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第六四三章 充满悲哀的怒吼(正常2)
都市
类型
伪戒
作者
2019-12-03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六四三章 充满悲哀的怒吼(正常2)

楼梯间内,管东惊慌失措的迈步冲着楼下跑去。

“亢!”

大炮从外面追进来,抬手一枪就崩在了台阶上。管东看着阵阵火星子冒起后,顺手抄起一个垃圾桶,右脚拌在台阶上,扑咚一声坐下后,眼珠子瞪的溜圆喊道:“谁的人,你是谁的人!?”

“踏踏。”

大炮拎着枪迈步就走了上来:“我是晴晴的对象,要你命的人。”

管东听到这话一愣后,张嘴就喊:“别杀我,哥们……钱能不能解决?我有钱!你杀了我,你也好不了……我姐夫是局长,你早晚会被抓住判死刑的。”

“局长护着的就是你这种人?那这个局长也该死,你也该死。”大炮低头就往枪里压子弹。

“哥们,兄弟!你说的对,我干这些事儿都是迫不得已,上面要女的……还非得是干净的,上学的……你说我上哪儿给他弄去啊……?”管东捂着身上的伤口,咬牙祈求道:“你放过我,要什么都行。”

“你再说一遍,晴晴那天晚上到底陪的是谁?”大炮声音沙哑的喝问道。

“我真没撒谎,她陪的就是我姐夫,其他几个姑娘陪的是一帮温州人。”管东生怕大炮不信,随即举手发誓的吼道:“哥们,我要跟你说一句假话,就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轰隆!”

话音刚落,暴雨倾盆的室外非常巧合的打了一声惊雷。

“刷。”

大炮举起枪,看着管东怒吼道:“社会,体制就是太纵容你们这帮狗篮子了,今天我留下你,就还得有好人被你们祸害。已经整死一个了,就别差你了。”

“哥们,别开枪,别杀我!”管东瞪着眼珠子,伸手就扔出去了垃圾桶,转身要往楼下跑。

“嘭!”

大炮身体平衡性惊人,抬腿一脚踢飞垃圾桶,抬手就扣动了扳机。

“亢!”

第一枪,管东后背暴起一团血雾,当场就趴在了台阶上。

“哗啦!”

大炮撸动枪栓往前走,从后面冲着管东的后脑就再次扣动了扳机。

“亢!”

枪响后,台阶上,墙壁上迸溅的全是大血点子,而大炮拎着五.连发,继续往里面压着子弹,转身就离开了楼梯间。

台阶上,管东身体抽动着,满眼不甘的看着地面上自己的血迹,心里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亲自运作过那么多资本侵占,非法竞争,搞倒台了不知道多少大老板,大公司……最后却折在了一件他看似根本就不算事儿的事儿上……并且打死自己的人竟然只是个泥腿子而已……

想挣扎,想求救,管东费力的往前挪蹭了不到半米,脑袋扑咚一声就砸在台阶上,瞪着眼珠子就咽气儿了……

……

走廊内,大炮干死了管东后,迈步就找到了同伴,张嘴招呼道:“走!”

话音落,二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就往酒店正门口跑,而此刻巧的是李泉还有他父母,也正好跑到了酒店大厅门口。

李家三口今天是来酒店拿钱的,因为李泉虽然是个吊毛都不懂的脑残,但他父母却不是傻子,知道自己的脑残儿子十有八.九是帮了印子他们的忙,合伙整了晴晴。但他们对儿子的溺爱致使看待所有事情的角度并不公平客观,他们不在乎别人怎么样,只知道自己儿子被学校开除了,未来还有可能因为介绍卖.Y被关进看守所里,所以他们觉得自己管印子等人要点补偿是合理的。因为李泉的口供很关键,几乎可以左右案件的定性。

门外,暴雨倾盆,李泉母亲冲进酒店门口后,就擦着身上的雨水,而他父亲则是眼尖的看着乱糟糟的大厅说了一句:“这咋的了,那边怎么还躺着个人,满身是血的?”

“是吗?”李泉母亲一抬头,就也看见了印子的尸体:“哎呀,这是打仗了吧?快,咱快躲远点……!”

“不对啊,我怎么看着……!”李泉眯眼看着印子的尸体,突然感觉到一阵眼熟。

“踏踏!”

就在这时,大炮和他的同伴迈步冲了出来。

“快让开!”

李泉父亲一看这俩人蒙着面,身上还有血,顿时就拉着儿子往后退了两步。

“刷!”

大炮瞪着眼珠子,就看向了李泉。

李家三口一看对方拿枪盯着自己,就全都愣住了。

“走啊?”同伴不知道大炮要干什么,所以扭头就催促了他一句。

“一家狗篮子,脑残崽子的没有是非观,大人也没有?”大炮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后,抬手就举起了枪。

“啊!!”李泉母亲顿时尖叫一声,转身就护住了自己儿子。

“亢!”

枪响,李泉母亲的后背当场暴起一团血雾,而呆愣的李泉被她一撞,身体踉跄着就倒在了地上。

“哗啦!”

大炮撸动枪栓,面无表情的再次扣动扳机。

“亢!”

李泉侧身一躲,子弹正好全部喷在了他的裤裆上。而这个在学校破口大骂,自私到极致的脑残孩子,当场就被吓的晕了过去。

“妈的。”大炮迈步向前就要再补一枪。

“走,走了,警察来了!”同伴拉了大炮一把,而后者一抬头看见警车已经停在了前方不足二十米远的位置后,就咬着牙跳下了正门台阶,与同伴动作利索的消失在了暴雨中。

玻璃门后,李泉母亲在挨了一枪后,竟然根本没管自己的伤口,低头推着儿子就喊道:“小泉,小泉……儿啊,你别吓唬妈啊……!”

李泉父亲彻底呆愣。

“你他妈还看什么?!赶紧叫个车去医院啊,儿子要出事儿了,我也不活了……!”李泉母亲抬头哭着吼了一句。

儿子要没了,我就也不活了,就这一句话充分体现出了当今社会大部分家庭的教育问题。

李泉的脑残行为和自私行为固然可恨,但这些毛病是谁给他的?是谁给他惯出来的?是父母的一次次纵容,一次次没有理由的袒护,才酿成了今天的这个结果。

家庭永远可以宽容自己的孩子,但社会呢?社会也会宽容你,溺爱你吗?

有的时候,这个社会可悲的永远不仅仅是,富人家的孩子从出生就比穷人家的孩子起点高,而是穷人家自己养了一个“富二代”还不自知。总以为要给他最好的,可孩子自己到了社会上才发现,他们不仅与那些富二代有差距,就连那些比自己家境更不好的同龄人……也比自己强……

……

李泉裤裆中了一枪,命虽然保住了,但也彻底失去了生育能力……这是代价,无底线纵容的代价。或许李泉再长大一些,想起父母的时,心里不仅仅有的是感恩吧,或许也会有一定的怨愤……

当然,这一切都是后话。

宾悦酒店枪击案发生不到俩小时后,市局就宣布成立专案组,而大炮和他的同伴就再次潜伏在了这个暴雨倾盆的城市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