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第六四零章 罪恶的组织结构
都市
类型
伪戒
作者
2019-12-03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六四零章 罪恶的组织结构

跳楼的事件发生后,在医院原本精神萎靡的管东,扑棱一下就坐了起来,拿着电话冲印子吼道:“你他妈废物啊,这么点事儿都没办好?”

“谁能想到那女的能这么烈啊,说跳楼就跳楼了!”印子声音急促的解释道:“原本我想着,拿照片这事儿逼学校给她开除,李泉那边再咬死就是她先主动要求介绍卖.Y的,那这事儿过一段时间,我再找她赔点钱,事儿也就不了了之了……但没想到她一时没想开,直接就从七楼跳下去了。”

“怎么处理了?”

“派出所已经过去了。”印子再次解释道:“我在学校外面呢,也没敢进去啊!”

“马上去找李泉,严肃的跟他说,必须咬死在派出所时候录的第一遍口供……要不然他的事儿更大,马上就得被抓进去,到时候我也管不了。”管东立马做出部署:“再让李泉在学校内找两个跟他关系好的同学,小B崽子,让他们在学校放出风,就说这个晴晴在出事儿之前威胁过李泉,让他家里拿二十万给她,要不然就继续告强.奸……但李泉的家里拿不出这个钱,跟晴晴谈崩了……所以一怒之下他曝光了照片,致使晴晴丑事儿暴露,一时没想开就跳楼了,明白不?”

“行行行,我知道了。”印子立马点头。

“一定给我记住,要稳住架不能慌,就JB一个这破事儿,咱啥问题都不会出的,明白吗?”管东再次嘱咐了一声:“别说就他妈一个啥背景没有的外地小姑娘死了……就是咱市里的哪个女干部,我姐夫一句话,她不是也得单身吗?”

“对对对!”印子听到这话,心里非常涨气势的说道:“你放心,我一点都没慌。”

“这就对了,稳住神,咱啥事儿都没有。”管东笑着回了一句后,就立马说道:“我给分局的朋友打个电话,一会找他再聊聊这个事儿,让他给辖区派出所过个话。”

“行,我明白了。”

话音落,二人就结束了通话,随即管东收起脸上的笑意,张嘴就喊了一句:“快给我整车,我去一趟分局。”

“大夫说你还得养养伤啊?”

“养个屁啊,这他妈又出烂事儿了!”管东仓促的回了一句后,就摆手喊道:“来,过来扶扶我。”

一个半小时之后,玉Q分局局长办公室内,管东抽着烟看着分局长赵钢说道:“派出所那边得你打个招呼,我过去说没有你有力度。”

“……事儿出几天了?”赵钢面无表情的问了一句。

“三四天吧。”

“为啥不早点找我呢,非得到出事儿才过来?!”赵钢是刘夏派系的铁杆嫡系,与另外三位司法口的领导,被人一块称作刘夏的四大干将。

“哎呀,谁能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啊?!刚开始我以为赔点钱就拉倒了,没想到这小姑娘挺轴的,怎么劝脑袋都不开窍……!”管东语气无奈的回了一句:“这事儿就犯不上麻烦我姐夫了,咱们自己就给它消化了就完了。”

“派出所那边给她做过法鉴吗?”

“啥意思?”管东没太懂的问道。

“你傻啊?要是做了法检,一验精.液……那就得留底啊,弄不好得把大哥牵扯进来。”赵钢皱眉解释了一句。

“那没有,派出所那边刚开始就调节来着。”

“这就行了。”赵钢听到这话才放心:“她没做法鉴,剩下的事儿就好办了……现在人死了,事儿没法对证了,你让下面那几个知情的人给嘴管住,就说这女的想敲诈,事后要钱人家没给,一怒之下才告强.奸……之所以跳楼自杀,动机完全是因为照片被曝光了。”

“哎呀,你咋跟我想的一样呢?!”管东立即点头回应道:“这么搞就对了。刚才来的路上我给技校校长打电话了,他的意思肯定是想往下压事儿,因为这学校闹出这样的丑闻,传出去太难听了,弄不好教育局的人也得找他……所以,他同意给晴晴家里进行赔偿,但对案子不予表态……只说晴晴学习态度不好,一周前就被劝退了。”

“你也找人跟这个女的家里谈谈,人都死了,还闹啥啊,拿点钱就得了呗?!”赵钢喝着茶水回了一句。

“妥了,我明白了。”管东点了点头。

……

当晚,晴晴的父母赶到了呼市,去太平间内看了一眼女儿的尸体。

“……节哀吧。”技校校长站在晴晴父母旁边,轻声劝说道:“出了这样的事儿,我们做教育的人心里也很难受。刚才来的时候,我们商议了一下……!”

“嘭!”

话还没等说完,晴晴父亲一把就抓住了校长的脖领子,怒吼着喝问道:“我把一个听话的女儿活生生的交给你,学校为什么没有把她照顾好?!为什么她到了你们这儿就成了卖.Y的,跳楼了?!搞教育的,你们就是这么搞的吗?!啊?!”

喝问声如惊雷一般在太平间内回响着,校长摆手示意其他人别动,张嘴继续劝说道:“你冷静一点……我们也不想这样。”

“郭先生,学校也不想看见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来的路上,校长和我们商议了一下,决定给晴晴同学一些出于人道主义的补偿,大概会有二十万……!”

“孩子没了,我们老人还要钱干什么……!”晴晴父亲无力的松开双手,看着停尸床上的女儿说道:“我要打官司……给我女儿一个清白……不能让他冤死。”

太平间门口处,大炮坐在冰冷的地上,呆愣的看着晴晴的尸体嘀咕道:“……学校只顾自己,派出所的人拉偏架,真正的凶手满嘴谎话,逍遥法外……告?晴晴也想告,可他妈的就是告不动啊!……不告了……没希望……!”

话音落,大炮木然起身,迈步就离开了太平间。

……

另外一头。

刘夏拨通了管东的电话问道:“张五厂子的事儿,你跟詹楠谈的怎么样了?”

“……姐夫,我正想和你说这事儿呢。”管东停顿半晌后应道:“陆涛掺和了,要护着詹楠……我跟他在夜色吵了两句,他还和沈天泽一块给我打了。”

刘夏听到这话,脸色阴沉的回应道:“这个陆涛和沈天泽真是没事儿找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