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第六九七章 还得抓朱
都市
类型
伪戒
作者
2019-08-18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六九七章 还得抓朱

呼市,公安医院内。

周琦仅仅被提审了一次后,就彻底被单独羁押了,并且院方在羁押区单独给他腾了一间没有窗户的房间,屋内除了一张床,就什么都没有。

周琦刚开始进屋的时候,还笑着调侃了一句:“待遇不错啊,还有单间呢?”

“进去。”看守人员皱眉催促了一句。

话音落,周琦被推进屋内,并且强行被看守人员拿手铐拷在了床头上,所以他的活动范围大概就是三分之二的床上,不能下地,不能随意活动。

“咣当!”

锁上周琦后,看守人员拿了两个重病患者用的排便盆,话语简洁的说了一句:“一个拉屎,一个撒尿。”

周琦闻声一愣后,看守人员就拿着钥匙串离开了室内,并且反锁了铁门。

……

第二日,一早。

和顺古兰饭店二楼内,沈天泽看着小吉,曹猛,还有付志松等人说道:“还得找朱宏轩。”

“找了他,琦哥能回来吗?”小吉不解的问道。

“咱们现在就不要想着小琦能短时间内回来了。”沈天泽叹息着说道:“即使刘夏倒了,他的罪也不好脱,现在肯定已经签捕了,必须得走法律程序。”

“那这么急着再找朱宏轩,效果大吗?”曹猛轻声问道。

“朱宏轩是很多事情的直接参与人,如果抓住了他,刘夏就会陷入被动。咱们一可以大幅度减缓周琦在里面的压力,二也能把陆涛运作出来。”沈天泽皱眉回应道:“只不过……我现在有点担心。”

“担心什么?”付志松追问。

“我担心朱宏轩已经被刘处理了。”沈天泽如实相告:“朱宏轩明显是一个花钱雇来的托儿,他和刘那边的感情不深,所以以刘那边人的做事儿风格,我总感觉够呛能留住他。”

“……他要被处理了,那咱不是彻底没机会了?”

“机会肯定有,其实大炮女朋友的事儿,我可以帮忙发酵,但这剂药效果来的太慢,它需要铺垫很长时间才能有结果。”沈天泽点了根烟,继续补充道:“但陆涛等不了这么久,周琦也不能遭这么长时间罪,所以,还是得先找朱宏轩。至于他现在死没死,那只能看这个人脑袋够不够用了。”

“什么意思?”杨鑫有点懵。

“……他要是聪明的话,应该给自己留条保命的道儿。”沈天泽皱眉解释了一句后,就轻声补充道:“要先确定一下,确定朱宏轩现在有没有被灭口。”

“怎么确定?他现在即使没被灭口,肯定也被安排走了啊。”小吉有点犯愁。

“做事儿不要只想一点,很容易就进死胡同了。”沈天泽抬头回应道:“再找他的那个朋友刘小文,如果朱宏轩没死,他一定能联系上。”

“对啊,艹,我怎么把他给忘了。”小吉顿时一拍大腿。

“速度要快,因为对方也很可能马上就清理尾巴,如果让刘的人先找到了刘小文,那就真的没路走了。”沈天泽扭头看了一眼屋内的人,指着刘尚恩和杨鑫说道:“你俩伤的轻,就你俩带人去。”

“明白!”刘尚恩点头。

……

众人开完会后,沈天泽又火速赶往工地处理那边的事情,因为大楼已经往起盖了,这边也全是事儿。

“滴玲玲!”

坐在车内往回走的时候,小泽电话铃声响起。

“喂,有事儿?”沈天泽看了一眼吴秘书的来电显示后,就皱眉问了一句。

“周琦的事儿,你到底想怎么处理?!”吴秘书同样声音阴冷的问道。

“……我在找人确定朱宏轩是否还活着,如果他没有被灭口,我就得还找他。”

“得多长时间?”

“……我怎么知道得多长时间?事儿得一件一件办啊!”沈天泽一听对方说话,现在就有点压不住火。

“这么跟你说吧,周琦在刘夏那儿呆的时间越长,就越有可能精神崩溃。等你两三个月后找到了朱宏轩,那大家就在监狱里开会吧。”吴秘书急迫的劝说道:“这么干效果很慢,明白吗?我就不懂,你为什么不拿周琦的家里人劝他一下,这样起码可以保证他短时间内不会吐口。”

“我再和你说最后一遍,不要再跟我提这件事儿了,明白吗?!”沈天泽咬牙回道:“周琦对我的重要性你根本理解不了,他出事儿了,我会尽最大努力去帮他办。所以,朱宏轩我会用最快速度找到他,就这样!”

话音落,二人结束了通话。

办公室内,吴秘书看着陆鸿升说道:“沈天泽还是拒绝我。”

“唉,这个人江湖气息太重了。”陆鸿升沉默半晌后叹息道。

“我已经找了能找的所有关系,但现在就是见不到周琦,因为他已经被特殊隔离开了,看守他的人是刘夏的嫡系,咱根本没机会跟他搭上话。”吴秘书低声叙述道。

陆鸿升用手绢擦着日渐消瘦的脸颊,低头轻声回应道:“见不上人,也要给他带进去话。这小子不能乱咬的,要不然会出大问题的。”

“好,我再想想办法。”吴秘书点头。

“唉。”

陆鸿升站起身看向窗外,脸上没有了往日的雍容淡定,反而是非常罕见的叹息道:“诸事不顺啊!”

话音落,陆鸿升从兜里掏出药瓶,拿出两片治心脏病的药就放在嘴里嚼了起来。

……

三天后,公安医院内,原本心态淡定的周琦,心里已经莫名开始烦躁了。因为他住在这里的当天晚上,屋内的灯就彻底灭了,只有走廊内能传来微弱的光芒,而屋内却是漆黑一片。

三天内,每日看守人员都会过来送三顿饭,医生也过来检查一下他的身体,给他换换药,但不论周琦问他们什么,这帮人都不答话,只干完手头的活儿,转身就走。

人在这种环境中,不论多乐观的心态也会受到严重影响,更何况周琦现在身上还背着重案,一不留神可能就被判到顶。

原本,周琦一直以为刘夏会很急迫的审讯自己,因为公安局的诉讼时间是有限的,如果在诉讼时间内,公安局所掌握的证据不足递交检察院,那犯罪嫌疑人就得被释放。所以周琦刚开始抱着的就是我一句话都不说,等案子到了检察院之后,办案人的权力就会削弱很多,所以说不定小泽会找到机会过来接见自己。

可周琦万万没想到,刘夏压根就没抱着着急的心态,直接就把他晾在这儿了,压根不对他进行提审。

不提审,这是为什么?

外面怎么样了?

难道又出什么事儿了,或者说刘夏又掌握了自己新的案子?

周琦躺在床上,已经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

……

另外一头。

刘小文坐在车内,惊慌的看着眼前三个蒙面男子,声音颤抖的问道:“你们到底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