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第六六七章 陆刘对话
都市
类型
伪戒
作者
2019-12-03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六六七章 陆刘对话

宾悦大酒店307包房内,刘夏正在跟陆鸿升寒暄的时候,突然听到兜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你坐,陆书记,接个电话。”

“好,你打你的。”陆鸿升点头后,就坐在了靠窗的主座上。

对面楼的天台上,大炮架着狙皱眉看着307屋内的情况,见陆鸿升的位置有些阻挡刘夏,就皱着眉头继续调整枪口位置等待。

“喂?”

刘夏站在门口处接通了手机。

“安全一点,你把……!”金泰宇在电话内轻声冲着刘夏交代了起来。

刘夏听完后,笑着问道:“至于吗?”

“那俩人不是普通的亡命徒,受过训,可能还有实战经验,第一次他们碰见了我,那就绝对不会用风险较高的常规办法再找你。”金泰宇坚持着说道:“想安全一点,你就听我的。”

“好,我知道了,明天去局里再谈哈。”刘夏拿着电话跟金泰宇聊了一句鬼磕后,就笑着挂断手机,摆手冲服务员小声说了一句。

“下班了,还忙着工作啊?”陆鸿升随口问了一句。

“嗯,局里一个案子,下面的人找我签字。”刘夏笑着回了一句后,就迈步坐在了陆鸿升的旁边。

对面楼的天台上,大炮在夜视瞄.准镜内盯着刘夏的脑袋,感觉视线有点受阻,但依旧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把握开枪,所以他调整呼吸节奏,身体再次往下一趴,就要扣动扳机。

“踏踏。”

就在这时307包房内的服务员突然走到了窗口位置,伸手就将红色的落地窗帘直接拉上,完全挡住了大炮的视线。

“艹!”大炮一看视线被窗帘封死,顿时忍不住的骂了一句。

“怎么了?”耳麦内响起了小雷的声音。

“你上回碰上的那个人,肯定跟着刘夏呢。”大炮低声回应道:“屋里窗帘被拉上了,我没机会了。”

小雷一听这话,顿时出言安抚道:“注意心态,别急,别急。他们还得出来,咱们有机会,再等等。”

如果是正常执行某项任务,以大炮受过训的心理素质,即使蹲个一天两天的也绝对不会出现剧烈的情绪波动。但此刻不是执行任务啊,他是拿脑袋在干活,而且还拉来了最好的朋友小雷,所以他只想着尽快把事儿干完,让风险降到最低……但小雷适时的提醒过后,他也意识到了自己情绪有波动,随即马上就调整了过来。

“雷,窗帘拉上了,我就没法打包房这一点了,你得在里面给我报点。”大炮思考半晌后,轻声嘱咐了一句。

“OK,我就在三楼走廊,咱们再等机会。”

“好。”

……

307包房内。

刘夏落座之后,就笑着冲陆鸿升说道:“陆书记,今天晚上是私人小聚,桌上没有外人,所以有啥话我就直说了。”

“直说,直说。”陆鸿升点头。

“按照资历来说,您在市里领导班子内的威望,那我是拍马也赶不上的,因为毕竟是从别的地方基层一点点升上来的……!”

陆鸿升听到这话,轻声打断道:“按常理说,这纪委书记一般都是外调过来的,很少有本地同志接任的,因为纪委是组织内部反腐的第一利剑,所以领导人是外调的,做事儿才能不束手束脚。但咱们这个地方是自治,情况比较特殊,再加上组织内部比较信任,所以我才能在这个位置干些实事儿……但这样有好处也有坏处,知道的,那他明白我老陆这些年打掉过多少派系团伙;可不知道的,也总会说我根基太深,市里一开大会,我就私下开小会,组织小团体啊。”

刘夏听到这话后,立马附和道:“陆书记,我可不是这个意思啊。呵呵,之所以说您威望高,我是想在您这儿取取经。”

“什么?”陆鸿升扭头问道。

“政法委书记这一步,您觉得我有机会吗?”刘夏眼神平静,心里藏刀的问了一句。

陆鸿升听到这话,心里也是感叹刘夏的睿智:“我觉得有。”

“哈哈,您说有,那我就放心一半了。”刘夏一笑,立马低头倒酒说道:“陆书记,前段时间的打黑行动能顺利展开,那离不开你在会上的支持。但行动进行过程中,可能咱们之间发生了一些误会,但我的初衷也是为了让这个酒店发生那起枪案的负面影响降低,尽快破获,给社会一个交代。”

“……!”陆鸿升看着刘夏没有接话。

“陆书记,这一个衙门里做事儿,平时磕磕碰碰在所难免,所以今天敬您一杯酒,如果之前我哪儿让您不高兴了,希望您别往心里去。而以后我不管能不能走上去这一步,在我心里您也是未来一把的不二人选。”刘夏举起白酒杯说了一句。

“这话重了。”陆鸿升笑吟吟的回了一句。

“私下说,咱们这是私下说,哈哈,我干了。”刘夏一笑后,仰脖就一饮而尽。

政客过招虚虚实实,遮遮掩掩,永远是不到最后一刻,绝对不会把底牌亮出来给你看,所以陆鸿升不会天真的以为刘夏今天的低姿态,就是真的要拜自己山门。他也清楚刘夏今天过来,就是想保郭利明,所以他斟酌再三的举起酒杯回了一句:“严打涉.黑,这是维护地方治安的必要手段,我肯定是支持,所以在这件事儿上,咱们没误会。只不过我儿子不太争气,认识了一个搞地产的朋友,好像也在打黑这个事儿里惹了点麻烦,所以外人才说咱俩有误会。但我的态度是,如果这个孩子确实触线了,那一定要依法办理,不然那就是给我找麻烦啊,呵呵。”

“明白,明白。”刘夏点了点头后,就再次问了一句:“我们公安系统的小郭,郭利明……!”

“他啊?这案子纪委已经有专案组在查了,原本没他啥事儿,但他一躲就显得心虚了。”陆鸿升随口回应道:“你要能联系上他,就劝劝吧,回来的结果可能更好一点。”

“明白了。”刘夏再次点头。

……

晚宴总共持续了不到四十分钟后,两位大佬就已经把事儿谈完了,随即陆鸿升起身告辞:“那我就先走了,刘局。”

“我送您。”

“不了,人多眼杂的,让人看见了不好,留步留步。”

“也好,您慢点。”

“嗯。”

“……!”

二人寒暄了两句后,陆鸿升就带着秘书率先离开了酒店,并且抵达一楼的时候给陆涛打了个电话:“你不用再跟对面谈了,我和刘夏已经谈完了,等一会就走吧。”

“好!”陆涛点头。

与此同时,小雷在耳麦里说道:“包房里已经散场了,他可能马上就走。”

“明白。”大炮听到这话,就再次提起了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