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第六二七章 事有两种做法,哪种更好?
都市
类型
伪戒
作者
2019-08-18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六二七章 事有两种做法,哪种更好?

工地开工后,沈天泽等人就彻底忙碌了起来。大佬们都在走关系,拿手续,准备办理后面预售的事儿,而基层人员更是一个人当两个人用,跑建材的,管工人的,拉设备的,都忙得不亦乐乎。

就在日子欣欣向荣的时候,周琦的队伍内却发生了一件不算大事儿的小插曲。事情起因是刘尚恩在内M一个搞沙料和土方的同学引起来的,他听说刘尚恩来了内M,并且还在小泽这块工作,所以就想指着这层关系挣点钱。

人其实就是这样,困难的时候可能八百年电话都不响一回,但你要顺境了,那之前很多年不联系你的朋友,可能就会突然的蹦出来。而沈天泽这几年也算是有点自己的小资本了,所以他下面的这些人,也都算是鸡犬升天了。

刚开始这个同学只联系了刘尚恩,满嘴仁义道德的说:“哎呀,来内M了咋不给我打个电话呢?艹,聚一聚呗,都多长时间没见了。艹,别客气了,我请你……哎呦,你有啥可忙的,我都听说了,你不在沈天泽的工地管事儿呢吗,那还不是想啥时候出来就啥时候出来啊?”

刚开始,刘尚恩确实不想跟对方见面,因为工地这边要忙活的事儿太多,他几乎天天都在给周琦跑腿,晚上还得留在工地值班,但无奈同学太过热情,他也实在不好推脱,所以就私下跟他聚了几回。

朋友和朋友,如果长时间不走动的话,那就是放在电话本里的一串数字和一个姓名,基本没有任何卵用。可是如果一旦走动了起来,尤其是同学这种关系,大家在一块叙叙旧,聊聊以前,那感情就一定会迅速升温。

刘尚恩在这边唯一的朋友就是大菠萝了,所以他平时日子过的也挺没意思。见了几回老同学后,感觉还跟对方挺亲,并且老同学对他也不错,不光请客喝酒吃饭,而且还给他安排了两回女的。

谁都不是傻子,同学对自己这么热情,刘尚恩心里也是有数的。但他同时也觉得,这个社会上纯粹的感情已经濒临灭绝了,大家都TM成.人了,都明白利益往来并不一定就可耻,谁能保证自己一辈子都求不着人呢?所以太较真没意思。

这天晚上吃饭,同学感觉铺垫的差不多了之后,就笑着冲刘尚恩问了一句:“哎,哥们,你在工地是跟着周琦吧?”

“啊,咋了,呵呵。”刘尚恩笑着问道。

“……没事儿,我就问问。”

“艹,你一撅屁股我就知道要拉啥屎。”刘尚恩撇嘴回应道:“你现在不跟我说,一会我要喝多了,那你就是只能把屎拉出来,再自己吃了。”

“真他妈埋汰。”同学一笑,端着酒杯就继续补充道:“我还真有点事儿。”

“赶紧说!”

“……我是外来的,这几年虽然在内M也挣了点钱,但一直没能掺和到大项目上,所以我想问问你,看你能不能跟周琦说说,让我给他送点货。沙子,土方啥的都行,我不全包,你给我一点量就行。”同学小声回应道:“有这个项目带带我,那以后我也好卖货啊……事儿要真成了,一车沙子我给你点返点。”

“呵呵,一车给我两千啊?!”

“滚JB犊子,我跟你说真的呢。”

“……你吧,现在办事儿太像个商人了。”刘尚恩撇嘴评价一句:“我要真想拿返点,还用得着非得买你的吗?咱们是老同学了,你要说手头不宽裕,让我帮帮忙,那我就试试,但别整些没用的,我差你这点钱吗?”

“是,是是。”同学笑着点头应道:“你办事儿仗义,我是知道的。”

“回头我给你问问吧。”

“你觉得这事儿有谱吗?”同学追问了一句。

“我和琦哥认识也挺长时间了,之前在东北我就跟他和南哥呆过工地,后期清账的事儿,全是我给他办的,替他省了起码几十万。”刘尚恩没有一点吹牛B的回应道:“我跟他说说的话,应该差不多,反正这沙子买谁的都是买,我也不从中间扣缝子。”

“那我就提前谢谢你了,哥们!”

“喝酒吧!”

“好勒。”

说到这里,二人就没有再继续谈下去。当天晚上同学给刘尚恩包里塞了一块价值不菲的手表,但刘尚恩有点反感这个,直接就扔回去骂了一句:“去去,别扯犊子了,跟我不用玩这一套。我要缺钱了,有坎了,直接就跟你张嘴了。”

看到刘尚恩是这个态度,同学也就没再坚持,直接就送他回了工地。

……

三天后。

刘尚恩中午跟周琦请派出所的人吃完饭,谈完给工人办暂住证的事儿后,就在车上突然问了一句:“哎,哥,咱工地的沙子和土方给哪家公司了?”

“好几家呢,”周琦回头问道:“咋了?”

“没事儿,我就随便问问。”刘尚恩笑着继续问道:“这些公司都是关系户吗?”

“有两家是通L老黄介绍的,剩下的全是我自己找的,不是关系户,咋了?”周琦再次反问道。

“呵呵,我有个同学在内M是做这个的,前两天找到我了,意思是让我帮他介绍一下,想给咱工地送点货。”刘尚恩觉得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所以言语非常轻松的说道:“我跟他以前关系还不错,所以就答应帮着问问你,看你能不能给这个面子。”

周琦听到这话脸就黑了下来,因为他的性格和沈烬南,还有付志松等人都有着明显的区别。他是一个办事儿很谨慎,而且讲究章法和规矩的人,自从加入沈天泽的团队以来,从没有干过任何一件出格的事儿,所以他很反感刘尚恩这种刚来没两天,就要在公司里发展裙带关系的人。

如果这事儿摊在付志松身上,那这大哥肯定连想都不会想的说道:“只要货的质量没问题,那就让他送呗。都JB挣钱的事儿,咱给谁不是给啊,便宜点自己人不挺好吗?”

可周琦不是付志松,他总觉得这种走后门和拉关系的事儿,让沈天泽他们听见了,还得以为这工地还没开始回收成本呢,自己就想着在中间捞好处了。而要是付志松的话,他就不会想这么多,甚至即使下面有人在这里面挣了钱,他也会觉得正常,因为大家出来混,谁都不是为了服务社会的。

“行吗,琦哥?”刘尚恩看周琦没有吭声,就笑着再次问了一句。

“你刚来没两天,别研究这事儿了,把自己手里的活儿干好就完了,挣钱的机会后面会给你的。”周琦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刘尚恩听到这话憋了半天后,就脸色十分尴尬的将头看向了窗外,闷声抽着烟也没有再接话。

……

看守所内,蹲了快一个月的付志松,鼻青脸肿的蹲在监门的狗洞子处骂道:“艹你妈的,你告诉管东,监内这点人收拾不服我,你让他再整两队人来……最好给我干死在这里面……但凡要让我出去了……我还接着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