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第六三二章 谁是大哥?
都市
类型
伪戒
作者
2019-08-27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六三二章 谁是大哥?

大菠萝跟在刘尚恩身后,轻声劝说道:“你别在那儿怄气了,琦哥的脾气你也不是不知道,他就是面冷心热,嘴上不饶人,但办事儿仗义。”

“屁个不饶人!面冷心热也得讲理吧?我天天跟狗似的蹲在车上干活,为了公司跟那帮人打起来了,回到家里一句暖心的话都没听见,还他妈挨了一顿骂……真他妈气死我了。”刘尚恩坐在上床嘀咕了一句。

“你还是没明白,他让咱俩干这些活儿,就是想磨磨你和我。因为这个公司跟以前的不一样,不是干两天活儿大家就都解散了,你想长呆就得服从管理,要是谁都刺儿了吧唧的,那就没法弄了。”大菠萝给刘尚恩倒了杯水后继续说道:“咱俩这初来乍到的平时别那么多事儿,好好呆着吧。”

“我来这儿是要干事儿的,不是当三孙子的……!”刘尚恩是个直筒子脾气,他要有啥不满意的必须得说出来。

“踏踏!”

话音刚落,门外的工头就走进来喊了一句:“走啊!”

“干啥去啊?”刘尚恩皱眉问了一句。

“周琦让我拉你俩上医院看看……怕你们让人打坏了。”工头笑着回了一句:“走吧。”

“不JB去,死了拉倒。”刘尚恩嘴硬的回了一句。

“呵呵。”大菠萝看着他像小孩似的,顿时咧嘴一笑:“你看,我就说琦哥是面冷心热,他惦记着咱俩呢,赶紧走吧。”

“唉,服了。”刘尚恩被大菠萝拉起来后,就无奈的跟着工头去了医院。

……

下午两点多钟,呼市某大酒店的包房内,本地著名买卖人詹楠笑着起身往前迎了两步说道:“哎呦,刘局,好久不见啊。”

“哎。”刘夏点头一笑,看着文质彬彬的推了推眼镜框,摆手就招呼了一声众人:“都坐吧。”

“胖了哈,”管东指着詹楠调侃了一句:“越瞅越富态。”

“呵呵,都是虚胖,最近公司事儿多,弄的我是很烦躁啊。”詹楠笑吟吟的回了一句后,摆手就喊了一声:“来,服务员,上菜吧。”

“中午吃清淡点就行,要不下午犯困。”刘夏身材保养的极好,而且饮食也很讲究,所以又冲詹楠嘱咐了一句:“不喝酒,下午要开会。”

“好好。”詹楠连连点头后,指着门外就说了一句:“我去吩咐一下。”

“哎。”刘夏微笑着应了一声。

话音落,詹楠起身就领着司机走了出去,并且到了楼梯口处特意嘱咐了一句:“下楼,去把车里后备箱放着的那个白袋子拿上来,一会找个机会扔管东车里。”

“呵呵,行。”司机笑着点了点头,表情挺好奇的问了一句:“詹总,屋里戴眼镜的那个就是刘夏吗?怎么看着文质彬彬的,也不像是外面传言的那样啊!”

“外面传言的哪样啊?”詹总反问了一句。

“打黑英雄啊!不说前些年张G军他大哥,还有身上挂七八条命案的小志刚都是被他收拾的嘛。”司机顺着话茬问了一句。

“打黑?谁是黑啊?他他妈的就是最大的黑。”詹楠撇嘴回了一句:“打掉的全是跟他不是一伙的。这个大哥,那个大哥的,谁他妈是大哥啊?就他是大哥!前些年出租车罢工要涨油补,副市长去找四个出租车公司大老板都没好使,街上弄的一台车都没有……最后还是他说一句话,四个老板才乖乖在街上放车。”

“这样呢吗?”

“……妈的,今天这顿饭我预感不太好,别说了,你赶紧下楼把东西拿上来,一会我找个机会跟管东说一声,然后你把东西放他车上。”詹楠摆手补充了一句。

“行!”司机立马点头。

……

呼市市区,情缘网吧。

一个皮肤黝黑的壮小伙,坐在方方正正的电脑前,扭头冲着一肥胖中年说道:“大哥,看见了吗?防御4-6,魔御3-3的极品黑铁头,我卖你一千五,一点都不多吧?”

“大炮,你再便宜点,一千二我就买了。”肥胖中年龇牙回了一句。

“拉倒吧,少一千五肯定不能卖。”被称作大炮的黝黑小伙,摇头说了一句:“我蹲了快半个月祖玛了,就出这么一个值钱的小极品,你买不买,不买我下号了。”

“那你自己咋不用呢?”

“……哎呀,我对象今天过生日。”大炮挠头回应道:“我兜里没钱了,一会得去技校接她,要不然我就自己用了。”

“就一千五了?”

“哎呀大哥,我蹲了快半个月了,点卡钱就多少了?真没卖你贵了。”

“行吧,那我上号你给我倒过来吧。”

“妥了,你上吧!”

话音落,肥胖中年就在大炮旁边开了一台电脑,随即低头就跟他在“传奇”里交易了起来。

大约半小时后。

大炮兜里揣着一千五百块钱,美滋滋的就打车去了本市著名护士技校找对象去了。

……

下午三点多钟,酒席结束之后,詹楠脸色铁青的送走了刘夏等人,司机站在旁边就问了一句:“詹总,他们咋没要东西呢?”

“艹,不是奔着东西来的呗。”詹楠阴着脸回了一句后,低头就给陆涛拨通了电话。

“喂?”

“哥们,你在哪儿呢?”

“还能在哪儿,在单位呢呗。”陆涛打着哈欠问道:“怎么了?”

“艹,我想跟你说个事儿,方便吗,我上你单位去啊?”

“啥事儿啊?”

“刘夏今天和管东找我了,让我他妈B的给张五那个烧死人的工厂买下来……你说那个破地方,现在都烂到啥程度了,我买它干啥啊,建坟地啊?”詹楠咬牙骂道:“艹,这就是看我肥了,想让我上点贡了。”

“行,那你来单位说吧。”

“好,你等我吧。”

“嗯!”

话音落,二人就结束了通话,随即詹楠坐车就去了陆涛那儿。

……

另外一头。

管东冲着刘夏问道:“我看詹楠有点不乐意?”

“搁谁谁也不会乐意的。”刘夏面无表情的回应道:“剩下的事儿你跟他谈吧,这些年他没少干擦边球的事儿挣钱,也该他出出血了。”

“好。”管东点了点头后,就趴在刘夏的耳边再次问道:“姐夫,晚上你要和那帮温州人见面,是吗?”

“嗯。”刘夏点头。

“那我晚上再给你安排一个,干净的?”管东最会办这种脏到骨子里的事儿了,并且一直乐此不疲。

“唉,有点累了,晚上再说吧。”刘夏疲惫的揉着太阳穴回了一句。

管东听到这话后,则是自作主张的认为这是“大哥”的矜持,所以低头就拿着电话发了条短信:“晚上给我弄两个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