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第六五四章 机遇,还是祸事?
都市
类型
伪戒
作者
2019-08-18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六五四章 机遇,还是祸事?

两天后,某饭店门口。

狱友黄玉领着小迷糊上了台阶,轻声交代道:“不用紧张,就是见个面儿吃个饭,我以前在家的时候就跟办过几次事儿,人是不错的。”

“今天见的到底是谁啊?”小迷糊追问了一句。

“呵呵,去了你就知道了。”黄玉卖了个关子,领着小迷糊就进了饭店大厅,来到了二楼某包房门口。

“咚咚。”

“进来吧。”

黄玉敲了敲门之后,屋内就传来喊声,随即他推开门,领着小迷糊就笑呵呵的走了进去。

屋内的大圆桌旁坐了五六个人,领头一人正是最近也在“寒冬期”的钱宝乐,而小迷糊曾经在夜色酒吧门口见过他,所以一眼就认出了此人,并且愣在了原地。

“呵呵,来来,小玉,领着你朋友坐吧。”钱宝乐坐在椅子上,摆手招呼了一句。

“哎呦,出来我就想给你打电话来着,但家里的事儿太多,这几天没工夫出来。”黄玉应了一声后,就伸手拉开一把凳子,体态放松的坐了上去。而小迷糊站在门口处,心脏嘭嘭嘭的跳,明显有些不知所措。

“哎,这哥们坐啊。”钱宝乐那天在夜色酒吧门口,是没有特意关注小迷糊的,因为他当时在车里,所以宝乐见他只是略微感觉有点眼熟。

不过钱宝乐虽然没认出来小迷糊,但坎子的一个兄弟却是把小迷糊认出来了。因为二人在后来的派出所里打过照面,所以这个兄弟趴在钱宝乐耳边就说了一句:“门口那个人你没见过?”

“谁啊?”钱宝乐一脸茫然。

“夜色门口,跟着付志松一块办事儿的,我在派出所见过他。”兄弟轻声回了一句。

钱宝乐听到这话也是一愣。

“哎,迷糊,你干啥呢?来,坐啊!”黄玉再次招呼了一声。

话音落,小迷糊回过神来后点了点头,随即就身体僵硬的坐在了黄玉旁边。而钱宝乐此刻知道小迷糊之前是跟着付志松一起的,所以看向他时脸上就莫名泛起了迷之微笑。

“来,我介绍一下哈,这是我朋友小迷糊,我俩在号里认识的,平时处的很不错,现在也从之前的公司不干了……手里也没啥活儿,弄的挺紧吧的,所以就和我一块想着让乐哥赏口饭吃。”黄玉笑着冲众人介绍了一下后,就扭头又看着小迷糊说道:“这是钱宝乐,我一个好大哥,我的案子他没少帮忙。”

“嗯,我知道。”小迷糊如坐针毡的点了点头。

“来,咱俩一块敬乐哥一杯。”黄玉低头倒着白酒,扭头就冲小迷糊招呼了一声。

“等会,酒可以一会再喝。”钱宝乐摆手阻拦了一下,随即笑着冲小迷糊问道:“你是不是跟着付志松的?!”

小迷糊刚才见到钱宝乐的时候,其实就怕对方认出来他,因为之前两家人毕竟是对伙,身份挑明了那肯定尴尬。所以他想的是自己在屋里坐一会,然后就找个借口溜了,但却没想到钱宝乐还真认出了他。

“……是,呵呵,之前我跟付志松玩的。”小迷糊点头承认。

“呵呵。”钱宝乐听到这话一笑:“那你应该认识我啊,怎么还能跟黄玉来我这儿呢?”

“你们认识啊?”黄玉也是一愣。

“你没问问他因为啥进去的啊?”钱宝乐笑吟吟的回了一句:“他不就是跟着付志松在夜色酒吧门口,拿枪弄管东的吗?当天我也在场,只不过是帮管东去了。”

黄玉听到这话,扭头就冲着小迷糊问道:“艹,你咋没跟我说呢?”

“我问你见谁,你不也没跟我说吗?”小迷糊无语的回应道:“艹,你看这事儿弄的!”

“哈哈!”

钱宝乐大笑,摆手冲着黄玉招呼道:“没啥事儿,你坐下。”

黄玉也感觉有点尴尬,所以放下酒杯就再次坐在凳子上没有吭声。钱宝乐看着小迷糊,沉吟半晌后问道:“因为啥不在付志松那儿干了?”

“……没因为啥,就想换个环境,呵呵。”小迷糊突然感觉最近自己有点点背,诸事不顺,想重新换个人跟还他妈碰见了对伙。

钱宝乐听到这话后,脸上带着玩味的笑容问道:“咋的,有矛盾了啊?”

小迷糊挠着脑瓜皮,完全凭借着自己的江湖经验回了一句:“宝哥,我人都走了,再去嚼以前公司的舌根子不太好,所以过去的事儿就不提了。”

钱宝乐一听这话,顿时点头应了一句:“这话也对,那你不说我就不问了。”

“宝乐,我跟小迷糊虽然在里面接触的时间也不算长,但确实是处的不错。我的意思是咱这边要缺人,就让我和他一块留下呗……跟着你,吃口饭。”黄玉态度非常谦卑的问了一句。

“呵呵。”钱宝乐听到这话一笑,低头沉思半晌后说道:“你的成色,我多少心里有点数,但这哥们我也不太熟啊。吃口饭没问题,但怎么端起碗,我得看看。”

话音落,黄玉和小迷糊沉默。

“来,把包给我。”钱宝乐伸手就冲旁边的兄弟叫了一句。

话音落,坐在左侧的兄弟伸手就将钱宝乐的手包递了过去,随即他从里面拿出一大堆白条子,随便从里面抽出了一张数额较大的放在桌子上说道:“这个地产公司欠我朋友五十万尾款没结,我看了一下,如果这钱让我朋友去要,那基本就是死账了,所以我跟朋友谈的是五五分成,五十万要回来,我公司拿二十五个。今天我把这个欠条放在这儿,小迷糊就你去要,钱能拿回来,你可以留在公司,我还再从二十五万里分给你一半的清欠费。但有个条件,你不能说是我的人……!”

“为啥啊,”黄玉不解的问道:“为啥不能说是你的人?!”

“呵呵,艹。”钱宝乐听到这话,非常霸气的回了一句:“你说是我的人,那他直接就给你钱了,这还有什么难度啊?”

黄玉一听这话,顿时就竖起大拇指点了点头。

“怎么样,这个欠条你接不接?”钱宝乐再次冲着小迷糊问道。

小迷糊瞪着眼珠子看着桌上的五十万欠条,双拳在桌子下面紧握着,牙关紧咬。

……

另外一头。

市局行政总队办公室内,刘夏嫡系大将郭利明拿着电话冲堂弟弟媳问道:“人消失一天了,不知道去哪儿了?你没打电话吗?……行,我知道了。”

另外一头,某招待所内。

纪委的人插手看着一中年问道:“敢抓你,就肯定知道你的底儿,你坚持只能是浪费自己时间,明白吗?”

“……我再说一遍,我跟郭利明的关系并不好,他啥事儿我都不知道。”中年低头回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