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第六七三章 你会撒谎吗
都市
类型
伪戒
作者
2019-08-27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六七三章 你会撒谎吗

大约半小时后,工地内。

沈天泽将脏不兮兮的小吉拉到办公室内,瞪着眼珠子问了一句:“你他妈的……怎么回来的?”

“他们抓我是为了跑出去,但有一个枪手受伤了,跑出去后又觉得我是累赘,所以就把我绑在了市郊一个臭水沟子旁边的平房里,早上我碰到拾荒的,就让人给我放了。”小吉拿着水杯不停的喝水,跟沈天泽说话的时候,也是语气急促。

沈天泽眯眼打量了一下小吉,也没有马上回话。

“……艹,你这也是祖上积德了,碰到做事儿讲究的亡命徒了,没顺手送你升天。”曹猛轻松了一口气评价道。

“是啊,那俩还真就没动我,刚开始我被抓的时候,以为自己都完了。”小吉也是露出一副心有余悸的表情。

“不是,你不说我还忘了,走廊里那么多人,他为啥就抓你啊?”周琦挺费解的问道:“你不是去买单了吗?”

“我点背,碰上了。”小吉此刻肯定不能说自己是因为八卦才被人弄走了。

“……那你是够背的了,”曹猛也略显无语:“都快给我急死了。”

“行行行,人回来了就行,平安就行。”沈天泽轻声插了一句后,就立马吩咐道:“大松,你给陆涛打个电话,告诉他小吉回来了,让他别惦记了。”

“妥。”付志松一直目光奇怪的打量着小吉,所以沈天泽喊他的时候,他才回过神来。

“你们呆着吧,我领他去一趟市局。这人回来了,咱得马上去报个到啊,要不然市局那边回头也得过来找。”沈天泽冲着屋内的众人说了一句。

“我送你去。”曹猛顺手就拿起了车钥匙。

“不用了,你们呆着吧,我跟他去就行,一会顺路找一趟小艾跟她谈谈预售的事儿。”沈天泽急匆匆的婉拒了一句后,就伸手拿起了车钥匙:“走吧,小吉。”

“哎!”小吉闻声后放下水杯,迈步就跟着沈天泽往外走。

付志松看着小吉从自己身边路过,目光暧昧的趴在他耳边说了一句:“你撒谎了!”

“啥啊?”小吉一愣。

“呵呵,跟我扯淡,赌是啥?是撒谎,是骗,是手里有牌的时候,让别人以为你没牌。”付志松拍着小吉的胸口,轻声嘀咕了一句:“我学撒谎的时候,你还在草原上挤奶呢!”

小吉听到这话顿时脸一红。

“走啊!”沈天泽在外面高喊了一句。

话音落,小吉迈步就跟着沈天泽出了办公室。

几分钟后,楼下车内。

沈天泽主动坐在正驾驶上,一边启动汽车,一边扭头冲着小吉问道:“赶紧他妈的说实话,到底怎么回事儿?”

“……你是咋看出来的?”小吉费解的问了一句。

“你他妈天天跟着我,我要再不了解你那就完了。”沈天泽皱眉再次催促道:“到底怎么回事儿,为啥要在屋里撒谎?”

小吉挠了挠头,轻声回应道:“也不是我想撒谎,只是这事儿……实在是很难解释清楚……你等我组织一下语言,从头给你捋一捋昂!”

“捋不明白,我就削死你!”沈天泽瞪着眼珠子骂了一句。

……

呼市,老叶的住所内,大炮看着刚开始退烧的小雷,由衷的冲老叶说了一句:“谢谢!”

“过来跟我喝点。”老叶以前是喝酒定量,很少大醉,但自从儿子没了之后却变了,变得逢酒必喝,喝了必大。

大炮看见酒之后表情有点犹豫,因为他现在等于是脑袋随时可能就得搬家的状态,精神高度紧张,实在是不想喝,也不能喝。

“象征性整点,不让你多喝。”老叶仿佛看透了大炮的心思,所以再次劝了一句:“我自己喝着没意思。”

“哎,好!”大炮点了点头后,迈步就坐在了老叶旁边,吃起了卤煮小菜,喝起了烫过的白酒。

室内拉着窗帘,光线有些昏暗,老叶吃着花生米,喝了两小杯白酒后,突然问了一句:“……因为啥啊?”

大炮听到这话一愣。

“光吃不唠嗑,气氛有点尴尬,但你愿意说就说,不愿说就拉倒。”老叶随口补充了一句。

“因为我媳妇。”大炮低声回了一句。

“对了,昨天在平房的时候,你跟我说来着,说你媳妇没了……因为啥啊?”老叶顺着话茬问了一句。

“被人强.奸了,我们告……没告出结果……最后她被逼的从楼上跳下来自杀了。”大炮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就跟针扎似的,非常难受。

老叶听到这话一愣:“……谁干的啊?”

“拉.皮.条的叫印子,中间安排事儿的叫管东……强.奸我媳妇的是刘夏。”大炮如实应道。

“艹,这个组合你确实告不赢,比我当初还难呢。”老叶撇嘴骂了一句,表情已经从当初的愤怒变成了淡然。

“告不赢,我就弄死他们。”大炮眼珠子通红的说道。

“你个小愣头青不怕死啊?”老叶眯着眼问道。

“大爷,这男人从生下来就扛着三个责任,赡养生我的父母,照顾好陪我过日子的媳妇,养育给我传宗接代的子女……如果我他妈的连这几个人的仇都不报,那我就白当一回男人!”大炮满眼珠子怒气的吼道:“杀前不问后果,杀完不想埋哪,干就完了!”

“不想埋哪儿?埋的是别人,还是你啊?”老叶抻着脖子问道。

“别人和我都一样,死哪儿算哪儿,我也没考虑过。”大炮如实回应道。

“啪!”

老叶听到这话一拍桌子:“看你也就二十出头,但算个小爷们,配喝我这点酒!”

“干了,爷们!”

“干了!”

话音落,一老一少仰脖一饮而尽。

“……大爷,我还有一件事儿没想通。”大炮放下酒杯说道。

“什么事儿?”

“在平房里的时候,你都要走了,为啥又回来了?“大炮皱眉问道。

“……!”老叶沉默半晌,指着大炮说道:“我儿子要活着啊,也跟你差不多大。”

大炮闻声呆愣。

“不说了,喝酒!”老叶紧皱着眉头,就迅速端起酒杯挡住了自己的脸。

……

市区,某咖啡馆内。

陆涛坐在椅子上,看着黑貂男子狗头少脑的走进来后,就眼神厌恶的皱起了眉头。

“哎呦,陆少,挺准时啊!”黑貂男子龇牙打了声招呼后,扭头就冲着干净的地面吐了口痰:“呵呵,这地方挺高级啊,我以前都来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