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第六三五章 黑暗的恐慌
都市
类型
伪戒
作者
2019-08-22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六三五章 黑暗的恐慌

第二天早上,管东起床接到一个电话后,就马上给下面专门给自己提供小姑娘的一个猥琐男打了电话。

“印子,你他妈怎么搞的?前天晚上的那个小姑娘,怎么去派出所报案了呢?”管东皱眉骂了一句。

“我不知道啊?”猥琐男摇头回了一句:“什么时候的事儿,哪个小姑娘报案了?”

“就陪大哥的那个。”

“我真不知道啊,学校的李泉也没跟我说啊。”

“马上找她谈,人在温馨旅店呢,她好像死活要告。”管东不耐烦的嘱咐了一句。

“……哥,白谈啊?”

“艹。”管东沉思半晌后,皱眉就回了一句:“一会你来我这儿再拿两万块钱吧。”

“行,我一会就过去昂,哥。”

“嗯!”

话音落,印子就与管东结束了通话。

……

中午,温馨旅店内。

“吃点饭吧,实在不行喝点粥也行啊?”大炮坐在床边,轻声冲着晴晴劝说道:“别有太多思想压力,不管什么时候,我都陪着你……!”

晴晴依旧精神状态极度萎靡,她不知道怎么面对自己,更不知道怎么面对大炮。小姑娘原本有的骄傲和自尊,在这一刻被击的粉碎……

“咚咚!”

就在大炮还要继续劝说的时候,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我去开门。”大炮放下餐盒,迈步走过去就拽开了门。

门外,印子和他的同伴斜眼打量了一下大炮,随即张嘴问道:“晴晴在吗?”

话音落,床上的晴晴一回头就看见了二人,随即双眼中瞬间爆发出仇恨的目光:“就是他们!”

大炮闻声当场愣住。

“踏踏!”

印子迈步走进屋内,张嘴就冲着晴晴问了一句:“你他妈的自愿爬上床的,怎么还能告人家强.奸呢?谁强.奸你了啊?”

“畜……畜生!”晴晴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

“走的时候你是不是拿了一万块钱?!你一个卖.淫的现在还要反咬一口,想讹俩钱花啊?”印子单手插兜,斜眼再次冲着晴晴说道:“我可告诉你,这事儿闹起来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你陪的人是个大老板,人家想弄你就是分分钟的事儿,要不然你觉得我们会找到这儿吗?懂点事儿,别他妈嗮脸就完了。”

“前天晚上是他们领你走的?”大炮转身冲着晴晴问了一句。

“你谁啊?”印子斜眼看着大炮问了一句。

“……!”大炮双眼通红的盯着二人,咬着牙双拳紧握。

“我这儿有两万块钱,你要懂事儿,就拿着别吱声了。如果不懂事儿,我保证你在呼市呆不下去。”印子将钱扔在桌上之后,转身就要走。

“啪!”

大炮伸手就抓住了他的肩膀。

“你他妈干什么?”

“艹你妈,我干死你!”大炮怒吼一声,右手抓着印子的肩膀,左手提着他的裤腰,双臂肌肉隆起,竟然瞬间就将他从地面上硬生生横着抬了起来。

“狗篮子,你他妈的想……!”

“嘭!”

印子的话还没等说完,大炮直接就将他砸在了墙壁上。而还没他等反应过来,脑袋就撞在门框上,扑咚一声掉在了地上。

“你他妈的还敢动手?!”印子同伴一看大炮这么猛,顺手就要抄起屋内板凳。

“嘭!”

大炮明显是个力量型爆发的选手,抬腿一脚直接将对面的小伙蹬出去半米远,随即右手直接抢下板凳,冲着他的上半身就猛砸了两下。

“别打他们,打他们就不占理了!”晴晴吼着下床劝说道。

“我他妈弄死你们!”大炮在晴晴面前是不敢表现的太脆弱,但实际上他的年龄也不大,才二十三四岁,心里能承受的东西是有限的。换句话说他的情绪可能早都崩溃了,这两天仅仅只是硬撑着,所以一看见这俩畜生,心里压抑的负面情绪就彻底爆发了。

“嘭,嘭!”

