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第六五六章 金泰宇VS小雷
都市
类型
伪戒
作者
2019-08-27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六五六章 金泰宇VS小雷

司机其实并不知道金泰宇是干啥的,更不懂刘夏为啥要让他天天跟着自己。但老板能安排这样一个人在自己身边,那一定是有道理的,所以司机听到金泰宇的话愣了一下后,就也没废话的问道:“进前面的那个胡同吗?”

“对。”金泰宇看了一眼倒车镜后,就一边往副驾驶爬一边说道:“进了小区后,你随便找个单元楼进去,一直往上走,让声控灯全亮起来,但一定别往下看。”

司机一听这话就也有点毛了:“真有人跟着啊?”

“有,一辆灰色的轿车。”金泰宇轻声回了一句:“别慌,该怎么开就怎么开,车是半路跟上的,他们应该不知道我也在里面。”

“好。”司机虽然嘴上应着,但实际上额头已经见汗了。

十分钟后,汽车就行驶进了街道右侧的小区。而这时候内M地区的小区情况基本和东北都差不多,楼房虽然看着很新,但普遍院内都没有保安,只有看门的老大爷,并且各个单元门的防盗门基本也没有几个还能锁上的,大部分的全部都是敞开的。

司机将汽车熄火关灯后,就有些紧张的推开车门奔着楼栋子内走去,而金泰恩则是躺在副驾驶座椅上,从腰间拿出一把劣质折叠匕首弹开,静静听着外面的动静。

“翁。”

一阵马达声音响起,一台灰色轿车停在了小区内,随即大炮的同伴小雷带着鸭舌帽,体态放松的就往刘夏轿车旁边走去,并且不停的观察着司机进去的那个楼栋子。

“啪。”

金泰宇听到脚步声后,就将右手放在了车内开门锁上,面无表情的继续听着动静。

……

市区某出租房内,小迷糊看着桌上摆着的那五十万欠条,不停的往嘴里灌着小杯白酒。

黄玉坐在对面,双手剥着毛豆,突然问了一句:“你看鸡毛呢啊?”

“五万我能要,五十万怎么要?”小迷糊叹息着回应道:“这就是死账,要不然人家能给五五分成吗?”

黄玉听到这话皱了皱眉头,直接摆手回应道:“那你就不去要呗,欠条明天我就还给宝乐,实在不行你再找个别的事儿干。”

小迷糊滋溜又喝了一小杯酒,双眼盯着欠条略显贪婪的说道:“钱是个好东西啊,二十多万啊……我他妈是真想拿啊!”

“嘭!”

黄玉一听这话,顿时一拍桌子骂道:“去要账你怕出事儿,不去你还想要钱,那你到底要干啥啊?”

小迷糊顿时被骂的一愣。

“哥们,不是我说你,你就是现在混油了,在哪儿都想着拿最多的钱,干最少的活儿,但你也没想想哪个能给你开工资的老板是大傻B?他要傻B能当老板吗?”黄玉借着点酒劲儿,话语十分赤.裸的继续冲小迷糊骂道:“我也没有埋汰你的意思,但事儿摆在这儿,你应该心里很清楚……咱没那个胆子,就赶紧回家种地放牛去,有那个胆子和魄力,那就靠着这玩应让自己吃的好点,穿的好点……就他妈一张破欠条,你说你都在这儿犹豫多长时间了?因为它你再整出精神病,那犯得上犯不上啊?”

小迷糊被骂的再次喝了一口酒。

“整句痛快话就完了。”黄玉吃着毛豆继续说道:“这么跟你说吧,这欠条我看上了,你不去,明天我也去……并且我心里就俩结果,要么对方还我二十万,要么我就给他往死了干,出事儿了,我认蹲了!”

“……我有家啊,哥们。”小迷糊还有点瞻前顾后。

“你他妈有家,你跟谁说啊?我让你混啦?谁拿刀逼着你,让你去要账了啊?”黄玉扯脖子吼道:“这年头是啥社会你还看不出来吗?你没钱花,谁他妈可怜你啊?一帮朋友聚会别人抽三五,你他妈抽红塔山人家都看不起你,你还犹豫啥啊?哥们,面子是别人给的,但这脸可是咱自己的。还他妈想当人上人,还不敢出那个头……那你能干成什么事儿啊?我告诉你,再这样下去,今天那你能被付志松撵走了,那明天去钱宝乐那儿,一样也得让人家扫地出门,你信不信?”

