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第六七零章 掀起惊天巨浪(加3)
都市
类型
伪戒
作者
2019-08-22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六七零章 掀起惊天巨浪(加3)

警察到场之后,钱宝乐等人已经跑了,而周琦,曹猛,还有付志松和陆涛也是赶紧溜出了酒店。

又过了大概能有二十分钟左右,市电视台,省电视台的媒体也赶到了现场,并且第一个采访的就是刘夏。

“刘局长,枪案发生的时候您在现场?”

“对,我在。”刘夏淡定自若的回应道。

“现场什么情况,能说一下吗?”

“……应该是有人持枪寻仇,两伙人发生了火拼。”刘夏毫不犹豫的撒了个谎。

“我听酒店的服务员说,子弹是从外面打进来的,好像是冲您射击的?”记者又问。

“没有,服务员应该是没看清楚,我当时确实在死者旁边,但我和死者并不认识。我就是吃过饭往楼下走,恰巧碰上了枪案的发生。”刘夏摇头回应道。

“那您受伤了?”

“还有一个嫌疑人持枪在三楼,我怕他伤人就拦了一下群众,在组织疏散的过程中刮伤了胳膊。”

“是否还有一个凶手在室外射击,对面的楼上?”

“不清楚,还在调查。”刘夏摆手安抚媒体喊道:“大家放心,我市公安干警已经展开全市的搜捕行动,各个路口也都设卡了,犯罪嫌疑人肯定是跑不出去的。我们整理一下案件细节,马上就会对社会公布!”

没错,刘夏是根本不可能对媒体说枪手奔着自己来的,因为他心里非常清楚这俩枪手为啥非要杀自己,所以如果自己把这事儿说了,那弄不好媒体往下一挖,就会扒出来丑闻,所以他才想好了这样一套托词。

与媒体简单会面后,刘夏立马就冲到场的公安干警做出了部署:“两点要求:1.不要对社会公布犯罪嫌疑人使用的枪械,更不要说他们是在对面楼上用狙.击.枪打的二楼。如果群众知道犯罪分子有这样先进的武器,那很容易引起恐慌。2.通知酒店知情的工作人员,不要对媒体无中生有的叙述,说一些容易让场面失控的话,如果接受采访,必须通知公安局到场。三个部署:第一,要马上全市排查,因为有一个嫌犯可能受伤了,他们肯定得找地方医治。第二,通知防暴队,武警中队,轮岗对主要路口进行设卡排查。第三,马上做一份协查通报,给各辖区内的旅店,酒店,洗浴中心等一切可以留宿地方进行规定,如果在抓捕期间,哪个公共场所为了盈利,而不检查留宿人的相关证件,一切以包庇罪追究法律责任……!”

……

盛世万豪工地内。

陆涛拿着电话冲陆鸿升说道:“我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儿,总之你刚走,枪就响了……对,当时刘夏也在场,可我也不知道枪手打的是不是他啊……是的,是的,我们这边一个朋友还被枪手绑走了,到现在都没有消息。好好好,我知道了,如果有信儿我马上给你打电话。”

电话挂断后,陆涛扭头就看着换了一身衣服的曹猛问道:“你要干啥去?”

“小吉被抓走了,市局打电话让我马上过去一趟,说一下小吉的基本情况。”曹猛焦急的回了一句:“那帮人在公共场所就敢开枪杀人……我他妈真怕小吉会出事儿!”

“我也托人赶紧打听打听,听说有一个枪手受伤了,估计肯定得找人治……!”付志松也挺急的说道:“咱都问问周边的朋友,看看有没有接私活的黑大夫,今晚出诊了。”

“好,好!”

“……!”

众人简单的商量一下后,就各自动了起来。

……

市区某街道上。

大炮穿着明显不合身的运动外套,扭头扫了一眼四周后,就来到了一家24小时的药店门口。

“叮咚叮咚!”

一阵急促的门铃声响起后,药店的小门被打开,一个满头白发的大爷问了一句:“要啥啊,小伙?”

“大爷,我要一把医用尖嘴钳,一把鹰嘴钳,一瓶消毒水,十卷纱布……一盏酒精灯,三套注射器,三瓶葡萄糖,十小瓶头孢药剂……外加五盒曲.马多,四盒片剂消炎药,什么牌子的都行。”大炮话语急促的冲着老头说了一句。

“买这么多东西,你要干什么啊?”大爷一愣。

“呵呵,我家里是开小诊所的,来了一帮打仗的,店里没药了,我爸让我出来买点。”大炮呲牙回了一句。

老头听到这话后,摆手回了一句:“那你等一会吧。”

这个年代曲.马多等处方药,还没有10年之后管制的那么严格,大部分的药店基本随时都可以买,也不需要医院开的处方,所以老头应了一声后,回到店内就开始准备了起来。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大炮站在门口等待时,心里已经急的不行,所以不停的叨咕着,祈祷着自己能顺利。

“嗡嗡!”

大约不到一分钟后,街道上突然泛起警车声,随即大炮回头一看,就见到车停在了路边,里面走出来三个着装的警察。

“妈的!”大炮咬牙骂了一句。

“踏踏!”

三个警察下车后,就直奔药店走了过来。

“你看看这些东西对不对?”老头拿着一大袋子药刚到门口,抬头就看见了警察:“哎,刚才那小孩呢?”

“什么小孩?”

“一个过来买药的。”老头皱眉问道:“怎么了这是?”

“来,来来,把他买的药给我看看。”派出所民警立马勾手喊了一句。

话音落,老头伸手就将药袋子递了过去,而民警扫了一眼后,立马就抬头问道:“小孩,那小孩往哪边走了?”

“我没看到啊,刚才就在门口呢。”

“快找找!”派出所的民警将药袋子和专门给诊所和药店的协查通报放在送货口上后,就招呼着同事向四周排查了起来。

“艹!”

胡同内,大炮看着四处寻找自己的民警,听着路上不停响起的警车,突然感觉连老天都不站在自己这一边。

……

第二天一早,早间新闻播报了昨晚的枪案,而曹猛在公安局呆了一夜,也没听到关于小吉的半点线索。

看守所内,正时刻等着释放的沈天泽,眯眼看着管教私人的小电视,一边刷着牙,一边骂道:“艹,宾悦又死人了?!刘夏还在现场……我艹,这都玩啥呢?……匪徒抓走了一个人,谁这么点背啊?我艹你妈,是我吉弟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