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第六五七章 狂流暗涌
都市
类型
伪戒
作者
2019-08-27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六五七章 狂流暗涌

“喂,小涛?我朱宏轩啊,呵呵,你干啥呢?”

“啊,你啊,你从国外回来了?”陆涛听着电话内的声音,才打起几分精神问道。

“还没呢,我明天回去。怎么样有空吗,咱聚聚啊?”朱宏轩笑着问了一句。

“行啊,等你回来给我打电话呗。”

“妥了,哥们,我明天就到家,留出时间哈。”

“好勒。”

话音落,二人就结束了通话,随即陆涛也没当回事儿,躺在床上就继续睡觉。

……

中午十点半,小迷糊和黄玉打车到了市中心一家小食品公司内。

“您好,您找哪位?”前台的人礼貌的冲着小迷糊和黄玉问了一句。

“我找刘总,他在吗?”

“您找刘总有什么事儿?”

“谈点合作,我们是搞批发的。”小迷糊撒了个谎。

“行,那你等一会吧,我去通知一下。”前台的妹子微笑着点了点头。

大约十分钟后,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梳着大背头,穿着西服迎到办公室门口,伸手就冲小迷糊说了一句:“您好,您好,刚才在打个电话,呵呵……快进屋坐。”

“您就是刘总吧?看着可真年轻,跟小伙似的。”小迷糊捧了一句后,迈步就跟对方走进了办公室。

众人落座之后,刘总让人给黄玉和小迷糊递了烟,倒了茶,就笑着问了一句:“两位老板是搞批发的哈,在哪儿做啊?”

话音落,小迷糊与黄玉对视了一眼,随即只能坦白说道:“刘总,实在不好意思,我俩不是搞批发的,但不这么说下面的人肯定不让我们进。”

刘总一愣,依旧笑着问道:“那你们是……?”

“您是不是欠程曦点钱啊?他托我们过来问问,看您手头是不是宽裕。”小迷糊非常客气的问了一句。

刘总听到这话,脸上笑容不减的回应道:“哎呦,这个程曦啊,净整些没用的,你说想要钱就自己过来呗,还找人特意跑一趟。”

“他最近也挺忙的,呵呵。”小迷糊没想到对方这么客气儒雅,所以也是恭敬的顺着话茬接了一句。

“我欠他五十万啊,不是小数。”刘总轻声解释道:“但你们哥俩来了,我也不能没表示。这样吧,一会我让财务先凑出来二十万你们拿走,剩下的钱让我再缓缓,三个月两个月的就给他,行不?”

要账没有把人非得逼死的,因为一旦惹急眼了,人家就不还了,你也没啥有效的招。更何况刘总话说的听着很诚恳,所以俩人交流了一下眼神,就立即点头应了一声:“行,刘总,今天先拿二十万,我们也好回去交个差。”

“你们稍等一下哈,我去跟财务打个招呼。”

“好勒。”黄玉点头。

话音落,刘总迈步起身,直接就走出了办公室,随即冲着秘书说了一句:“让那俩傻B在屋里呆着吧,我先走了。”

“好的。”

“喂?”刘总紧跟着掏出电话,一边往楼下走,一边笑呵呵的冲听筒说道:“下午有空吗?哎呀,公司的事儿我都处理完了,行啊,那一会打两圈麻将吧。”

屋内。

“刘总的人真挺不错啊?”黄玉喝着大红袍,翘着二郎腿,此刻就等着拿钱了。

小迷糊看着门外,眉头紧皱,心里总感觉这事儿办的太顺利。

……

晚上。

陆涛接到母亲电话后,就按时回家吃饭,并且一进门看见老陆在书房里办事儿没出来,就放下手包去楼上洗澡了。

书房内,陆鸿升拿着电话问道:“郭利明堂弟的口供有突破吗?”

“没有,这小子咬死了就是不吐口。”

“……那案子查的怎么样呢?”陆鸿升又问了一句。

“案子查的很顺利,郭利军公司的财务,副经理,都已经在咱们的监控当中了。据我们现在掌握的情况来看,郭利军的这个公司,基本上就是为了郭利明贪污服务的……从前年到今年,有二十几名刑事犯的家属,就是通过这个公司给郭利明行贿……而郭利明则是用轻判,钻法律空子等方法帮这二十几名刑事犯进行脱罪运作。有一个伤害致死的嫌疑人,原本是第一被告,最后通过郭利明的运作打成了最后一被告,只被判了三年半……而光这一件事儿,郭利明就捞了八十万的好处费。”电话内的同事,逻辑清晰的冲着陆鸿升解释了一句。

“你说的这些事儿,都有直接证据指向郭利明吗?”陆鸿升又问。

“这还没有,因为他这个公司主要是郭利军负责打理,表面上是和郭利明没有任何关系的……所以如果想把证据指向郭利明,那必须就把这个公司的财务,副经理,郭利军的媳妇,郭利明的媳妇全部抓住,从他们嘴里套出口供,然后证据链才能完善,从而抓捕郭利明。”

“那太慢了,等你抓了这些人,郭利明早就惊了。”

“可这种家族式贪污案子,本身就非常难搞,因为犯罪嫌疑人之间都有亲属关系,不到绝路他们是很难吐口的。”

“……那就抓吧,也该敲山震震虎了。”陆鸿升低头扫了一眼手表,轻声命令道:“今晚所有涉案人员必须全部归案,争取一夜时间拿到口供,明天就控制郭利明。”

“明白!”

“好,就这样!”

话音落,二人就结束了通话,随即陆鸿升喝了口茶水,迈步就走出了书房。而此刻陆涛的母亲则是拿着儿子洗澡时换下来的衣服,正在二楼楼梯口发呆。

“什么啊?”陆鸿升在后面皱眉问了一句。

“没什么……!”母亲被吓了一跳,本能就将陆涛的衣服藏在了身后。

“拿来我看看。”陆鸿升面无表情的伸手说道。

“……真没什么。”

“我让你拿来给我看看。”陆鸿升瞪着眼珠子再次重复了一句。

陆母有些急的回应道:“就两件脏衣服,你看什么?”

“废话这么多!”陆鸿升皱着眉头,伸手一把就抢过了陆涛的衣物,随即低头一看,只见衣服里夹着一个很小的透明袋,里面放着两颗明晃晃的摇.头.丸。

陆鸿升看着这个东西一愣,咬着牙骂道:“作死!”

……

市区某夜总会内,小迷糊和黄玉裹着衣怀来到某包房门口,相互对视一眼后,就咣当一声推开了门。

包房内。

刘总喝的满面通红,身边坐着十几个朋友,此刻正笑吟吟的看着屋内的姑娘在跳舞。

“刘总,这是玩着呢?”在公司白等了一下午的黄玉,咬牙切齿的喊着问了一句。

刘总回过了头,看着二人就皱了皱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