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第六五一章 小人物
都市
类型
伪戒
作者
2019-08-18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六五一章 小人物

包房内,众人喝的正开心的时候,突然听到门外有人叫骂后,就全都愣住了。

“咋回事儿啊?”付志松扭头问了一句。

“我听咋像小迷糊的声呢?”小吉愣了一下应道。

“走走,快出去看看。”付志松站起身招呼了一句后,迈步就跑出了客房。

走廊内。

小迷糊掐着刘尚恩的脖子,满嘴酒气的骂道:“艹你妈,你到底想咋地?”

“我是不是上回没打疼你,你赶紧给我松开?”刘尚恩皱眉回了一句。

“我去你M的!”小迷糊怒骂一声,抬手一拳就打在了刘尚恩的脑袋上。

刘尚恩挨了一拳也急眼了,抬手就要抓小迷糊的脖子:“你他妈喝点酒是不是不知道自己姓啥了?”

“干他妈啥呢!”

付志松刚开始以为是小迷糊和其他屋的客人打起来了,但一看是自己人在这儿撕扯,顿时就冲上去将二人拉开了。

“嘭,嘭嘭!”

刘尚恩是一个完全不能吃亏的人,他挨了一拳后,本来心里的火儿就压不住了,再加上这些天一直“郁郁不得志”,所以趁着付志松拉架的功夫,对着小迷糊的脑袋就打了三四拳。

“别他妈打了!”付志松吼着回了一句。

“大松,你松开我,今儿我非弄死他!”小迷糊此刻也上头了,因为他感觉刘尚恩在针对他,一点都瞧不起他,所以也不听劝,隔着付志松就拿拳头往刘尚恩的脑袋上怼。

“艹。”

“别打了,今儿都挺高兴的,你看你们喝点酒这是要干啥啊?”

“松开!”

“……!”

周琦,小吉,杨鑫等人此刻也冲上来拉架,但二人依旧不依不饶,与众人撕扯着还要动手。

“艹你妈的,没完了啊?”付志松拉了两下发现拉不开后,就也有点急眼了,冲着小迷糊就喊了一声:“你他妈作什么?”

“呼呼。”

小迷糊喘着粗气,指着刘尚恩骂道:“这小子从来了就跟我不对付,老想暗地里整我。”

“他整你什么了啊?”周琦也非常不解的问道。

“艹他妈的!”刘尚恩咬着牙,靠在墙壁上就叙述道:“昨天晚上我上厕所,在工地后门看见有个老头卖废品……然后我就过去看了一下,发现他三轮车里拉的全是咱工地的建材。他跟我说只要我不吭声,那他就把钱分我一半。我没干,就领着老头回他值班室了,在屋里翻到了三万多块钱,那个老头就是他大叔……刚才我出门,他张嘴就骂我,说我故意坑他大叔钱,就这么点事儿!”

周琦听到这话后,扭头就看着小迷糊问道:“你大叔偷没偷工地东西?”

“偷了。”小迷糊咬牙回应道。

“那你还没完没了的干啥啊?”周琦费解的问道:“不看你面子,工地肯定就给他送派出所去了,你怎么自己还能闹呢?”

“这是两码事儿!”小迷糊吼着回应道:“我大叔跟我说了,昨晚那三轮车里的货儿确实是他偷的,但那三万块钱里有两万多是他自己攒的……让刘尚恩硬给没收去了。”

付志松听到小迷糊因为这点B事儿,就和刘尚恩没完没了的在这儿斗,顿时感觉到脸上无光,所以摆手就喊了一句:“别他妈磨叽了,怎么还劝不了了呢?”

