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第六二五章 莫名,我就喜欢你
都市
类型
伪戒
作者
2019-08-27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六二五章 莫名,我就喜欢你

辖区派出所内。

付志松看着艾青龇牙说道:“谢谢。”

“你要被刑拘了?”艾青皱眉回了一句。

“……没跑了,被摁住了,这不正常吗?”付志松表现的很淡定,因为他在监狱里都呆过,对进去这事儿没有那么大的悲观,并且心里认为自己混这行,一不小心出点事儿,那是根本避免不了的。

“值吗?”艾青看着不以为然的付志松,特别费解的问了一句:“明明能躲过去的事儿,为什么非得弄到现在这个地步呢?你知道吗,管东压根就没进派出所,钱宝乐进来转悠了一圈,马上就被放了,人家派出所说压根就没在他们身上翻到枪,只有打人的那个什么坎子留在这儿了……你死要面子的结果就是给自己添了一身麻烦,把事情恶化,浪费了自己的时间,明白吗?”

“小艾,今天我要跑了,那没人会说我付志松不行,只会说沈天泽的兄弟全是百米王,嘴炮选手……!”付志松很有自己一套处事理论的说道:“你是个女的,有些事儿我跟你说了,你也不理解。”

“我哥要没到场,你现在可能正在急救室呢。”

“那我要是在急救室没死了,出院就继续干管东。”付志松毫不犹豫的回了一句。

话音落,艾青盯着付志松看了一眼后,就无语的摇头离开了拘押室。

在付志松心里,他觉得自己在喜欢的女人面前,一定要表现的像个爷们,并且自认为今天的事儿他没有一点办的不对的。沈天泽给他三天时间要钱,但他今天晚上就把钱拿回来了,而且也没丢公司的脸。可在小艾心里,爷们二字远不止体现在“虎B硬刚”上,她更欣赏那种能屈能伸,不会因为一时之争,就把自己逼到死胡同里的男人。当时付志松明明有走的机会,却因为管东一句话,就把事儿闹的这么大,在她看来这非常不值,不理智,还幼稚。

这种思维的碰撞,其实跟两人的经济差距没有一毛钱关系,但却跟家境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他们受到的教育和从小接触的人完全都是两个世界的,所以行事风格注定很难融合。换句话说,在这件事儿上可能艾青没错,付志松也没错,他们一个认为魄力和面子是决定自己以后能不能吃上饭,能不能吃好饭的东西;而另外一个则认为,魄力是食物链最底层的,通常情况下,它都是为了资本和权力服务的东西,单纯的靠它迈步,那真的很难成得了气候……

这就好比两台行驶在高速公路上的车,它们行进的方向一样,走过的路也一样,可是注定很难发生点故事,因为碰在一块的唯一结果……只能是事故。

可喜欢是一件很难控制的事儿,就一如当初雯雯喜欢付志松一样,会妥协,会丧失一些人格,甚是有时候都会预见“高速公路”上的车毁人亡……可就是情难自禁的想飞蛾扑火。没错,付志松就是喜欢艾青,尤其是艾江救了他之后……

……

在派出所内与付志松说了两句后,艾青就在门外等来了小泽。

“怎么样?”沈天泽下车问了一句。

“……付志松他们几个人全得拘,手续都批完了。”艾青话语简洁的回了一句。

“对伙呢?”沈天泽又问。

“基本没啥事儿,钱宝乐到了派出所就被放走了。”艾青叹息着回了一句:“管东肯定是找人了。”

沈天泽闻声摸了摸脑袋,低头回了一句:“你说管东是想单纯的报复吗?”

“有这方面因素,但也不完全是,”艾青思考了一下应道:“我觉得还跟地皮有关系。”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沈天泽点了点头。

“……不是两家都开枪了吗,怎么就抓了付志松一个人啊,”二胖费解的问道:“对伙能全放了?”

“没有全放,钱宝乐的几个兄弟也留下了,但派出所的人说没在他们身上翻出来枪。”艾青解释了一句。

“扯他妈蛋,派出所这就是拉偏仗呢!”二胖烦躁的骂了一句。

“……管东的关系就在政法口,派出所拉偏仗很正常啊。”艾青沉吟半晌后,扭头看着沈天泽问道:“你怎么考虑的?”

