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第六八五章 争吵
都市
类型
伪戒
作者
2019-08-22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六八五章 争吵

快乐园歌厅包房内。

付志松扭头看着李武子问道:“你说,我除了找你能买点货,叫个姑娘以外,那我还能干啥?”

“……呵呵,我不知道啊。”李武子尬笑着回了一句。

“真不知道?”付志松眯眼问道。

“……!”李武子看着付志松的表情没敢主动接话。

“武子,今天要么你给我放这儿两公斤的货,要么明儿我还带这些兄弟过来捧场!”付志松拿起橘子一边剥着,一边低头继续说道:“你选一个吧?”

“大松,我挡你道儿了吗?为啥啊?”李武子有点急的问了一句。

“因为你跟我装傻啊!”付志松伸手指着李武子的胸口说道:“我把话给你挑明了,你帮着他,就是害我朋友小涛,那我弄你有毛病吗?”

李武子额头冒着汗水,沉吟许久后说道:“我……!”

“武子,除非从今以后你在外面不放货了,要不然我敢保证你不出一个星期,就得被买药的咬进去。”付志松打断着他的话继续说道:“吸.食啥罪,贩卖啥罪,你心里有数吧?”

李武子当场无言。

“我这人最JB认亲不认理,帮我的咋地都行,不帮我的……呵呵。”付志松一口吃了橘子,就没再吭声。

李武子坐在沙发上,用余光再次瞄了一眼跟周琦,曹猛聊天的沈天泽,随即足足沉默了半分钟后说道:“大松,你出来一趟。”

“干啥啊?”

“来吧,我给你看看货。”李武子笑着回了一句。

话音落,二人迈步就走出了包房。

“你谈能谈下来吗?”沈天泽看见李武子和付志松走了之后,扭头就冲曹猛问了一句。

“我要谈可能就干起来了。”曹猛如实回应道:“玩这个路子,我不如付志松这个狼狗……因为他根本不讲道理啊!”

“呵呵。”沈天泽笑着点了点头:“你今天要跟李武子讲道理,他肯定拿你当傻B。”

“是啊,那他拿我当傻B,可不就得干起来吗?”曹猛摊手回应道。

“哈哈!”

众人听到这话,都是会心一笑。

……

大约二十分钟后,付志松迈步就走进了屋内,但李武子却没有跟回来。

“怎么样?”沈天泽立即问了一句。

“咕咚。”付志松面无表情的喝了口酒。

“艹,到底谈咋样?没好使,让人给撅了啊?”曹猛着急的问了一句。

“我吓死他。”付志松略显得意的回了一句:“他一卖药的敢得罪咱吗?我他妈整十个小孩,就一克一克的上他这儿买,买完就去派出所举报,他不傻B啊?”

“你真JB损。”周琦无语的回应道。

“这有啥损不损的?啥人啥对待,他JB帮着朱宏轩就是坑陆涛让咱难受,那我不弄他弄谁啊?”付志松坐在沈天泽旁边就说了一句:“朱宏轩是今天走的,临走前还真跟李武子见了一面,他去包T了。”

“艹,包T大了,谁知道他在哪儿蹲着啊?”曹猛无语的回了一句。

“你听我说完啊,李武子说朱宏轩在包T也有个朋友,以前在家的时候大家关系都挺好的,所以朱宏轩去包T一定会找他聚一聚,而这个人在恒源百货卖男装,叫刘小文。”付志松再次补充了一句。

“这他妈的还得去包T走一趟。”沈天泽皱眉回应道。

“李武子还说了,朱宏轩可能在包T呆不长,因为他在联系藏区的一个朋友,如果安排妥了,他可能还得换地方躲,所以在包T就是短住。”付志松话语详尽的解释了一句。

沈天泽听到这话沉吟半晌,随即摆手说道:“行,咱先走吧,我一会去找吴秘书商量。”

“买单,买单吧。”曹猛冲着小吉就喊了一句。

……

深夜两点多,某公园门口,沈天泽独自一人见了吴秘书,而二人也就朱宏轩的事儿激烈讨论了起来。

“人在包T能确定吗?”吴秘书听完小泽的叙述后,就焦急的问了一句。

“李武子是这么说的。”沈天泽点头。

“那就马上去找他,抓他。”吴秘书目光如炬的回应道:“朱宏轩出事儿就躲了,那恰恰说明他心虚了,小涛很可能是被冤枉的。”

“这个思路是对的,但是……!”沈天泽目光有点犹豫。

“但是什么?”吴秘书追问。

“我总感觉这个事儿有点蹊跷。”沈天泽斟酌了半天后应道:“如果小涛是被陷害的,那对方目的是什么呢?仅仅只是为了让小涛进去蹲监狱,被判死刑吗?但这有什么用呢?最坏的结果也就是,小涛的事儿造成一定负面的社会影响,给陆书记升迁的路上制造点难点,可这也影响不了大局啊!陆书记不会因为自己儿子犯错了,就被强行下课了,反而还得彻底站在了对面的政治立场,进行疯狂反扑……但这对刘夏没有一丁点好处啊,所以我弄不清楚对面的动机。”

