“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沈天泽看着众人叹息一声,伸手拉起方沐岚,迈步就上了车。

门口处,这十几个曾经与周琦荣辱与共的朋友,兄弟,站成一排的冲着办公楼鞠了一躬,以表心中的哀悼。

回去的路上,众人都很沉默。

沈天泽闭着眼睛靠在座位上,声音沙哑的说道:“正值风口浪尖,小琦的葬礼要低调进行,只通知一些关系近的朋友,等所有事情结束,我们再好好送他。第二,我们要想办法在刘夏那边找到一个突破口,想办法再抓朱宏轩。”

“还有小迷糊,我一定干死他,一定的!”付志松瞪着眼珠子说道。

……

晚上,十点多钟。

刘夏在自家小区外面的街道上见到了关震,随即二人并肩散起了步。

“一把好牌让赵钢打的稀碎,他犯了一个愚蠢的错误,比救不了儿子的陆鸿升还愚蠢。”关震叹息着评价了一句。

“……近几年太顺了,这些人都经不起事儿了。”刘夏也是感叹了一句:“管东是这样,利明是这样,赵钢也是这样。”

“大哥,你说周琦的死,会不会有赵钢故意放水的可能?如果他跟老陆那边……!”关震是一个非常多疑的人,所以话语直接的问了半句。

刘夏听到这话,先是仔细想了一下,随即摇头回应道:“不会,除了感情外,赵钢在组织内有我这边太明显的标签了,即使他感觉不托底,也不会帮老陆的,那样是自寻死路。”

“嗯,你有这个把握就好。”关震点了点头。

“周琦死了,老陆和沈天泽那边的压力就小很多了。”刘夏皱着眉头继续说道:“不能给他们喘过气儿的时间,还得想个办法继续牵他们。只有让老陆不停的护盘,他才能出错。”

关震听到这话一笑:“我有个办法,就是不知道您愿意不愿意用。”

“什么办法?”

“用郭利明去牵沈天泽。”关震直言说道。

“用利明?”刘夏一愣:“你继续说。”

“站在沈天泽和老陆那边看,郭利明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关震思路清晰的解释道:“在老陆的第一次反击里,你是没能护住郭利明的,以至于直接让他双规了,脱衣服了。虽然最后他没有蹲监狱,但是自己的亲戚却进去了,所以郭利明应该是咱这边心态最不平衡的一个了。”

“老陆想对我下手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他弄利明太突然,根本没有给我反应的机会啊。”刘夏叹息了一声。

“大哥,我不是在埋怨你,而是就事论事的在说利明的心理状态。”关震非常现实的回应道:“我说句实话,这些年不管是管东,还是赵钢,还是利明……他们都太依赖你了,以至于每次跟你说话都恨不得仰着脖子,所以即使心里有啥想法,也不敢跟你提。大哥,你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你是利明,你现在是啥心态?你手下这么多干部,包括赵钢他们,人家都没事儿,就他被扒衣服了,而且家里人还被抓进去了……换你你会平衡吗?”

“你的意思是,利明现在心里也对我不满?”刘夏扭头问道。

“这是一定的,他会觉得你没有尽全力保他。但是这么多年的关系摆在这儿,而且他今后的生活也得靠你,所以这话不会明说。”关震点头继续说道:“大哥,当事者迷啊,你看不出来利明有啥心态变化,但不代表外人也看不出来。所以我才说,利明对老陆或者沈天泽来说,是一个重要的突破口。”

“用利明引他们一下?”刘夏直言问道。

“……只引的话,太小家子气。”关震摇头。

“你的意思是?”

“一不做二不休,借着利明彻底就把事儿办死,让他暗中接触沈天泽,我教他怎么谈。事情一旦弄的差不多了,再让那个朝X人出面……!”关震话语奇毒的冲着刘夏说道。

“不行,这么干太寒人心了。”刘夏听到这话直接摇了摇头。

“大哥,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利明这些年跟着我也出了不少力,事儿做得太绝,是自寻死路啊。”刘夏再次摇头回了一句。

“那就让他走。”关震再次补充了一句。

“我感觉你的办法有点简单,太直白,沈天泽会进沟里吗?”刘夏皱眉问道。

“……他现在一找不到朱宏轩,二肯定又觉得老陆乱了步点,继续等下去就啥结果都不好说了,所以我赌他会在利明的事儿上赌一把。”关震坚定的说道。

……

省委纪委书记办公室。

书记看着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指着办公桌上一摞子卷宗材料说道:“省会城市的纪W书记在和公安局长斗法,涉枪的刑事案四个月内发生了将近十起,省里一把很愤怒啊,觉得影响太恶劣了。”

“恶劣?恶劣是谁纵容的?!”中年随便翻着卷宗,大咧咧的冲着书记问道:“老百姓纵容的吗?”

“你不要满嘴怪话,”书记顿时一拍桌子:“能不能办好?!”

“我怕办到一半又被叫停了。”

“王国峰,我看你是害怕了。”书记张嘴激了一句。

“我头顶国徽,衙门里听差,就是走黄泉路小鬼都得让路,我有什么可怕的?”王国峰拿出一块八一盒的灵海灵芝,斜眼问了一句:“我倒是怕你怕,怕你不敢判!”

“这案子就你办了。”

“那你准备准备吧。”

“我准备什么?”

“准备想想怎么推那些接不完的求情电话吧。”王国峰拿起桌上人造革的手包,胡乱架起卷宗材料,大刺刺的就离开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