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第六六一章 怒吼
都市
类型
伪戒
作者
2019-08-22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六六一章 怒吼

刘总刚开始以为自己儿子没回学校是逃课出去玩了,但他去了学校等到傍晚五点多钟也没儿子信儿以后,心里就也有点慌了。因为这时已经距离放学过去了一个多小时,而他儿子比较怕家长,所以一般情况下绝对不会这么晚还不回家。

站在学校门口,刘总正挨个给同学家里打电话询问情况的时候,媳妇突然拿着电话就走过来了:“老刘,老刘,有信儿了,你快接电话!”

“喂?”刘总一愣后,就接过了媳妇的电话。

“没事儿,你儿子中午饿了,我请他吃了点饭。”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在电话内响了起来。

“你谁啊,你他妈要干什么?”

“你别喊,真想弄你儿子,那我还给你打电话啊?”陌生男子话语低沉的回应道:“一小时之后,我领着你儿子,去你家楼下找你。但你不能报警,不然惊了我,那事儿就麻烦了。”

刘总刚开始以为对方是要绑架勒索,但稍微一想又觉得不对,因为没有哪个绑匪会领着孩子去自己家要钱的,所以他沉默半晌后应道:“行啊,那我在家等你。”

“那就这样。”

话音落,二人就结束了通话。

“怎么回事儿?”媳妇见刘总挂断电话后,就立马追问了一句。

“先回家。”刘总沉思半晌后,拽开车门就坐了上去,随即掏出手机就给自己社会上的朋友打了电话。

……

一个半小时后。

刘总站在自家小区楼下,低头看了看手表。

“这都过去半小时了,对面是不是玩你呢,根本不想来啊?”一个光头壮汉皱眉问了一句。

刘总皱眉沉思半晌:“八点他要还不来,那我就报案。”

“踏踏。”

话音刚落,一高一矮两个人影就从小区后面的方向走了过来。

“刘总!”高个的人影喊了一句。

“刷!”

众人闻声回头,而刘总一眼就认出来高个的那人是昨晚在KTV管自己要账的小迷糊,旁边跟着的就他儿子。

“艹你妈的,是你啊?”刘总目光顿时变的很阴沉的问了一句。

小迷糊此刻看着刘总和他身边的人,心脏嘭嘭嘭的跳个不停,但缠着纱布的脸颊还是泛着微笑回应道:“中午在学校碰到你儿子了,他说饿了,我就陪他吃了一口。”

儿子此刻站在小迷糊身边,吓的大气儿都不敢喘,因为他已经十五六岁了,年龄不小了,所以用脚后跟想也知道今天晚上这事儿不简单。

小迷糊冲着刘总说了一句后,伸手拍着孩子的脑袋就喊了一声:“去吧,回家吧!”

话音落,在场众人全部一愣,没想到小迷糊这么简单的就要把儿子还给刘总。

“愣着干啥啊?去啊!”小迷糊再次拍着刘总儿子的脑袋说了一句。

儿子目光疑惑的看了一眼小迷糊,随即试探着往前走两步,见他真没有伤害自己的动作后,才嗷的一声跑到了父亲旁边。

刘总一看儿子平安回来后,顿时摆手就冲着媳妇说道:“去,你把孩子领楼上去。”

“老刘……!”媳妇张嘴还要劝。

“我让你把他领楼上去!”刘总吼了一声。

媳妇一看他的态度,心里也深知刘总肯定要和对方谈谈,自己和孩子确实不方便呆在这儿,所以她递给老刘一个别惹事儿的眼神后,领着孩子就走了。

娘俩走了之后,刘总目光凶狠的看着小迷糊骂道:“艹你妈的,要账你还敢搞我家人?!”

小迷糊站在原地没吭声。

“给我干他!”刘总吼了一句后,率先就冲向了小迷糊。

紧跟着,花坛里,面包车里冲出来十多个壮小伙,与刘总和光头壮汉一块冲上去,瞬间就将小迷糊扑倒在地,开始猛锤了起来。

十多个人打一个,那场面可想而知会有多惨烈。

不到十几秒的时间,小迷糊脸上的刀伤就再次被踹开,衣服上,袖子上,腿上被打的全是鲜血,但他只抱着脑袋躺在原地,一声没吭,一声没喊,任由众人猛锤。

“行了,差不多得了。”光头壮汉感觉再踢一会小迷糊就得死在这儿,所以主动摆手示意众人停手。

小迷糊此刻感觉大脑一片眩晕,左侧肋骨钻心的疼,但左手只擦了擦脸上的血,抬头笑着冲刘总问了一句:“打没打够?”

“艹你妈的,你跟我装滚刀肉是吗?”刘总指着小迷糊骂:“你信不信我整俩流氓子,就能弄死你!”

“我信啊,你有钱啊,呵呵!”小迷糊满嘴是血的笑着回应道。

刘总恨的牙根直痒痒:“你个狗篮子,跟我玩狗皮膏药那一套是不?!我告诉你,就你这样的我见多了,不好使,明白吗?”

“你说你有钱,为啥还差这五十万呢?”小迷糊扭头吐了口血痰,就弯腰坐在地上,顺手从兜里掏出了一把手.枪,哗啦撸动了一下枪栓。

众人一看小迷糊有枪,顿时就本能向后退了几步。

刘总看着小迷糊拿枪,也是一愣:“你他妈还要杀人啊,亡命徒呗?”

“枪里有两发子弹,要人命肯定是够了。”小迷糊撸完枪栓后,直接就把枪扔在了刘总脚下:“来,刘总,你把它拿起来现在就干死我。”

众人听到这话,全部愣住。

“拿啊,打多费劲啊?!”小迷糊突然站起来怒吼了一声:“我给你儿子都领走一下午了,你还犹豫啥啊?拿枪整死我啊!”

刘总咬牙看着小迷糊,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艹,你到底敢不敢啊?”小迷糊低头捡起枪,直接塞在刘总手里,并且帮他将枪口顶在自己脑袋上喊道:“来,打死我,打死我你就省心了。”

刘总额头青筋冒起,双眼盯着小迷糊一声不吭。

“怎么的啊,不敢啊?你是不是不敢?”小迷糊将枪攥在左手里,右手点着刘总的胸口喊道:“艹你妈,今天你整不死我,那我明天还来管你要账,有可能找你媳妇,也有可能找你儿子。但你记住了,今天我给你送回来的是人,明天送回来的可能就是骨灰盒。”

“我艹你妈!”刘总听到这话后,心中的怒火就再次被小迷糊勾起来了,伸手就抓住了他的脖领子。

“来,枪就在这儿,你干死我!”小迷糊瞪着眼珠子,指着左手上的枪歇斯底里的吼了一句。

这一声嘶吼,是小迷糊前半生从未有过的,是压抑过后的突然释放。

响亮,极其响亮!

……

另外一头。

夜总会内陆涛搂着付志松脖子问道:“晚上跟我走啊?”

“跟你干啥去啊?”付志松现在一看见陆涛对自己笑,就莫名感觉肛.门有点痒。

“朱宏轩要领咱去郊区一个别墅玩会,里面有女孩啥的。”陆涛轻声解释了一句:“正好有点好货,我想试试。”

付志松一听这话顿时皱起眉头问道:“你朋友叫你去的?”

“啊,怎么了?”

“我艹,你这朋友什么人性啊?我听说过有劝嫖的,就没听说过有劝扎针的!”付志松扫了一眼门口的朱宏轩,有点厌烦的回应道:“你看我愿意玩两把牌九,别说小泽拦着我了,就连曹猛和周琦都盯着……因为这玩应不是好东西,这小子怎么还能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