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第七零四章 这以后的路上,再无他的身影
都市
类型
伪戒
作者
2019-08-27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七零四章 这以后的路上,再无他的身影

沈天泽听到周琦的话,咬牙回应道:“让你遭罪了。”

“扑咚!”

周琦听着小泽的话,突然提上裤子就跪在了原地。

“你干什么?”沈天泽伸手就要搀扶。

门外依旧吵闹,刘尚恩和杨鑫打的非常激烈。

周琦跪在地上,嘴唇颤抖的冲着小泽问道:“你到底有没有找我家里人,跟我说实话?!”

沈天泽听到这话愣住,心里没有一点责怪,反而瞬间就联想到,周琦在这里面是遭了多少罪,心里挣扎过多少回,才会问自己这样的话。

“哥们,我混一回,死了残了那都是命,但我他妈的不能连累家里人啊……你跟我说实话,你们到底找没找过我家里人?!”周琦眼珠子通红的问道。

沈天泽伸手过去搀扶周琦,坚定的摇头回应道:“吴秘书确实跟我提过,但我没有那么做过,甚至从来没有过那样的想法。”

“你不怕我吐了吗?”

“我怕,”沈天泽嘴唇颤抖着回应道:“但我还是选择相信你。”

“小……小泽,我还能出去吗?”

“……!”沈天泽听着这扎心的问话,沉思许久后应道:“我会尽力帮你办的!”

“我自己的事儿,我自己知道,我出不去了。”周琦摇头回了一句:“今天叫你来,我就是想亲口问问你,我家里人……!”

“周琦,就是我死了,也不会让你家里人受到骚扰。来之前我给朱哥打过电话,他们已经去你家了,你放心就完了。”沈天泽轻声劝说道:“即使你出不去,我也会……!”

“小泽,我听你亲口保证了,我就放心了。你能照顾好我家里人,我知道。”周琦笑着摆手回应道:“你不用管我,我会想办法对付他们的。你赶紧走吧,管教马上就会进来。”

“周琦,你一定要保持好心态,我会尽最大努力帮你把这个案子办好。”

“赶紧走,还有一个管教,我怕他进来。”周琦再次摆了摆手。

“照顾好自己,我会想尽一切办法给你搭上关系。”

“……快走!”

二人正在交谈之时,刘尚恩突然在走廊内喊道:“管教怎么了?我就打了他两拳,你还判我死刑啊?哥,哥,走了,不JB在这儿呆了,去派出所找办案人。”

“快走,尚恩在催你。”

话音落,小泽用力的抓了抓周琦的肩膀,咬着牙迈步就走出了厕所,而他刚走另外一个管教正好就进了厕所:“你拉完了?”

“哗啦!”

周琦按了一下冲水键,点头应道:“我洗个手。”

“哦!”管教听到这话后,就转身站在门口看着走廊内的情况。

水龙头旁边,周琦缓缓从裤衩内掏出来那块蓝色的硬塑料片,并且这个片的边角已经被水泥墙面磨的非常锋利。

低头看着水面中的自己,周琦瞳孔逐渐放大,沾血的右手不自觉的就摸了摸脖子。

楼梯间内,沈天泽皱眉往下走着,总感觉今天的周琦状态有点不对。他见到自己没有过多的兴奋,更没有迫切的询问自己案情情况,反而重复最多的一句就是,你到底能不能照顾好我的家里人。

越想,沈天泽越觉得周琦很怪。

厕所内,周琦看着冰凉水面,脑中自己在跟自己说着话,做着最后的思想工作。

“我不吐,刘夏会找我家里人……我吐了,陆鸿升会找我家里人……小泽啊,我出不去了……就不让你左右为难了……兄弟一场……我希望你他妈没骗我……能照顾好他们……!”

“太遭罪了,我真他妈受不了了!”

“我斗不过他们,那就再送你和烬南一份安稳吧。”

“……唉,他生日……生日好像是明天……回不去了。”

“艹,那下辈子吧,你当个好爹,我当个好儿子!”

“……!”

想着想着,周琦就将锋利的硬塑料放在了自己的脖子上,闭着眼睛猛然一划。

“刺啦!”

一股子热血当场就喷溅在了墙壁上。

管教此刻一直注意着走廊,没看屋内的动静。

“刺啦!”

紧跟着,周琦再次用硬塑料划了自己的脖子,第二条伤口开裂,可见森森白骨。

“滴滴答答!”

鲜血呈流线状的往下流淌着,周琦站在原地晃荡了半天后,突然一头就栽倒在了地面上。

“刷!”

管教听到动静回头,双眼瞪着看向周琦,愣了半晌后,立马回头就喊:“自……自杀了,周琦自杀了,快来大夫!”

“谁自杀了?”马哥当场愣在原地。

“周琦,周琦自杀了。”

“艹你妈的!”马哥骂了一句后,疯跑着就冲了过来。

与此同时,楼梯间内的沈天泽听到声响后,大步流星的就冲了上来,一把推开铁门,瞪着眼珠子就看向了厕所内。

周琦躺在地上,浑身痉挛的抽搐着,双眼盯着小泽,不停的摇着头:“解……解脱了……解脱了……!”

沈天泽瞬间泪如雨下。

“兄……兄弟……替我照顾好他们……我没做到的……就看你们了……!”周琦躺在地上,嘴唇蠕动着,声音极小的呢喃着:“……我有死的勇气……但没有蹲无期的勇气了。这太遭罪了……我不死……家里人永远消停不了……老头都他妈的六十多了……你让他往哪儿跑……上哪儿住去啊……死了……都解……解脱了……!”

沈天泽攥着拳头,大脑一片空白。

“……舍不得你们。”

“他妈的……听烬南的好了,早找个媳妇,给我家留个后。”

“……!”

躺在地上,周琦想起了刚认识烬南的时候,想起了那段时间老九出事儿,小泽等人在他家呆的那段日子。恍惚间又想起来了,他和烬南初到内蒙时晴空万里,天空一片湛蓝,哥几个干劲儿十足的喝着酒,吹着牛B,好像世界都是他们的……

征途路上,未来不会再有周琦了,但谁都不会忘了,他是陪哥几个一起踏上起点的人……

想着想着,周琦躺在血泊里就闭上了眼睛。

……

提审室内。

“你他妈还撒谎?”赵钢叉腰冲着李胖子喝问道:“明明是你和二胖负责返点的事儿,你怎么硬说是和周琦呢?”

李胖子思绪半晌后,突然笑着回应道:“你糊涂着呢,但我好像明白了点。你可能是让周琦给玩了……因为生意都是我和他谈的。二胖?我根本就没接触过他几次!”

赵钢目光疑惑的看着对方,陷入沉思。

“咣当!”

提审室的门被推开,一个刑警慌张的跑进来说道:“周琦自杀了。”

“我艹!”赵钢拍着额头就骂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