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第六四五章 全市大扫除(补更1)
都市
类型
伪戒
作者
2019-08-18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六四五章 全市大扫除(补更1)

“说一下具体细节。”书记听着刘夏的话,面无表情的追问了一句。

刘夏抬头看着会议桌上的众人,声音洪亮的继续补充道:“案发太过突然,而且时间太短,具体细节还没有捋出来。但我局公安干警前段时间就处理过一起枪案,犯罪嫌疑人付志松曾因为二钢厂地皮的事儿,拿枪在夜色酒吧门口击伤过管东和刘泉二人,但他被抓后,坚称自己是因为喝多了,才持枪闹事儿。可据我公安干警了解发现,付志松之所以开枪击伤刘泉和管东,那是因为刘泉已经答应将地皮卖给管东……随即引起盛世万豪地产公司的不满……枪案纯粹是为了报复。”

“继续说。”书记喝了口茶水。

“近一年半的时候,我市总共发生过八起记录在案的枪案:去年社会混子老尤的车场,还有和顺古兰饭店,市区街里一晚上发生了三起枪案,经过调查都与盛世万豪地产公司老板沈天泽有着密切关系,并且枪案背后充斥着大量的涉.黑团伙利益冲突……所以我可以肯定的说,我市的治安环境就与这些涉.黑团伙的争斗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在不知不觉的状态下,市区内已经有了数伙靠暴力敛财,组织严密,有上层关系的团伙,已经成了气候。宾悦大酒店的枪案不是偶然,今天发生了,明天也会发生,所以要彻底解决治安问题和暴力犯罪,究其根源还是要手腕强硬的进行打.黑活动。”

“你有什么想法?”书记插手问道。

“我的想法就是借着宾悦大酒店的这起枪案,彻底清扫一下这些团伙。以市局为领导中心,治安大队,刑侦总队,各个分局为中坚力量,给予这些团伙迎头重击!”

“其他人有什么看法?”书记扭头冲着众人问道。

“我同意老刘的想法,一起枪案的破获确实解决不了我市的治安环境,确实应该重拳出击。”陆鸿升率先发言:“尤其是此次案件的内幕,要深查,深挖。如果管东被杀,确实是沈天泽在幕后指使,那就应该一举打掉这个团伙。但如果不是,那就要考虑一下是不是还有其他涉.黑团伙也在市区内兴风作浪?还有管东,他一个正经商人,为啥会招来这么多麻烦,是否公司的运作,他的背景环境也存在着一定问题?我认为一个团伙是不可能搞出这么多动静的,激烈冲突的发生,一定是两个等级差不多的团伙才能碰撞出来的。”

刘夏听到这话,扭头看了一眼陆鸿升,突然脸上泛起了转瞬即逝的阴冷笑意。

“一年这么多起枪案发生,是该收拾收拾这帮不知天高地厚的团伙了。”书记放下茶杯,轻声冲刘夏说了一句:“严打,你来部署,要有成效,要快,要坚决!”

……

一句严打,呼市混子就迎来了黑天。

会议结束不到三小时,詹楠就在家里被抓了,甚至连打电话找关系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带走了。刚开始他还以为自己出事儿是因为浴池那边有人咬他了呢,但却没想到市局抓他根本就不是因为这事儿。

“到底抓我干啥啊?”詹楠费解的冲着办案人问道。

“你自己心里有啥事儿,你不清楚啊?”

“我是真不清楚,你提醒提醒我?”

“管东认识吗?”

“认识啊。”詹楠点头。

“……他出事儿的当天是不是去找你吃饭?”办案人话语直接的继续问道。

“对啊!”

“你和管东是否因为利益冲突,在夜色酒吧打过架?”

“……!”詹楠一听这话,顿时就惊愕的问道:“你们不会怀疑是我找人把他杀了吧?”

“管东逼迫你买张五的厂子,对吗?”

“大哥啊,我确实是个踩线挣钱的买卖人,但那也并不代表我就是个亡命徒啊?!我有老婆有孩子,有房有车有财产的,有必要去弄死管东吗?你们真冤枉我了,”詹楠满脸着急的解释了一句:“我那天确实就是找他吃饭啊!”

“冤枉你?99年你没因为浴池装修的事儿,雇人砍过东安装修公司的老板吗?这事儿是不是冤枉你?”

“哎呀我滴吗啊,这怎么还把上个世纪的事儿都翻出来了?”詹楠不可置信的回应道:“我是跟他有过矛盾,但砍他的人也不是我,我还给他赔钱了呢……这事儿都私了了啊!”

“私了能好使吗?这是刑事案,明白吗?”

“我明白了……这是管东死了,我们都得跟着陪葬呗。”詹楠极度无奈的回了一句:“抓了我,那肯定是要押啊,那你也别问我了,爱拿啥罪起诉就拿啥罪起诉吧。”

……

一个半小时后。

詹楠呆在拥挤的提审室内,看着走廊内蹲着的,屋里坐着的,正在被审着的数十号混子,表情相当无语的抽着烟。

“里面走,往里面走。”

就在这时,两个刑警带进来一个络腮胡子中年,詹楠一抬头就认出他是小艾饭店的店长詹东。

“你咋也进来了呢?”詹楠费解的问道。

“呵呵,说我涉.黑……上回小泽来呼市,不是和老尤他们整起来了吗?我帮了点忙……就给我整进来了。”络腮胡子詹东语气无奈的回了一句。

“小艾知道吗?”

“知道啊,刚跟我打过电话。她说市里严打了,让我别着急,等她找找关系。”络腮胡子詹东迈步就要坐下。

“不要交头接耳,去那屋呆着。”刑警皱眉训斥了一句。

詹东看了一眼对方,无奈的笑着问道:“你因为啥啊?”

“因为一起99年的伤害案。”

“我艹,上个世纪的事儿都翻出来了?”詹东无语的笑着。

“是啊,估计再查一查,小时候干仗的事儿都得被翻出来。”詹楠扯脖子喊道:“兄弟,我认蹲了,里面见啊!”

“呵呵,行,找找关系,让咱押一个监昂!”

“妥了!”

二人扯脖子聊了两句后,满脸络腮胡子的詹东就被带走了,而走廊内蹲着的各路混子也是开始交头接耳了起来。

“你因为啥啊?”

“没因为啥,帮朋友卖了一台摩托车。”

“帮朋友卖摩托车咋也能进来呢?”

“说我是帮助涉.黑团伙销赃……哎呀我艹他妈的,你见过哪个涉.黑团伙是骑摩托车干活的?市局好像疯了,啥破B事儿都给整进来了。”

“给你定价多少啊?”

“7500!”

“我艹,那你够判的了?”

“……没事儿,严打嘛,当深造了。”

“……!”

类似这种对话,到处充斥在走廊内。大多数的小混子,还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就被一股脑的抓了进来。

……

工地内。

正巧来呼市办事儿的二胖接到沈天泽电话,刚要离开的时候,就有三台私家车冲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