黄玉的话如雷贯耳的响在小迷糊脑袋里,他喝着酒,脑中回想起自己近些年的一切遭遇,又想起明明跟自己一样吊儿郎当的付志松,为啥突然就窜了起来,为啥小泽愿意保他?

综合以上种种,小迷糊心里的想法逐渐开始改变,并且越喝这酒越觉得太辣,烫着自己的胸腔。

……

小区内。

小雷扫了一眼司机去的楼上后,迈步就来到了汽车旁边:“妈的,怎么突然来这个地方了?”

“咣当!”

话音刚落,金泰宇突然推开车门就蹿了出来,张嘴问了一句:“找人啊?”

小雷顿时一愣,几乎完全出于本能的就架起了胳膊。

“噗嗤!”

金泰宇动作极快,刚才说话间就已经拿着匕首捅向了小雷。并且他本以为这一下就足以让后者倒地,但却没想到刀扎下去的时候,小雷已经架起胳膊挡住了他一刀,所以刀刃只划在了他右臂的皮肤上。

小雷挨了一刀后,身体极其协调的往后撤了一步,拉开空档后,一记鞭腿就抽向了金泰宇的脑袋上。

“嘭!”

一声闷响,身体壮硕的金泰宇用胳膊挡住了小雷的腿后,竟被砸的横移了两步。

“艹!”

小雷双腿变位极快,右腿落下时,左腿已经都蹬了出去。

“刷!”

金泰宇猛然弯腰,拿着匕首直接向上一挑。

“嘭!”

小雷一脚蹬开金泰宇,而后者则是一刀就捅在了他腿上。二人闪电般分开,相互对视了一眼后,小雷掉头就跑,但这不是因为他害怕金泰宇,而是手里啥家伙都没有,干下去太吃亏了。

“踏踏!”

金泰宇拎着刀就追。

二人狂跑十几步后,小雷拽开自己的汽车门,并没有马上坐进去,而是直接摸向手扣,作势从里面拿枪。

金泰宇一看对方的动作,转身就躲进了花坛。

“咣当!”

小雷这时坐进车内,直接打火挂挡,开车就往外跑。而金泰宇这时见最佳时机已经错过,所以就没有再追。

……

二十分钟之后。

大炮看着小雷身上的伤口,不可置信的问了一句:“你受伤了,怎么整的?!”

“……还是咱等枪慢了,刘夏身边已经有人了。”小雷皱眉回应道:“我大意了,以为司机去那个小区是帮着刘夏办事儿,所以就跟过去看了看,没想到车里还有个人……而且一看就是体制内练出来的,素质很高,平打我也够呛能稳拿他。”

“有几个这样的人?”大炮立即问道。

“妈的,就一个呗,要有俩那我还能回来吗?”小雷无语的回了一句。

“幸亏没先动手,要不咱不知道刘夏身边有这样的人,那可能会吃亏。”大炮一边帮小雷处理着伤口,一边轻声回了一句:“腿没事儿,你放平。”

……

金泰宇回到车上后,低头就掏出了电话,拨通了刘夏的号码。

“喂?”

“你说的那个杀人犯我应该见过了。”

“什么?”刘夏闻声一愣。

“他在跟着你的车,被我发现了。”金泰宇话语简洁的回应道:“……这次他有点大意,可能以为车里就一个司机,所以身上没带东西……但下回来可能就不好说了。”

刘夏陷入沉默,心里那种不安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

一个老陆在官口已经开始疯咬他了,一个上有人命的专业亡命徒随时有可能要他命……

外忧内患同时来临,刘夏感觉自己近十年的大坎终于来了。

……

第二天。

扎完过劲儿了的陆涛躺在床上听见电话响起,就迷迷糊糊的接通问道:“你好,哪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