吴秘书皱眉没有吭声。

“吴秘书,我的意思是朱宏轩现在有点摆在太明面了,谁都知道我们想给小涛洗出来,就一定会找他……所以,我觉得还是先盯上朱宏轩,看看事情下一步发展,和到底背后站着的是谁。”沈天泽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吴秘书听到这话后,脸色很难看的冲小泽反问道:“小涛的案子在公安局是一回事儿,在检察院又是一回事儿,明白吗?如果咱们不马上把事情搞清楚,那么刘夏把案子给小涛做死了,直接移交检察院了,那到了那时候事情就会变得很麻烦了。所以要洗出来他,就必须现在把事情弄清楚,而朱宏轩是关键,明白吗?”

“就因为谁都知道朱宏轩太关键了,所以我感觉现在找他是有点冒险的。”沈天泽坚持着回了一句。

“我问你,如果你只盯着朱宏轩,那他突然被灭口了怎么办?!”吴秘书指着地面低声呵斥道:“有没有这种可能?”

沈天泽闻声皱起了眉头。

“他是目前咱们知道的,唯一知情人,一旦他被灭口了……那小涛的案子就别想着翻了,明白吗?”吴秘书指着沈天泽低吼道:“你要明白自己的立场,我们在某些事情上给了你方便,必要的时候你就要冒险。难道这些摆不到明面上的事儿,你还指望着我去办吗?”

“陆涛是我朋友,我怕的不是自己冒险,而是不想着了别人的道!越到这时候越要冷静!”

“冷静个屁,陆涛跟你仅仅只是朋友,但领导就他一个儿子,杀人案一旦做死了,就陆涛的身份不是死刑也得被判死刑。换位思考,你儿子出这种事儿了,你会不会冷静?”吴秘书声音沙哑的喝问道。

沈天泽此刻已经非常清楚,吴秘书之所以反应这么大,肯定是以为自己要躲事儿,不想掺和的太深让自己冒险。但说句实话,小泽此刻确实没有这种心理,但现在不管怎么跟吴秘书解释,对方可能都不会信了。

“小泽,不管你愿不愿意承认,你现在就是陆字头的烙印,这事儿你不尽力,陆家要出事儿了,你一样是鸡飞蛋打,因为刘夏绝对不会放过你,明白吗?”吴秘书调整了一下情绪继续说道:“我为什么这么急?因为我和你一样,咱们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出了事儿谁都躲不过去!”

“我再说一遍,我不是怕事儿!”沈天泽皱着眉头,直言说道:“我想跟陆书记通个话。”

“你不用和他通话,我就代表了他的意思。”吴秘书毫不犹豫的回应道:“必须马上抓住朱宏轩,把他知道的事儿抠出来,这样小涛才能在没被检察院调查之前弄回来,社会舆论也会马上站在咱这一边。因为如果小涛是被陷害的,咱们可以通过朱宏轩反咬刘夏一口,人不是小涛杀的,那会是谁杀的,这不用说了吧?”

“我还是保留自己的意见,但你们非要这么做,我也没办法。”沈天泽喘息一声回应道:“等我信儿吧。”

话音落,沈天泽心里有些不太舒服的转身就要走,而吴秘书可能也意识到了刚才自己说话的语气,所以沉默半晌喊道:“我也是为了大家好,你别多想了。”

沈天泽拽开车门愣了一下后,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算了,已经决定了的事儿,我还能怎么办?就这样吧,有信儿我给你打电话!”

……

凌晨五点多钟。

沈天泽把自己和吴秘书沟通完的结果跟大家说了后,众人也是挺无奈。因为目前公司很多事情都依附在陆的权力之上,关键时刻你是没有办法自己去左右一件事情的发展,而这也是处于原始积累期的“公司”无法绕过的难题。

“行了,上面已经决定了,那就办呗。”曹猛搓了搓脸回应道:“上火也没用了。”

“不行,我还是不放心,这次事儿我跟你们去。”沈天泽斟酌再三后说了一句。

“用不着吧?”周琦笑着反问道。

“……还是小心点好,刘夏跟冯乐天他们不一样,这个人是掌权的,必须得谨慎一点。”沈天泽坚持着说了一句。

“咚咚咚!”

话音刚落,楼梯间内泛起一阵脚步声,紧跟着曹猛回头往外一看,就见到方沐岚阴着脸挺着个大肚子走了进来。

“你怎么来了?”沈天泽看见方沐岚一愣。

“……你是不是以为我都死了呢,你浪开花了?”方沐岚没好气儿的回了一句、

PS:回老家办了点事儿,今晚得欠一章。老规矩,后天周一额外多还两章,算上正常更新的三章,正常加更的两章,总共更七章。

另:此章是三千字大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