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第六七七章 心事儿
都市
类型
伪戒
作者
2019-08-27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六七七章 心事儿

沈天泽听着段子宣的话回道:“钱不好使,不还有你呢吗?!你不是宣儿哥吗,你不是有面子吗,你帮忙说说呗?”

“啊,那你要这么说,我还真就不跟你犟。行,我帮你问问吧。”段子宣臭不要脸的应了一声。

“上点心昂,这俩人着急走。”

“好勒。”

“嗯,那就这样!”

“好。”

话音落,二人就结束了通话,随即小吉主动问了一句:“哥,你想把两个都送走啊?”

“广Z那边是不可能过来接他们的,所以那边就是愿意要他俩,咱们也得想办法把人送出去。”沈天泽思考半晌后,扭头就冲着小吉嘱咐了起来:“明天早上你再去找一次大炮,告诉他我答应送他俩走,但有几个条件:第一,我要送走的是他们两个,所以暂时大炮不能偷着再去找刘夏;第二,去越N的路上如果出事儿,那跟我没有一毛钱关系,并且从现在开始我也不会再见他;第三,我不是搞慈善的,冒这么大风险送他们走,我是为了以后也能让他们帮帮我,所以如果我要有事儿,他俩必须得从越N回来,不然他们在那边也呆不下去。”

“明白了。”小吉听完后点头应了一声。

“还有几件事儿,你需要去办一下。”沈天泽眨了眨眼睛,轻声继续补充道:“第一,找一台没手续的货车;第二,花钱砸一个S数民族的司机,让他开车送人,但你不能露面,要保证出事儿也查不到你身上;第三,我联系一下嘉俊,让他找俩人在省外等着,如果咱能把这俩人送出去,那你和嘉俊那边的人联系,让他们接上大炮和小雷,马上就去广Z,明白了吗?”

“妥,我马上就去办。”

“听好了,司机一定要找S数民族的哥们,可以多花点钱。”

“我懂你意思。”

“嗯,先回工地吧。”沈天泽点头催促了一句。

“你不回赤F看看嫂子啊?”小吉问了一句。

“你看我哪儿有功夫啊?”沈天泽叹息一声应道:“先送他俩走吧,送完他俩我就回去。”

……

一个半小时后,沈天泽刚一进工地的办公室,就看见周琦坐在那儿表情焦躁的抽着烟。

“咋的了?你怎么还没走呢,”沈天泽皱眉问道:“自己跟这儿坐着干啥呢?”

“这是刚在市局录完口供啊?”周琦掐灭烟头问道。

“啊。”沈天泽点了点头:“刑警队带小吉去了一趟现场,刚回来。”

“唉,最近事儿真他妈多。”周琦挺累的搓了搓脸蛋子问道:“你吃饭了吗?”

“吃个屁啊,从出来到现在就没消停过。”

“那咱俩找地儿喝点?”

“呵呵,行啊,走吧。”沈天泽一愣后,就笑着点了点头。

工地外,某烧烤店内。

沈天泽涮着杯子冲周琦问了一句:“怎么了,我看你心里有事儿啊?”

“……唉,我二姑今天给我打电话了,说我爸下个月要办寿宴……问我回不回去。”周琦有点心烦的回了一句。

“那就回去呗,这事儿有啥上火的?”沈天泽费解的问道。

“艹,你不知道。”周琦叹息一声说道:“我家庭情况比较特殊……我妈死的早,我爸又后找了一个女的,小的时候我特别烦她,因为她嫁给我爸的时候还带了一个孩子,并且对我也不好……有一回过年吃饭,我和她家那孩子打起来了,她在旁边说了一些难听的话,带上我妈了……我一急眼……就给他们娘俩全揍了……就因为这事儿,我爸跟我断绝父子关系了,说我心眼小,没有容人之量……所以,我都好多年没回家了。”

沈天泽听到这话问道:“你早咋不说呢?”

“说这事儿干啥。”周琦喝了口白酒应道。

“……琦,我还是觉得吧,后妈不是你的,但亲爹可是你的。老头岁数也不小了,亲爷俩有啥坎是过不去的?回去见见他,唠开了就好了呗。”沈天泽劝了一句。

“……他办寿宴,自己没给我打电话,还是二姑给我打的,你说……我……我回去多他妈尴尬啊。”周琦有点纠结。

“你就跟虎似的,你爸不同意,二姑能给你打电话啊?”沈天泽无语的回应道:“估计你家老爷子也是挺硬的,跟你一样不愿意服软。”

“艹,心烦。”周琦再次喝了口酒。

“琦,我说句话,你别不爱听昂。”沈天泽举杯再次劝说道:“老人岁数大了,说不定哪天身体出点毛病,你可能连孝顺的机会都没有了。当孩子的适时退一步就退一步吧,你跟你爹较劲有啥意思?他反正也给你找了后妈,那你再不愿意还能掐死人家娘俩吗?更何况你现在这么忙,平时又不在家,老头要真不要那娘俩了,你怎么办呢,你能接过来天天照顾啊?”

周琦沉默。

“话我跟你说完了,怎么办你自己想吧。来吧,别上火了,干了!”沈天泽张罗了一句。

“来,干了。”

话音落,二人举杯一饮而尽。

“唉,小泽,我要真回去,手里这边的事儿,你让小吉帮我盯着点昂!”周琦放下酒杯,叹息着说了一句。

“这就对了,爷俩有啥解不开的结儿,你就放心回去吧,这边的事儿有人照顾。”

“嗯!”

话音落,二人煮酒夜话,继续喝着,谈着心。

……

另外一头,同样心烦的陆涛扎完之后,就躺在床上开始发呆,琢磨事儿,并且吸D的人跟正常人不一样,只要弄完之后,他们能啥都不看,啥都不碰,就干在床上躺两天。

“滴玲玲!”

就在陆涛进入到神游的状态当中时,床头柜上的电话就突然响了起来。

“喂?”

“……小涛,我找到二米子他家了,这小子刚给我打完电话,说要跟咱俩最后谈一次,你看你出来咱们研究研究啊?”朱宏轩轻声邀请了一句。

“现在吗?”陆涛皱眉问道。

“对,就现在。”

“行,你等我吧。”陆涛立即应了一声。

……

市区,二米子坐在一台轿车内,扭头看着后座的男子问了一句:“……大哥,咱们把他逼的这么紧,不会出啥事儿吧?”

“你放心,啥事儿都没有,按我说的办就行了。”男子一笑,声音温柔的回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