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第六三八章 恶毒,自私,众生相
都市
类型
伪戒
作者
2019-08-27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六三八章 恶毒,自私,众生相

“得罪个JB,我早就想揍他了。”沈天泽打着酒嗝回了一句:“就因为这个狗艹的,老子二钢厂的地皮没拿到,损失了多少钱?付志松还让他弄进去了……我他妈想起来就憋得慌。”

这话是没错的,沈天泽今晚看似喝多了耍酒疯,但其实也算是有预谋的和陆涛痛殴管东。换句话说他这口气早都想出了,只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

打完之后,沈天泽下楼等上陆涛,就跟他一块去了一家浴池。而俩人后来泡在池子里都聊了些什么,小吉和杨鑫等人也没听见,总之是一直折腾到很晚才回包房睡觉。而小吉和杨鑫在等待他俩的时候,也私下聊了两句。

“泽哥,今天真喝多了。”杨鑫笑着调侃道:“夜色老板进来了他都没看着。”

“喝多了个屁。”小吉穿着浴服,摇头回了一句:“我天天跟着他,他喝没喝多我能不知道吗?要真喝多了,那还能知道让咱们别动手?”

“嗯,啥意思?”杨鑫一愣。

“他就是想揍管东,因为陆涛在那儿,泽哥必须得表个态。而且陆涛能跟管东动手,那说明俩人已经撕破脸了……咱泽哥是跟陆涛一块的,所以今天即使就拉架,那管东也不会记得咱的好,真要有啥利益冲突,早晚也得站在对立面上。”小吉话语详尽的解释道:“泽哥今晚是借着酒劲儿,干了一件清醒的事儿。别说他想揍管东了,我他妈也想……你说咱要拿了二钢厂的地皮,那会是什么成色啊?”

“也对。”杨鑫点了点头。

“但管东这人一看就是个小人,泽哥和陆涛揍完他,那也是麻烦事儿。”小吉叹息了一声。

市区某医院内,管东一边给眼皮封着针,一边骂道:“你看着,宝乐你就看着,这事儿谁能笑到最后就完了!”

钱宝乐双手插兜的看着管东,有些哭笑不得的问道:“我真就服了你了,没那两下子吧,还老愿意动手……你整不过那就走呗,何苦跟他俩干呢?”

“你根本不懂我啥意思,今晚我要不和陆涛在夜色掀桌子,那就得答应他放詹楠一马的事儿。现在撕破脸了,我就没啥可顾忌的了,明白不?”管东看着很有道理的解释了一句。

“……呵呵。”钱宝乐听到这话一笑,点头回应道:“是是是,你是战略性的挨了一顿削。”

“滚JB犊子,在夜色的时候,我给你打电话,你咋没接呢?”

“这都几天了,我天天不睡觉就等着帮你干仗啊?”钱宝乐无语的回了一句:“等我醒了,你们都完事儿了。”

“艹他妈的,你等我找个机会的,”管东咬牙再次补充一句:“这帮人我一个都让他们好不了。”

……

派出所内,大炮和晴晴在这儿从下午一直呆到了凌晨,也没有要到一个确切的说法,更没有看到那个印子和他的同伴。反而是晴晴出事儿那天晚上,叫校外那帮人过来的李泉和他父母主动来到了派出所。因为这个案子里李泉充当了很重要的角色,并且他的口供是晴晴主动要卖Y,而自己只是帮她介绍了几个校外的朋友。

李泉在父母的陪同下来到了派出所后,见到晴晴就开骂:“骚.B子,你不让我在学校呆了是吗?你想让我被开除是吗?你怎么那么坏啊,我哪儿得罪你了?”

“你血口喷人,那天晚上我明明没有让你介绍什么。”

“放屁!”李泉顶着一脑袋的黄色非主流发型,咆哮着继续喊道:“你在厕所没跟我说,让我给你介绍个人挣点钱吗?你为啥要冤枉我?”

“别吵了,都别吵!”李泉父亲制止了一句后,就冲着民警说道:“我能单独和她聊两句吗?”

“不能,就当我的面聊。”老民警摇头回了一句。

“小孩,我儿子上这个学不容易,你要这么没完没了的,他就得被学校开除。我们都是工薪阶层的家庭,养活他也不容易……你信我一句,这事儿就别闹了,我们私下给你点赔偿行不行?”李泉父亲完全没有管晴晴的心理波动,只完全考虑儿子的问了一句。

“不行,我是被冤枉的,我没有叫他给我介绍人!”晴晴执拗的摇了摇头。

“我儿子从小就听话,从来没跟我们撒过谎,他跟我说,就是你让他介绍的校外那帮人。”李泉母亲满脸横肉的走上前来说道:“……你不就是想讹俩钱花吗?那你说个数,我们给你就完了呗!”

“……你们怎么能这样?!”晴晴憋屈到爆的哭着看着眼前的众人,攥着拳头吼了一句:“从出事儿到现在,我一句道歉都没听到,全是狡辩和诬陷!我就要一个说法,要一个清白这很难吗?我男朋友一直陪着我……我必须让他看到,我没有做过对不起他的事儿!我一定要告,把你们这帮撒谎的人全都关进监狱里。”

“你一个小姑娘主意怎么就这么正呢,非得让我儿子被开除了是吗?”

“他做错了,那是他应该承受的。”

“艹你妈,晴晴!你要让我被开除了,我就让你生不如死。”李泉露出一副完全被惯坏了的脑残儿童表情,指着晴晴跳脚骂道。

“艹!”一直在旁边隐忍的大炮,红着眼珠子就要冲过去动手。

“孩子,不能打。”老民警上去就拦了一下,随即扭头冲着李泉的父母就喊了一声:“……他哪怕就是个孩子,那也成年了,要为自己做过的事儿负责。如果不是卖Y,他有协助强.奸的嫌疑;如果是M淫,那他也是组织者,得追究法律责任!”

“你们讲不讲道理,我儿子这么优秀,你们祸害他干啥?是不是收钱了?!”李泉的母亲顿时如杀猪一般的叫了起来。

……

闹了整整一夜,老民警开着派出所破旧的警车,就将晴晴和大炮送回了旅店,并且轻声嘱咐道:“我还是那句话,这事儿你们两个孩子是解决不了的,最好叫你们家里人过来,让他们帮你。”

“谢谢您!”晴晴眼泪在眼圈的说了一句。

“我家里也有女儿,也像你这么大。”老民警回了一句后,就叹息着走了。

在旅店一直呆到中午,大炮出去买饭之时,晴晴正琢磨着再去派出所,要求他们给自己做法鉴时,就突然接到了老师的电话。随后她在吧台回了一个电话后,就立马赶回了学校,并且在进门的时候,注意到所有同学看自己的眼神都很奇怪……

晴晴被那种厌恶的眼神盯的有些发慌,快步想往老师办公室走的时候,突然看见路边的告示牌上,贴着N张女性全.裸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