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第六二八章 扬名看守所的松哥
都市
类型
伪戒
作者
2019-08-27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六二八章 扬名看守所的松哥

“行了,别喊了,整个监道就听你在这儿嚷嚷了。”管教听着付志松的话训斥了一句。

“他们打我,还不让我说两句了?”付志松气的瞪着牛眼反问道。

“监里那么多人,他们怎么就愿意打你呢,为啥不从自己身上找找原因?”管教斜眼回了一句。

付志松听到这话,肺都快气炸了的骂道:“你快滚你妈了个B的吧,你说的叫人话吗?我他妈进来之后,三小时就给监规复读完了,坐班的愣说我念的时候有口音,给全监的人都带偏了。艹你妈的,我还得现学咋说话呗?”

管教听到这话,足足愣了能有十几秒,随即不可思议的问道:“你骂我啊?”

“艹你妈的,我不骂你,你照顾我啊?”付志松是蹲过大狱的人,要不然也不会说自己是复读监规了,所以他在集训队的时候见过太多脸黑的狱警了,那里的环境也跟看守所完全不同,所以这帮管教在他眼里都狗JB不是,真不想照顾你,你再溜须也没用。

“哎呀,你真是今天独一份啊!行行行,走走,换个地方我也教育教育你。”

“有能耐你整死我。”

“嘭!”管教一脚踹在付志松肩膀上,拽着他就去了办公室。

看守所改造不到一个月,付志松自己都不知道“英勇的战斗”过多少场了,因为管东明显是找关系给他支反门子了,就想让他在看守所里遭点罪。而付志松自己也知道,沈天泽已经放弃了二钢厂的地皮,所以他没啥大罪,在这里面走个法律流程应该就会出去了。所以他也不在乎,心里一直抱着的就是流氓子改造那一套……不服就干,从这个监打完,调到了另外一个监继续搞。

你还别说,付志松这么做还真慢慢打出了名儿。首先他在夜色酒吧门口崩管东的事儿,这就已经闹的很轰动了,几乎全市的混子都知道了。其次,在看守所里的这帮人哪有一个是省油的灯啊,所以付志松进来没服软,开始挨个监铲监,也让大家被迫听到了他的名儿。比如每天早上驻监的大夫一过来送药,付志松保证准时过去拿消炎药和红药水。因为他几乎被打的全身都发炎了……嘴里被打破皮,鼻子出血,浑身淤青这都是家常便饭,所以其他监的坐班大哥,经常拿他调侃:“小付啊,现在你天天早上是不是就指着大夫救呢……你轻着点折腾吧,这离医院挺远呢,要真出点啥事儿,救都不好救啊!”

“艹,我身体行不行,你让你媳妇接见我一次,就啥都明白了。”付志松每次听到这话,都不服软的往回怼一句。反正看守所也不许他去特高监,所以自己能去的监,肯定都是管教留过话要收拾自己的,既然交不了朋友,那还不如他妈B痛快痛快嘴呢。

在赤F的时候,或者说在数个月以前,外人提起沈天泽等人总会说一句,哎呦,小泽,二胖那帮人混起来了,不好惹;亦或是小泽还有烬南他们是我朋友,我们认识……而现在这话却在呼市悄然改变了,每当呼市圈内有人提起这帮人的时候,就总会说一句,沈天泽啊,我听说过,他兄弟不是付志松吗?就在夜色酒吧门口给管东崩了的那个。或者就是,沈天泽和付志松那帮人现在搞房地产呢,我知道他们……

没错,不知何时付志松在外面人的眼里,已经排到了二胖等人的前头。因为这货一点没有内敛的气质,要么不干事儿,要捅咕就捅咕新闻,是一个极度不安分的主。当然里面的坏处就是,沈天泽也许会得罪很多人,可好处也很明显,那就是当自己团队与别人发生利益冲突时,对伙也得掂量掂量付志松这个愣B好不好搞。

日子还得一天天过,付志松就这样继续在看守所内数着天数,等待着出去的日子。而另外一头刘尚恩最近的“幸福感”却急剧降低。他和大菠萝,或者是小迷糊等人不同,他在老家的时候就在外面混当了不少年,好的时候也当过小歌厅的老板,所以架子已经养出来了。本想着来呼市这边能跟周琦奔着前程,但却没想到事情并不顺利。因为小泽公司内能用的人太多,办重要的事儿他也排不上啥号,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觉得周琦也不给他啥冒头的机会……

同学想往工地送土方的事儿被周琦否了之后,刘尚恩心里确实是有点小不舒服的。因为他觉得江湖就是个人情往来的关系场,我捧着你,你拉帮着我,这都是很正常的事儿。更何况他也没觉得自己是在走后门,土方,沙子这东西谁送都是送,你给我这个小老弟一个面子又怎么了?

但这话也就刘尚恩心里自己想一想,不会跟别人到处说,可自己越想就越不得劲儿。

晚上。

大菠萝叫着刘尚恩,领着四五台卡车就去了郊区的某建材公司,准备拉一些木头,钢筋等物品。而在路上的时候,大菠萝看着刘尚恩情绪不对就问了一句:“你咋的了?”

“没咋的!”刘尚恩低头玩了一会手机,就兴趣缺缺的盖上军大衣说道:“我睡觉了,有事儿喊我吧。”

“艹,你工作态度热情点不行啊?怎么一上班就睡觉呢,”大菠萝劝了一句:“让别人看见了不好。”

“就拉点货,还用一百个人盯着啊?”刘尚恩皱眉回应道:“行吧,拉货的时候你盯着,卸货的时候我盯着,别烦我了,睡觉了。”

大菠萝一看他心情不好,也就没有再劝,而刘尚恩躺在车内没多一会就睡着了。

……

此刻已是深秋时节,室外开始变的干冷起来,所以像大菠萝这些跑工地,管理车队,负责拉货送货的人其实也挺遭罪的。工地里缺货了就得走,成天在车上滚,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所以憨厚的大菠萝看着刘尚恩睡着了,就没有叫他。

一直等到半夜一点多,司机在旁边买了盒饭,回来吃的时候就叫醒了刘尚恩。

“艹,睡过头了吧,几点了?”刘尚恩打着哈欠问了一句。

“一点多了,快吃饭吧。”

“咱跑几趟了?”刘尚恩拧开一瓶冰凉的矿泉水,咕咚咕咚就喝了起来。

“几趟了?这一趟还没跑完呢!”司机摇头回了一句。

“一趟还没跑完呢,因为啥啊?”刘尚恩费解的问了一句。

“让人插队了呗,前面还有两个工地的人在拉货,咱被挤了。”

“插队了,让大菠萝找他啊!”刘尚恩皱眉骂了一句:“领队是干啥吃的啊,拉个货还能让人插队吗?”

“……咱这领队的比我还面呢,一点都不主事儿,人家让他等一会他就等一会,艹,一会天亮了。”司机无语的回了一句。

“这个大菠萝再娘们点,就能修成佛了。”刘尚恩咬牙回了一句后,推门就下了车:“我他妈去看看,怎么就让人插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