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第六七五章 留不留?
都市
类型
伪戒
作者
2019-12-03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六七五章 留不留?

沈天泽站在门口看着老叶,轻声回了一句:“唉,司机窝藏了两个亡命徒,我不过来看看能行吗?”

老叶也听到这话一笑,点头应道:“进来吧。”

话音落,沈天泽和小吉迈步走进屋内,看见卧室的房门紧关着,门口垃圾桶内也扔了不少用过的医疗用品。

“人在卧室呢?”小泽问了一句。

“嗯。”老叶点了点头,摆手说道:“来,你来阳台咱俩聊一会。”

“好。”小泽点了点头后,迈步就跟着老叶去了阳台。

二人到了阳台后,老叶关上门问了一句:“这俩人你打算咋解决啊?”

沈天泽低头点了根烟,抬头冲老叶问道:“叶叔,要是你,你怎么办?”

“我不是你,不好说。”老叶摇头。

“他俩太上线了,真出事儿我是兜不住的。”沈天泽叹息一声说道:“小吉和你能救他俩,意思我明白,但这俩人我有点不太敢用啊,身上事儿太多,市里严打的源头就是他俩引起的。”

“能理解。”老叶沉吟半晌回应道:“但我救他俩还真不是为了还你人情。”

“嗯?”沈天泽一愣。

“刚开始你那个司机小吉找我,我确实是奔着还你人情去的,毕竟我现在住的地方,躲的地方都是你安排的,帮你干点活也是应该的。但我见到这俩孩子之后……还真感觉他们挺可怜的。”老叶背手回应道:“他们也是被逼急了,才干这些事儿的。”

沈天泽听到这话看了一眼老叶,低头抽着烟回应道:“叶叔,留下他俩我弄不好得摊大事儿啊。”

“……不留我也能理解。”老叶心里是同情大炮的,因为后者的遭遇让他想到了自己儿子,可他也知道沈天泽是有公司,有一大批跟在他身后吃饭的人,所以他同样也能理解小泽,嘴上不会絮叨叨的劝着。

“咣当。”

就在二人交谈之时,大炮迈步从卧室内走了出来,抬头看了一眼小吉,随即就将目光扫向了阳台。

“你跟他谈谈?”老叶扭头冲着沈天泽问道。

“好。”沈天泽点头。

话音落,老叶迈步走出阳台,摆手冲着大炮喊了一声:“去吧,他叫你。”

“嗯。”大炮应了一声后,步伐沉重的就向阳台走去。因为他现在心里非常清楚,如果沈天泽撵自己走,那他和重伤的小雷几乎没有能跑出市区的可能,不出三天就得被警察在市区翻到。

……

市区某街道的车内,陆涛有些烦躁的看着朱宏轩问道:“那个二米子到底他妈的要干什么,你不说你和他谈完了吗?”

“是啊,之前我俩都说好了,我给他三万块钱,他就不再骚扰你了啊。”朱宏轩也表情十分气愤的骂道:“谁知道这个B养的还能绕开我,偷着找你啊?算了,你不用管了,我找人收拾收拾他!”

“你收拾个屁啊,他手里有我照片,你一下弄不明白他,他把照片寄我单位去怎么办?”陆涛心情十分焦躁的回了一句。

“涛,这事儿不好意思了,是我想好好招待你,但没想到还给你整来了麻烦。”朱宏轩抱有歉意的说了一句。

陆涛斜眼看着朱宏轩,沉默半晌后摆手应道:“行了,现在说这些有啥用啊?碰上这么个地赖子,还是想想咋解决啊!”

“涛,你信我的,这钱给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你得想个办法一次性就把事儿办死了,不留后患,明白吗?”朱宏轩皱眉劝了一句。

陆涛听到这话,扭头看向朱宏轩问道:“你什么意思啊?什么叫一次性把事儿办死了,让我杀他啊?”

朱宏轩闻声一愣,顿时笑着解释道:“没有,我的意思是,你得想个办法让事情变得没有后续隐患,要不然他老拿这事儿骚扰你……你也不能次次都给他钱啊,这种人是个无底洞啊,你填不饱他的。”

陆涛阴着脸没有吭声。

“要不然,我先调查调查他家里,看看他有没有啥小软肋?”朱宏轩试探着再次问道。

“……也只能这样了。”陆涛再次瞄了朱宏轩一眼,叹息着点了点头:“那我先走了。”

“哎,我马上就去办这个事儿。”朱宏轩点头应道。

“有信儿给我打电话吧。”陆涛伸手就推开了车门,迈步往下走。

朱宏轩坐在车内看着陆涛的背影,目光突然变得阴郁,而陆涛下了车之后,也突然转过身说道:“宏轩,别人都说你这几年生意做的很差,国内国外都欠了不少饥荒,让我离你远点,但你知道……为啥你回国给我打个电话,我就出来见你了吗?”

朱宏轩一愣,笑着问道:“你拿我当朋友呗?”

“……我拿你当发小。”陆涛扔下一句后,关上车门就走了。

朱宏轩听完陆涛的话,眯眼看着他的背影,眉头紧皱着……双眼中充斥着些许不忍的神色。

……

回到家里之后,陆涛心情烦闷的坐在沙发上,伸手搓了搓脸蛋子,拿起电话就要低头拨打沈天泽的号码。可拇指放在发射键上犹豫了好久,最终还是没有拨打过去。因为他搞不清楚二米子的性格,心里觉得这时候找小泽也没用,如果让他们去找二米子,那把后者逼急了……照片都可能邮到陆鸿升的单位去。

这些年,陆涛上大学时的棱角已经完全让他爸给安排没了,平时虽然也参与一些生意的运作,但出主意的,制定策略的,都是像小艾和沈天泽这样的人。说白了他就是出一些关系,让收益变得更大的人而已。再加上他所在的单位内,身边全都是人浮于事的同事,工作期间完全没有任何激情,所以他在这样的环境里已经逐渐丧失了狼性,慢慢没有了独自应对大事儿的能力。

越想越烦,越烦就越想,陆涛坐在沙发上不停的搓着脸蛋子,突然感觉身上开始冒虚汗,心慌的不行。

“艹!”

忍了一会后,陆涛突然拽开茶几抽屉,直接从里面拿出了一袋子粉儿,动作熟练的就开始用汤勺准备化开……

……

老叶住所,阳台内。

沈天泽看着大炮,皱眉说道:“我想了一下,你俩身上的事儿太大,我实在是兜不住,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