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第六五八章 这难以生存的小混子
都市
类型
伪戒
作者
2019-08-27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六五八章 这难以生存的小混子

刘总插手看着黄玉和小迷糊,歪脖问了一句:“你俩挺有能耐啊?还能追到这儿来?”

“咱也废话了?!程曦的钱你啥时候给?”黄玉直不愣登的就问了一句。

刘总听到这话,嘴角泛起冷笑问道:“你他妈算哪根葱啊?我什么时候还这个钱,跟你有关系吗?滚出去!”

“刷!”

话音刚落,黄玉从怀里拽出一把砍.刀,直接拍在桌子上回应道:“今天不给钱,我肯定是走不了。”

刘总斜眼看着二人,笑着再次问道:“古惑仔啊?!”

“别他妈跟我说没用的?给不给钱?”

“我给你妈了个B!你满呼市打听打听,我要不想给的钱,谁过来要能好使?”刘总低头拿起烟盒,再次吼道:“滚出去!”

“艹!”黄玉抓起桌上的刀,迈步就要冲向刘总。

“呼啦啦!”

屋内整天和刘总一块打麻将的俩大哥身边,瞬间就站起来七八个小伙,随即其中一个大哥叼着烟,伸手从桌上拿起酒瓶子,直接砸过去喊道:“给我干他们!”

“嘭!”

小迷糊侧身一躲,酒瓶子就摔在墙上碎裂,但他还没等看清楚屋内情况,就见到三四个人冲着自己扑了过来。

“刷!”

小迷糊仓促之间拿出怀里的砍.刀,双腿有点哆嗦的喊了一声:“艹你妈,谁过来,我砍死谁!”

众人刚开始见小迷糊拿刀,就都后退了一步,但仔细打量了一下他的状态后,也纷纷从腰后掏出攮子,并且其中一个领头小伙骂道:“你他妈站都站不稳,你跟我装什么狠啊?!”

“你过来……我就砍死你!”小迷糊瞪着眼珠子吼道。

“揍他!”

领头青年吼了一声,第一个就冲向了小迷糊,而后者一看对方三四个人手里都攮子,就心里有些胆怯的试探性往前砍了一刀。

“啪!”

领头青年十分生猛,抬起胳膊硬挡了这软绵绵一刀后,左手扯着小迷糊的脖领子,直接就将他拽到,紧跟着其余同伴上去就冲着小迷糊一通乱踢。

……

陆家餐厅内。

陆鸿升吃着清单的瓜片,面无表情的说道:“今晚抽空去一趟看守所见见沈天泽……跟他说一声,他快出来了!”

陆涛听到这话一愣:“纪委动手了?”

“嗯,今晚收网抓郭利明堂弟公司的人,明天估计就会有口供,这一棒子砸下去刘夏就肯定坐不住了,纪委能动郭利明,就能动他那边其他的干部。”陆鸿升轻嚼着米饭回应道。

“好,我明白了,一会我就去看守所接见一下小泽。”陆涛立马点头回了一句。

“你最近忙什么呢?”陆鸿升跟儿子谈完正事儿后,突然抬头问了一句。

陆涛一愣:“没忙什么啊?白天正常上班啊,晚上没事儿的时候跟朋友聚一聚,怎么了?”

“今天我碰到你们单位的费局长了,他跟我说你已经三天没去单位了。”陆鸿升面无表情的问道:“你想干什么啊?”

陆涛听到这话,脸色有点红润的说道:“我最近有点忙。”

“忙着嗑药啊?”陆鸿升低头从椅子旁边拿起装着摇.头丸的小袋子,直接扔在桌子上说道:“这玩应是你能碰的吗?!”

陆涛当场愣住,脸色又瞬间变得苍白解释道:“爸……这不是我的……我不玩这个东西。”

陆鸿升听到这话,阴着脸站起身,迈步走到陆涛旁边,指着他的脸继续问道:“这东西是不是你能嘭的?!”

陆涛看着父亲,一声不敢坑。

“啪!!”

陆鸿升突然抬起胳膊,一个嘴巴子就抽在陆涛的脸上,声音阴冷的再次说道:“谁都能碰,但你不能碰明白吗?!”

这一个嘴巴子极狠,陆涛被打的鼻孔窜血,抬头看着父亲还是不敢吭声,因为类似于这种家教他从小到大都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了!

陆鸿升不但在外面大权在握,在家里一样拥有着不可碰触的权威,陆涛是他儿子,也更像是木偶一样听着他摆弄,管教。

从感情,到毫无激情的工作单位,在到平时的日常生活,陆涛从来没有像普通家庭孩子那样自由,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听话,屈服,让步……

抗争过吗?

肯定抗争过……但事实证明,他根本跳不出陆鸿升的掌控,更无法天真的喊什么,我要脱力家庭的口号……

“踏踏!”

一个嘴巴子打完之后,陆母迈步就跑过来吼道:“他都多大了,有事儿不会好好说啊?还像小时后那样打他啊?”

“他这样,我有责任,但你责任更大!”陆鸿升面无表情的指着妻子说了一句后,就一边往楼上走,一边头也不回的说道:“你要在这样,我就把你送到国外去,就跟当初你非得要处的那个小对象一样……明白吗?”

陆涛咬着钢牙,低头没敢接话。

……

夜总会内。

小迷糊刀也丢了,鞋也被打飞了,在地上抱着脑袋往前一看,只见黄玉也不比他好到哪里去,被人在卫生间门口一顿暴揍。

“别打了!!”

“都他妈别打了!”

小迷糊趴在地上,歇斯底里的狂喊着,挣扎着。

“艹你妈的,让你说话了吗?”

“你喊什么?”

“滚,都给我滚!”小迷糊怒吼着就要起身。

就在在这时,也不知道是谁捡了小迷糊带来的那把砍刀,并且见小迷糊挣扎时,抡圆了胳膊就剁了下来。

“噗嗤!”

小迷糊一抬头,正好就拿连接住了刀刃,当场皮开肉绽,鼻子都被剁开了,鲜血瞬间就流了一地!!

“别打了!!”小迷糊攥着拳头,再次怒吼一声。

“跪下,跪下说话!”领头青年指着他吼了一句。

……

另外一头。

刘夏刚准备走出市局的时候,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

“喂?”

“纪委今晚收网郭利明堂弟的公司,很多人都已经被盯上了,你早做准备吧!”

“……!”刘夏听到这话,顿时皱眉愣在了原地。

看守所内,沈天泽穿着号服坐在铁椅子上,看着陆涛红肿的脸颊问道:“怎么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