“保大松呗,还能怎么考虑?”沈天泽毫不犹豫的回了一句:“刘泉铁了心要跟管东玩,现在事情弄到这个地步,地皮还能有机会吗?!”

“也只能这样了。”艾青无奈的点了点头。

“你哥刚才过来了?”

“是啊,我原本想着让我哥过去把付志松领回来就得了,但没想到派出所警察来的这么快。”艾青无奈的回了一句:“想过给你打电话,但又觉得你来了事情更难办,真碰到了,矛盾升级那谁都不好收场。”

“谢谢。”沈天泽感激的回了一句。

“……唉,地皮的事儿是我有些大意了,你现在贷款都批了,真拿不下二钢厂,后面也会很难运作。”小艾有些自责的补充了一句:“先把这事儿解决了,回头我再想办法。”

“嗯,我先进去看看大松。”

“好,那我先回去了,明天我约管东谈,你就不要去了,省得再起冲突。”

“好!”

话音落,艾青与众人打过招呼后,就坐车离开了派出所。

……

十几分钟后,拘押室内。

“……你咋想的啊?刘泉都抓住了,你咋不走呢,还跟管东耗,”沈天泽双手插兜的冲着付志松问了一句:“就那么要面?!”

“你懂个JB!”付志松斜眼骂了一句:“在通L干韩东平的时候,我是不是第一个跑的,比谁都快,后来看见烬南他们出事儿了,我才又回去?!”

“……!”沈天泽听到这话挺无语。

“老弟啊,我付志松算鸡毛啊,呼市谁认识我啊?我跑了没毛病,可别人得咋看你啊?整来一帮要账的,对伙喊句话就掉头跑的比谁都快,那以后咱是啥名声啊?”付志松用调侃的语气回了一句:“明明能拆的迁,别人一听说是你开发的,那都得当钉子户,多讹你俩钱花!”

沈天泽听着付志松的话,心里莫名一阵暖和:“你这张B嘴是真他妈会说。”

“呵呵,我一点不跟你撒谎,刚开始哥们真一点都没慌……因为那个管东一看就不行,在屋里我就给他揍了……但钱宝乐带来四十多人之后,我确实是有点迷糊了……人太他妈多了……而且枪就顶在我脑袋上……那时候你要说不害怕,纯属是吹牛B,可我被架到那儿了,不干咋整啊?咱自己手里也有枪,还能当着那么多人给管东跪下吗?!”付志松摸着脑袋骂了一句:“妈的,我就说这两天右眼皮总跳,要出事儿……这下好了,踏实了,也不跳了,可以上看守所玩去了。”

“唉。”沈天泽一看付志松这个死样,心里也是没招没招的说道:“先呆着吧,明天小艾去找管东谈。”

“咋谈啊?”付志松抬头问了一句。

“能JB咋谈,我还真能看着你在里面蹲个三四年啊?!”沈天泽无语的回了一句。

付志松一听这话,顿时挑着眉毛就回了一句:“老弟,赌局上现在已经挺稳定了,还有我俩师兄弟帮忙,所以我在外面还真没啥事儿……地皮你要是能拿下来,我他妈就蹲个三四年还能咋地,出来你补偿我就完了呗!”

沈天泽听到这话沉默,心里再次走过一丝暖流,因为不管付志松对别人啥样,平时也不管怎么混不吝,但对自己永远是够意思的……

“我没跟你闹,说真的呢!”付志松再次补充道:“我也不是傻B,地皮真拿下来了,咱能赚多少钱啊,我蹲几年又能咋地?”

“行,你要这么说的话,那我明天就先不找管东了……偷着再整一下刘泉,看能不能把地皮拿回来。”沈天泽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

“我艹,你还真让我蹲啊?!”付志松听到这话,顿时有点扎心的反问了一句。

……

与此同时。

刘夏回到家里后,脱掉外套问了一句:“你弟弟那边事儿办的怎么样了?”

“昨天打过电话,他说挺顺利的。”

“多催催吧,我和温州的那帮人谈的差不多了。”刘夏扔下一句后,迈步就走进了卫生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