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第六三零章 铁锹与双刀
都市
类型
伪戒
作者
2019-08-27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六三零章 铁锹与双刀

货场内。

大菠萝无语的看着刘尚恩说道:“那几个司机肯定回去找人去了,你说咱上这儿来是为了拉货的,没事儿给他们得罪了干啥啊?”

“是我得罪他们吗,是人家当你不识数啊!”刘尚恩皱眉回应道:“今天你等一下没事儿,明天他要还让你等呢?你还一宿一宿在这儿蹲着啊?”

“老话不说了吗,退一步海阔天空……!”

“海阔天空你爹篮子啊!”刘尚恩斜眼骂道:“再退就掉山涧里去了,你要害怕你就走,我自己领着司机在这儿装货。”

“咱俩认识这么长时间,我啥时候自己跑过啊?”大菠萝叹息一声,皱眉问道:“要不给周琦打个电话吧。”

“你可拉倒吧,他本来就不拿咱俩当回事儿,你给他打电话,他不骂你啊。”刘尚恩摆手回应道:“就在这儿等着,我看他们能咋地。”

话音落,大菠萝就没再吭声,而刘尚恩站在原地思考了半天后,咬牙就奔着装卸点走了过去,随即伸手抄起一把铁锹,坐在木头方子上就开始抽烟。

大约半小时后,大菠萝刚领人装了半车货还不到,货场门口就停下了三四台出租车,随即那个之前走了的领队司机,带着将近二十个人就迎面走了过来。

“谁啊?”对面领头的是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小伙,长的挺白净,穿着打扮也很时尚,看着像是混的挺好的。

“就他,就那个坐木头方子上的小子。”领队司机咬牙切齿的回了一句。

“呼啦啦!”

话音落,对面将近二十号人迈步就围了过来。

“我叫东利,你们是哪家公司的?”二十五六岁的小伙率先“报了个号”。

刘尚恩斜眼扫了一眼众人,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就是拉货的,哪家公司也不是。”

“妈了个B的,知道这几台车是给谁干活的吗?”东利单手插兜骂了一句:“这他妈全是管东和宝乐公司的人!”

“我不认识什么东,什么宝的,你就说你要干啥吧。”刘尚恩针锋相对的问了一句。

东利本以为报了钱宝乐的名儿,对方就会怂了,但他根本就不清楚,之前刘尚恩和大菠萝只是在赤F当服务员的,压根就没听过这俩人。而且东利自己也吹牛B了,因为钱宝乐帮着管东拆完迁之后,就没让人在工地呆着了,所以东利只是给管东跑腿的,压根就跟钱宝乐不太熟,更不谈上啥兄弟不兄弟的。

“你挺牛B呗?”东利一看自己没唬住刘尚恩,就迈步上前摆手喊道:“来,你下来!”

“你要干啥啊?”刘尚恩瞪着眼珠子再次问道。

“艹你妈,我他妈让你下来,你没听见啊!”东利再次摆了摆手。

“你个狗篮子骂谁呢!”刘尚恩一声怒吼,抄起铁锹劈头盖脸的就砸了下来。

“铛!”

一声类似于敲钟的声音瞬间在东利脑袋上泛起,他被砸的头晕眼花,捂着脑袋踉跄着就喊了一句:“揍他!”

话音落,对面将近二十个壮小伙,掏出短小的砍.刀,甩.棍等物品就冲着刘尚恩砸去。但在老家就不是啥好鸟的刘尚恩,街头斗殴经验非常丰富,他压根就没从木头方子堆上下来,迈步往后一撤,棱着眼珠子就抡起了铁锹。

铁锹一米多长,再加上刘尚恩就站在木头方子上,具有高打底的绝对优势,所以对方人群刚要冲上来,刘尚恩就拿着铁锹刃砍中了两三个人。

长期使用的铁锹,在铲沙子和泥土的过程中,在就把刃口磨的锃亮了,真卯足劲了砍,那锋利程度根本不亚于片.刀等凶器,所以刘尚恩铁锹所到之处,基本都见血了。

斗殴持续了不到二十秒后,对伙有四五人挂彩,随即就有人喊道:“艹你妈,都傻B啊?拽他锹杆啊!”

铁锹虽然长,但抡起来相对笨重,所以刘尚恩再次抡砍,准备将铁锹收回来的时候,两三个小伙蹦着就拽住了他的锹杆,随即还没等刘尚恩反应过来,众人就借着锹杆的力往下拽他。

“艹你妈!”刘尚恩一边抡脚踹着,一边就被人拽的眼瞅着要掉下木头方子堆。

“踏踏!”

就在这时,大菠萝从货场厨房内偷出来两把菜刀,借着天黑的劲儿,突然就冲入了人群,在众人注意力全在刘尚恩身上的时候,二话不说,抡起双刀冲着东利就是一顿猛砍。

“噼里啪啦!”

菜刀砸在身上的声音不停响起,东利完全被打懵了的喊道:“这儿还有一个。”

“扑咚!”

话音刚落,刘尚恩直接就从木头堆上跳了下来,趁着众人都往东利方向看的功夫,一把拽回铁锹,扯脖子喊道:“艹你妈的,今儿全给你们拍死在这儿。”

一声怒吼后,刘尚恩拿着铁锹就左右开弓。反正自己伙就俩人,所以也不怕有啥误伤,只与大菠萝并肩,见人就砍,就砸。

“呼啦啦!”

两个憋着扬名立万的生荒子,一通乱拳就将对伙全部打散了。货场内被搞的鸡飞狗跳,工人们全都躲的很远,而刘尚恩和大菠萝谁都没管,就继续撵着东利还要揍他。

“现在这小生荒子,你是真整不了,因为装货卸货的事儿,都他妈玩命了。”

“这俩小子是真猛。”

“……!”

工人们瞠目结舌的看着刘尚恩和大菠萝追出院外后,就都纷纷议论了起来。

第二场战斗很快就又在货场门口的街道上整了起来。因为东利要冲上出租车的时候,刘尚恩在后面追过来,冲着他的后背又是一顿猛拍,并且还给挡着牌照的出租车后风挡和车门子全砸了。而东利最终是在车门子都没关上的情况下,狼狈无比的跑了。

俩人撵跑了将近二十号人后,刘尚恩擦着胳膊上流出的鲜血,冲着货场就骂了一句:“艹你妈,我看谁下回还*的队!”

“哥们,你消消气。”货场管理的人也跑了回来劝说道。

“我去你M的。你不在背后整这些走后门的事儿,我们能他妈干起来吗?!”刘尚恩一点没给面的再次骂道:“再JB这么干,老子整五台车的沙子,给你大门封了。”

……

市区,某家属院的楼栋子内。

“叮咚!”

管东剃着沙僧的发型,脑袋上绑着蜘蛛网似的固定带,伸手就按了一下门铃。

“咣当!”

没过多一会,门就开了。

“还没睡呢,姐夫?”管东笑着问了一句。

“滴玲玲!”

话音刚落,管东的手机就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