“偷着拿工地的东西肯定不对,但你刘尚恩办事儿也太他妈狗篮子了。你要但凡还念着咱们是同一公司的人,那也应该跟我说,让我撵他走啊!老头都六十多岁了,你能像三孙子似的训他,还硬坑他两万多块钱?你他妈的不就是针对我吗,那你有气儿冲我来啊?艹你妈的!”小迷糊越骂越激动:“妈了个B,我在这个公司肯定算不上啥手子,但当初整冯乐天的时候,我没跟付志松玩过命吗?!你他妈的刚来几天啊,天天摇头晃篮子的在这儿装大尾巴狼。你告诉我,你有啥贡献,在会所当过服务员呐?!”

刘尚恩语言肯定没有小迷糊那么犀利,但憋了半天,也是话语极其刁钻的骂了一句:“我想像爷爷一样尊敬你大叔,但他干的那个事儿就是三孙子的事儿!艹你妈的,偷东西还分多大岁数啊,他咋不好心往工地拿点废料呢?你和他一个B味儿,没他妈一个好东西!”

“我艹你妈!”小迷糊听到这话,借着点酒劲儿当场就疯了,回头抄起垃圾桶,冲着刘尚恩的脑袋上就砸了下去。

“嘭!”

刘尚恩侧身一躲,瞪着眼珠子就冲进了包房内,攥起水果刀就要出门捅了小迷糊。

“嘭!”

周琦一拳怼在刘尚恩的肩膀上:“你要干什么?!”

“别他妈作了,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付志松吼着就冲小迷糊喊了一句。

“你起开,我太憋屈了!”小迷糊瞪着眼珠子吼道:“我给公司蹲了三个月看守所,出来我大叔就让人整下去了,妈了个B的,我这口气儿……!”

“你闭嘴,别说些没用的了。”

“我他妈今儿非得干了他!”小迷糊满嘴酒气的还要往前冲。

“啪!”

付志松气的眼珠子通红,抬手一个大嘴巴子就抽在了小迷糊的脸上。而本就有些喝多了的小迷糊,脑袋被扇的一晃,咣当一声就砸在了消防箱的玻璃上。

“嘭!”

“哗啦!”

一个寸劲儿,小迷糊的脑袋就将玻璃撞碎,玻璃碴子扎的他的左脸鲜血直流。

走廊内,所有人全部愣住,就连付志松也没想到这一下能打的这么狠。

小迷糊愣了半天,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左脸,突然冷笑着说道:“行行行,这一下打的结实!”

“你别他妈扯淡了行不行?”付志松皱眉吼了一句。

“……!”小迷糊咬牙沉默半天,指着付志松回了一句:“我就是条狗,跟着你这么长时间,你也应该对我有点感情了吧?艹他妈的,工地往外拉废角料卖的没有十个也有八个了,为啥就抓我家亲戚啊?因为我是篮子啊,你都瞧不起我,他们谁能瞧得起我?他昨天晚上这是抓到的我大叔,要抓到的是小吉大叔,你问问他敢放屁吗?这不是针对我是针对谁?”

付志松皱眉看着小迷糊,咬牙回了一句:“你是真喝多了。”

“我是喝多了,但我还没傻B!”小迷糊迈步就要走。

“你干啥去啊?!”孙智伸手就拉了他一下。

……

越南,岘港市海边某别墅内。

一个穿着白色麻布衣服,顶着满头白发的枯瘦中年,低头抽着狭长的水烟袋,抬头冲着东北虎青年说道:“唐川,这个名儿是真名假名?!”

“呵呵!”东北虎听到这话一笑:“真名。”

“撒谎。”白发中年拿着水烟袋,笑吟吟的指着“唐川”说了一句:“呵呵,来这地方的哪有用真名的?”

“呵呵。”唐川再次一笑。

“不管是真名还是假名,以后我都叫你阿川吧。”白发中年眯着眼睛,低头继续说道:“不进去这两年多,我不知道你是谁的人,但这两年多你熬过去了,那以后就是我的人。”

“谢谢,甘叔。”唐川笑着点头。

“怎么的,我听征召说,你非得要马上回国?”甘叔抬头问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