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第六六四章 智囊关震
都市
类型
伪戒
作者
2019-12-03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六六四章 智囊关震

女孩听着男子的话,沉默半晌后再次说道:“你可弄准了昂,我有工作……你别让我摊上事儿。”

“哎呀,这么磨叽呢?你放心吧,有朱哥给你托底,能出什么事儿?赶紧和车里的人进去吧。”男子皱眉催促了一句。

付志松往台阶下走的时候,是正好听见了二人的对话,但他也没有多想,只以为这是皮.条在指挥小.姐工作,所以迈步走下去后,还特意冲着那个男的问了一句:“哥们,这边进市区一直开就行吧?”

男子听到有人叫自己后,还吓了个激灵:“对对,你往市区开,见到路右侧的指示牌再往左转就到市区了。”

“呵呵,行。”付志松抻着脖子往面包车里看了一眼,见到里面还有几个年轻的姑娘,顿时撇嘴回了一句:“质量不错啊,艹,这个朱宏轩还真是个干这活儿的人才。”

话音落,付志松冲着男子说了声谢谢后,就开车离开了别墅大院。而男子则是皱眉目送他远去,心里有些焦躁的冲着旁边女孩再次催促道:“就你磨磨唧唧的没完没了,万一让人听见了怎么办?赶紧进去吧!”

“好。”穿着蓝色风衣的女孩立即点了点头。

十几分钟后,几个女孩走进了别墅,随即朱宏轩指着穿蓝色风衣的女孩冲陆涛说道:“她行不行?!正经儿八百的公司文员,绝对良家,一掐都能出水的那种。”

“呵呵,你试过啊?”

“艹,给你留着的我敢试吗,你要不要?!”朱宏轩龇牙问道。

陆涛抬头看了一眼蓝色风衣女孩,见她妆容很淡,衣品相貌都符合自己的审美后,就点头应了一声:“行,就她吧!”

“妥了。”朱宏轩见陆涛同意了,就迈步走到女孩身边,轻声交代了起来。

……

市区某司法系统招待所内,一个梳着背头,穿着呢绒风衣的男子,在门卫岗做了简单的登记后,就顺着楼梯来到了三楼某房间门口。

“咚咚!”男子伸手敲了敲门。

“谁啊?”

“呵呵,是我,关震。”

数十秒后,刘夏穿着睡衣,擦着湿漉漉的头发拽开门,笑着说了一句:“我以为你得等一会来呢,这刚洗了个澡,来来来,快进来。”

“大哥,你怎么在这儿住了?”关震有点意外的回应道:“这地方要不是你留话,我进都进不来。”

“唉。”

刘夏关上门,叹息一声应道:“有人想要我的命,我不找个安全点的地方觉都睡不着啊!”

“真的假的啊?”关震以为刘夏在跟他开玩笑。

“还真的假的?枪杀管东的那俩小子,前几天就跟着我车了……!”刘夏一边叙述着,一边摆手招呼道:“死士,不得不防啊!”

“抓不着吗?”关震皱眉问道。

“抓?现在局里就只确认了一个匪徒的身份,第二个人是谁都不知道呢……怎么抓啊?”刘夏摇头回应道:“这俩人反侦察能力很强,而且耐性很好,不好处理啊。算了,先不说这事儿了,你那边安排的怎么样?”

关震听到这话一笑,表情自信的回应道:“你给我留一个能办事儿的人就行,剩下的就不用管了,这个纨绔子弟我来收拾。”

“怎么办我就不问了,结果是好的就没问题。”刘夏点了点头。

“……大哥,那你打算啥时候在陆鸿升那儿退一步啊?”关震继续问道:“我可听说他对利明动手了,再不退一步,纪委那边继续查,咱也很麻烦啊!”

“就这一两天,我会约陆鸿升见一面的。”刘夏斟酌半晌应道:“先把沈天泽放了,把利明的局解开,然后等你那边消息。”

“好。”关震点头。

……

凌晨五点多钟,呼市某国道口处,大炮和小雷坐在车里,正轻声交谈之时,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喂?”小雷立马接起了电话。

“在车里吗?”对方反问了一句。

“在啊!”

“好,电话别挂,你等着昂。”对方回了一句后,就捂着听筒说了一句:“去把钱接过来。”

“翁。”

话音落,国道口处突然泛起一阵澎湃的马达声,紧跟着一辆脏兮兮的轿车就从后面开了过来,吱嘎一声停在了大炮汽车的旁边。

“刷!”

小雷降下车窗喊着问道:“东西呢?”

“说好的先钱后货,来,先把钱给我。”对面车里的男子拿着电话,摆手喊了一句。

“给他。”大炮插了一句。

话音落,小雷将车里装钱的袋子,顺着窗户就扔到了旁边的车里。

“往市区走,到第一个街口的垃圾桶内拿东西。”男子接过钱后扔下一句,就张嘴冲司机催促道:“开车!”

“翁!”

司机猛然加油,开着破旧的轿车就顺着出城方向的国道疾驰而去。

再过五分钟,往市区走的第一个街道口旁边,小雷从硕大的垃圾箱内,拎处一个黑色长方形箱子,迈步就上了车。

大炮踩着油门迅速离开原地,随即扭头催促道:“验验货。”

“嘭!”

小雷将箱子放在腿上打开,低头扫着里面复杂的枪械配件和平头的麦林子弹,竖起大拇指说了一句:“还是老毛子专业啊!你看这箱子防潮做的,扔水里一星期都没事儿……狙的配件也多送了一套,货没问题。”

“再踩点,有机会就动手了。”大炮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

“对,干完咱俩就走。”

“把手机里的电话卡抠出来撅折了,咱俩再换个地方住。”

“好!”

“……!”

二人一边商量着,就一边开车再次返回了市区。

……

第二天上午十点多钟,郊区某别墅门口,一个穿着貂皮的青年领着俩朋友,站在台阶上就急促的按着门铃。

大约过了足足五分钟左右。

“谁啊?”昨晚跟陆涛来的一个朋友,迷迷糊糊的下楼喊了一句。

“开门,过来送饭的。”貂皮青年扯脖子喊了一句。

“咣当!”

陆涛的朋友也没多想,打着哈欠就开了别墅的门,随即三个青年二话不说就冲进了大厅。

“你们干啥的?”

“滚你妈的!”貂皮青年推了一把陆涛的朋友,摆手就冲着自己的同伴招呼道:“上楼,挨个屋找,肯定在楼上呢。”

话音落,三个不速之客霹雳扑咚的就在屋内翻找了起来。

大约十多分钟后,正在睡觉的陆涛突然听见嘭的一声闷响,随即迷迷糊糊一睁开眼睛,就看见一个穿着黑色貂皮的男子,站在自己的床边吼了一句:“艹你妈,就你昨晚弄我媳.妇来着啊?”

P.S.:凌晨有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