板凳在左右开弓,印子和他的同伴竟被一个人砸的在地上根本没法站起来。

十几秒后。

老板和两个服务员闻声从外面赶了进来,蜂拥着拉扯住大炮劝说道:“别打了!”

“行了,再打打死了。”

“松手,把凳子放下。”

“别他妈拉我!”

“……!”

屋内啥时间喊声一片,震耳欲聋。

……

下午,派出所内,某民警看着大炮和晴晴说道:“不管怎么样,你们也不能动手打人啊!即使你们真有理,那打坏了也变成没理了啊!”

“他们就是前天晚上把我领走的人。”晴晴表情执拗的看着民警说道。

“……你这个案子我们还在查。”民警轻声看着晴晴说道:“我问了一下这俩人,他们的口供和你完全不一样。人家说是你自己上的车,主动去的酒店,并且事后还从他们那儿拿了一万块钱。”

“他们诬陷!!!”晴晴蹭的一下站起来吼道:“这是无耻的狡辩!”

“钱你拿没拿?”民警抬头问道。

“是他们硬塞给我的,刚开始他们把钱放我包里了,我都不知道。”晴晴情绪激动的辩解道。

“那谁能证明是硬塞给你的?”民警看着晴晴解释道:“这种事情是双向的,你的口供和他的对不上,站在我的角度,就要一点点去排查,明白吗?”

“……!”晴晴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民警问道:“我一个小姑娘还在上学,我会拿这事儿去冤枉他们吗?”

“学校卖Y的事儿还少吗?”印子坐在门口处的铁椅子上,吊儿郎当的回了一句。

“我艹你妈!”大炮怒目起身,冲过去就要动手。

两个警察迎上来将他拦住,不停的劝说道:“冷静一点,冷静!”

办公室内,一个岁数超过五十的老民警,迈步走到晴晴旁边,声音很小的劝说道:“孩子,昨天我们叫了你学校的李泉,他说是你自己主动通过他,想要让他帮你介绍卖.淫……你先别激动,听我把话说完……现在你一个人的口供,跟所有人的口供都对不上……我建议你,如果要继续追究,那就让你家长过来,一层层往上告……!”

晴晴听到这话,痛苦的捂着脑袋吼道:“我一个正在上学的小姑娘,怎么就变成了卖.淫的?太黑了,太黑暗了!”

“黑暗你妈了个.B!”印子张嘴就骂道:“这么多人的口供都能对得上,为啥就你的对不上?你不就是想讹俩钱吗,我给两万还不行,那你想要多少?”

老民警听到这话后,拿起桌上的胶皮棍子,走过去冲着他的脑袋就砸了两下,目光愤怒的骂道:“年纪轻轻的少做点缺德事儿,要不报应来了,你都接不住!”

印子当场闭嘴。

“……我不会放弃的,我一定往上告!”晴晴指着印子等人就再次吼了一声。

“呵呵,那有你吃亏的时候。”印子轻声嘀咕了一句。

……

当天晚上,詹楠与陆涛率先到了夜色酒吧楼上的KTV,并且陆涛还在包房内给沈天泽打了一个电话:“喂?”

“……你来了吗?”

“忙着搞预售的事儿呢,稍微等会吧,我一会过去。”沈天泽回了一句。

“好勒!”

话音落,二人就结束了通话,而管东此刻正好开车赶到了夜场楼下。

P.S.:刘夏这个人物一出场和晴晴事件的展开,让很多敏感的读者都看出了点门道。大家都在找人物原型和事件原型,甚至有的读者已经给这事儿扒的差不多了,比如文Q……首先,我承认这阶段的故事剧情确实有原型,也感谢大家看的这么入戏,但小说要源于生活,又要有故事的升华,所以还请大家看书里内容就好,不要展开过激讨论。很多事情已经过去了,我只是从自己了解的视角,把社会的部分问题写出来,并且希望它在以后的日子里能得到完善,让悲剧不再发生,大家看的有点感悟就好,但就别对号入座了。某些猜测的评论,我已经删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