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第六三六章 我上面有人
都市
类型
伪戒
作者
2019-08-22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六三六章 我上面有人

夜色酒吧楼上的KTV内,陆涛和詹楠等了大概能有不到一小时后,管东就满身酒气的领着几个朋友一块进了包房,并且看见陆涛在的时候也是一愣,因为詹楠之前并没有跟自己说他也会来。

“哎呦,陆少也在呢?”管东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见啥人会说啥话,其实他因为上次在夜色这儿跟付志松干仗的事儿,心里多少已经都有点反感小艾,陆涛,还有沈天泽这帮人了,但他就是能做到笑脸相迎。

“嗯,恰巧过来溜达一圈,正好碰见詹楠也在这儿呢。”陆涛心里是极其鄙视管东这种人的,总认为这小子太滑太油,而且很多事儿干的都下作,但此刻毕竟他是要求人办事儿,所以态度也还算客气。

“呵呵,那正好挺长时间没见面了,咱们一块聚聚。”管东笑着就坐在了陆涛旁边。

“妥了,人都到齐了,那就开整吧。”詹楠站起身来喊了一句:“来,服务员,上酒叫姑娘。”

话音落,服务员就转身跑出去安排了,而陆涛则是低头吃着桌上的果盘,闲聊似的问了一句:“最近忙啥呢?”

“哎呦,我能干啥?瞎忙呗。”管东翘着二郎腿,喝着茶水继续胡侃:“二钢厂那个地皮,小艾不是让给我了吗?最近我忙着弄楼盘呢。”

“嗯。”陆涛闻声点了点头。

话说到这里,屋内的气氛就略显尴尬了起来,因为陆涛这个人从小家境就优越,身边朋友的质量也很高,所以他自己是有点小傲气的,平时在单位也是不怎么爱吭声,与人交往全凭心情,所以他跟熟人在一块玩的还挺嗨,可你要让他满嘴跑火车的寒暄,说一些不着边的话,那确实算是为难他。

此刻不光陆涛有点尴尬,就连管东也不知道该说点啥,因为他平时跟陆涛接触的就不多,二人也没啥共同语言,更何况管东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他深知今天陆涛过来绝对不是凑巧,所以就在等着陆涛先张嘴。

沉默了好一会后,詹楠刚想让进来的姑娘们活跃活跃气氛时,陆涛就实在忍不住的扭头看着管东说了两句:“呵呵,我刚才来的时候听詹楠跟我说,你想让他买张五的那个场子啊?”

詹楠一听这话顿时就挺崩溃的,心说你这大哥倒是铺垫铺垫啊,先喝点酒啥的热热场子,哪有一开场就这么直接的整啊?

管东听到陆涛的话一愣,笑着回了一句:“……也不是我让他买,就是张五想把厂子出手,我在中间给介绍一下。”

陆涛听到这话后,低头继续吃着水果说道:“管东,詹楠是我和在一个大院里长大的,从小我俩关系就好,他这几年确实挣了点钱,但那也是辛苦钱……他手下的那些生意想干好,那那个庙门没拜到也不行。”

“是,是!”管东心里已经清楚陆涛今天是过来要干什么的,所以嘴上就一直附和着,但心里却已经开始琢磨推辞了。

“张五那个厂子怎么也得要价三四百万,詹楠觉得有点多,而且那个厂子还烧死过人,有官司在,谁接过来都不好弄。”陆涛难得非常客气的冲着管东说道:“所以我的意思是,你给我个面,看看能不能找别人把那个厂子接了,让詹楠在缓两年谢你们!”

“呵呵!”管东听到这话一笑,插手回了一句:“陆少啊,你说我管东是什么人?”

“大买卖人呗,呵呵。”陆涛笑着回应道。

“屁啊,我算个屁买卖人啊!”管东摇头回应道:“对下,我是给他们拉活儿挣钱的,对上,我是伺候各路老爷的,吃的是分过的蛋糕,受的是两头夹板的气……外面人看着我好像挺风光,但你说我什么事儿能自己做主啊?除了跟女人做.爱之外我还说的算,其他的事儿都得看人脸色啊!”

陆涛闻声没有回话。

“我再说一句实在话,张五的厂子就是卖一个亿,他跟我管东又有多大关系呢?他不可能把卖厂子的钱孝敬给我吧?”管东笑眯眯的看着陆涛问道。

“……他是不能全给你,但事儿要成了,也不会忘了你。”陆涛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

管东闻声摸了摸自己那沙僧一样的发型:“呵呵,你还是没理解我的意思。”

“我理解了。”陆涛立马接了一句:“张五的厂子不好卖,上面有人发话了,想让这两年挣俩辛苦钱的詹楠出出血,你们在中间运作的人也能拿点好处……不就这么点事儿吗?”

管东没想到陆涛能这么直接,所以干笑着也没接话。

“行,那我们在退一步。”陆涛拿起纸巾擦了擦手,抬头看着詹楠问道:“你吃点亏,拿出一百个,行不行?”

詹楠听到这话,沉默半晌后回应道:“……哪能不能行吗?行呗!”

“管东,詹楠拿出一百个,然后你再找个人,跟他合伙一块把厂子买下来,行不行?”陆涛双眼盯着管东问了一句。

管东端起酒杯,满脸为难的回应道:“陆少,这事儿我真办不了,要不改天我请客,咱在吃顿饭,我让上面的人过来喝杯酒,你跟他商量商量?”

陆涛一听这话,顿时冷笑着问了一句:“你吓唬我?”

“你看你这是说的啥话啊?我就是告诉你,这事儿我做不了主!?”

“你还没问呢?就知道自己做不了主?”陆涛声音中蕴含着怒气问道:“管东,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我让詹楠掏出这一百个,几乎就跟白扔了差不多!就是要杀猪宰羊,那也没有可一家祸害的吧?!”

“我要说句话,你可能觉得难听。”管东脸色也阴沉下来回应道:“要没有上面照顾,呵呵,那詹楠连猪羊也算不上吧?”

詹楠听到这话,脸色顿时阴沉了起来,而陆涛眯眼看着管东:“那就是不行呗?”

“我说的不算。”

“那詹楠一百个都不出,张五那个厂子爱谁买谁买,我看他能不能所有买卖都被扫黄了。”陆涛掏出烟盒仍在桌子上,低头就点了一根。

管东眯眼看着陆涛,沉默许久后拍着他的大腿说道:“陆少,你过线了吧?”

“啪!”

陆涛一巴掌打飞管东的手掌,歪脖就问了一句:“你算干啥吃的?线是你划的啊?”

“蹭蹭!”

陆涛这一动手,管东带来的朋友还以为他是打人了呢,所以全都站了起来,其中有一个还张嘴骂了一句:“你他妈要干啥啊?”

“哗啦!”

陆涛抓起酒杯,直接将里面的洋酒泼到对方脸上骂道:“狗腿子给我滚一边撅着去!”

“嘭!”

管东一拳杵在陆涛肩膀上,脸色铁青的吼了一句:“打狗你还得看看主人呢吧?”

……

与此同时,夜色酒吧楼下。

沈天泽摇摇晃晃的下了车,摆手冲着小吉等人招呼道:“走上去!”

“哥,你喝多了吧?”

“我没喝多,就是有点迷糊。”沈天泽打了个酒隔,步伐轻浮的就往楼上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