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第六九八章 无限黑暗
都市
类型
伪戒
作者
2019-08-27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六九八章 无限黑暗

尚恩蒙着脸,枪口指着刘小文说道:“我想让你帮我打个电话。”

“什……什么电话?”刘小文声音颤抖的问道。

“给朱宏轩打个电话。”

“……!”刘小文听到这话一愣。

……

第二日,早六点钟左右。

一夜未睡的周琦坐在床上,眼珠子通红的看着门外,脑袋里已经完全丧失了时间概念。

“咚咚!”

一阵脚步声泛起,两个看守管教端着饭穿过两道铁门,迈步来到周琦房间门口后,就一个人打开门守在门口,另外一个端着饭放到床上说道:“吃吧。”

“你们这是虐待,明白吗?!”周琦看着床上厚纸碗内的米粥,还有馒头,咸菜后,就面无表情的冲着眼前的中年喊了一句。

“讲人权啊?”管教斜眼问道。

“……!”周琦看着他,咬着牙关没有吭声。

“你他妈犯罪了,还跟我讲人权啊?!”管教不屑的骂道:“到了这地方你还摆谱啊?要他妈不是你特殊,老子直接就给码三十人间里,让你天天啃窝窝头。还他妈吃粥和咸菜,你想的美!”

周琦眯眼盯着对方,语气淡然的回应道:“我难受,伤口好像感染了,我要看医生,吃不下去饭。”

“……伤口感染了是吗?叫医生是吗?行,那你等着吧,我过半小时再来,饭你要吃不下去,我就端走。”管教扔下一句后,转身就离开了拘押室。

周琦看着对方的背影,内心变得更加焦躁,再加上几乎整夜失眠的状态,更加让他陷入到了一种十分想发火,但又发不出来的感觉当中。

管教彻底离开后,周琦的双耳就再次陷入到了死一般的寂静当中。他眯眼看着走廊内昏黄的灯光,突然伸手打飞床上的碗筷,低吼着骂道:“艹你妈的,这帮人到底要干什么?”

“啪嗒!”

纸碗内的米粥和馒头,还有咸菜顺着硬板床就翻了下去,弄的一片狼藉。

“呼呼!”

周琦发泄完了之后,就低头喘息着想继续调整心态,但眼神一瞟的时候却突然注意到,自己脚下的米粥内好像有一张淡黄色的小纸条。

管教室内,看管人员看着监控画面,咧嘴笑着说了一句:“这小子心态快崩了,已经都发火了。”

“给赵局打个电话,告诉他一声。”另外一个喝着茶水回了一句。

拘押室内,周琦回头看了一眼屋内墙角后,就伸脚踩住了那个纸条。

……

包T,清晨某路边的汽车内。

刘小文声音沙哑的冲尚恩说道:“哥们,你们到底要干什么啊?你们也看见了,电话我都给他打了,但他关机,发短信也不回,我是真的联系不上他了。这都一夜了,你们就放我回家吧,行不行?”

刘尚恩听着小文的话,心里也是焦躁的不行,因为朱宏轩不回话,那很大可能就是真的让人灭口了。

“我觉得没戏了,怎么办?”杨鑫趴在刘尚恩耳边问了一句:“这都一夜了,他家里人万一要察觉到不对了,报案了,那事儿就麻烦了,我看不行就把他放了得了。”

刘尚恩沉吟半晌,抬头看着刘小文吓唬道:“知道我跟你多长时间了吗?”

“……不……不知道。”

“你在商场里卖男装,你家里有个老妈,有个小媳妇,有一男一女俩小孩,对不对?”刘尚恩轻声问道。

小文听到这话,腿都有点吓哆嗦了。

“不报案,啥事儿都没有,但要报案了,那就别怪我还得找你。”刘尚恩拍着小文的脑袋再次说了一句。

“明白,明白!”小文再次点头。

“还有……!”

“滴玲玲!”

话音刚落,车内就响起了急促的电话铃声。

杨鑫仔细一听后,立马催促道:“快看看!”

小文闻声低头扫了一眼手机号后,就立即摇头说道:“是个不认识的号码。”

“接了,快接了!”

"好。”小文应了一声,伸手就接起了电话,按了免提:“喂,哪位?”

“是我,宏轩,你给我发短信了?”朱宏轩的声音响了起来。

刘尚恩一听这话,藏在头套内的脸颊顿时就泛起了笑意,身体立即前倾,趴在小文耳边说道:“跟他闲聊,问他现在在哪儿呢。”

“宏轩,我怎么给你打电话打不通呢?你到藏区了吗,怎么也不给我来个信儿啊?”小文语气如常的问道。

“那个电话号我不用了,我也没坐火车走,现在还没到藏区呢。”朱宏轩轻声问道:“你找我有啥事儿啊?”

“没有,我就是挺惦记你的,看你到没到那边。”

“我挺好的,你不用惦记。手里还有点事儿,先不跟你说了。”

“哎,那我找你就打这个电话呗?”

“不行,这是别人的号,等我换新的了告诉你。”

“妥了!”

“嗯,就这样。”

话音落,二人就结束了通话,随即刘尚恩思考半晌后,立马就冲着刘小文说道:“你确定他会去藏区吗?”

“不太确定,这些年朱宏轩有点变了,跟谁都不太说实话了。”小文摇头回了一句后,就再次问道:“哥们,电话我也打了,这回能走了吧?”

“你等会。”

刘尚恩扔下一句后,推门就下了车,掏出电话拨通了小泽的号码。

……

公安医院内。

周琦躺在床上,借着走廊内的光亮,用手遮挡着打开那张被透明胶带贴合的纸条,低头扫了一眼上面的字。

“敢在里面瞎说话,我杀你全家!”

周琦看着纸条上的字,顿时宛若五雷轰顶一般愣在了床上。

什么意思?

是谁送进来的纸条警告自己?

陆鸿升吗?

他是怕自己在里面撂了吗?

小泽知道吗?

几乎一瞬间周琦的脑中就展开了各种联想,原本就已经开始焦躁的心里,此刻更加没底了。

……

和顺古兰饭店内。

沈天泽拿着电话冲曹猛和付志松说了一句:“朱宏轩没被灭口,可能跑藏区去了,机会来了。”

“我去!”付志松立即就站起了身。

沈天泽看了一眼他身上的伤,摇头回了一句:“你这伤折腾不起,算了,我舍个脸……让咱叶大爷走一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