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第六一七章 我朋友他妈得脑梗了(正常1)
都市
类型
伪戒
作者
2019-08-27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六一七章 我朋友他妈得脑梗了(正常1)

艾青听着付志松的话,大眼睛快速眨动几下后,才笑着回了一句:“啊,我认识市里三院的人,我有个姐们在那儿当科室主任,我把电话给你,你就说小艾介绍的,她就帮你安排了。”

“哎呦,那可太感谢了。”付志松龇牙回应道:“这事儿都把我兄弟急坏了,他是单亲,从小就是他妈给他带大的,娘俩感情非常深……你帮这个忙,他能记你一辈子。”

“没事儿,没事儿,我拿笔给你抄一下我姐们电话哈。”小艾笑着摆手:“稍等。”

“不着急,不着急。”付志松跟着小艾走到办公桌前面,伸手就从兜里掏出了一条用透明塑料包着的大金链子,直接就放在了桌上。

“……这是?”小艾一脸茫然的问了半句。

“赌局上有个朋友是开金店的,他欠我点钱,就拿这个顶了。女式的,我也戴不了,你拿着戴吧。”付志松笑着就将金链子推给了小艾。

“……!”小艾眯眼瞧了一下这个快有婴儿小拇指粗的金项链,并且还挂着向日葵样式的碎钻挂坠时,头皮略有些发麻的回应道:“别闹了,就这么点事儿,你还送我礼啊?快拿回去吧。”

“一点心意,咋地,看不上啊?”付志松大咧咧的问道。

“……我平时不戴啥首饰。”

“别客气了,女的哪有不爱首饰的。这是真钻的,拿着吧,不能让你白帮我忙。”付志松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大老粗,大流氓,他不会整啥浪漫,但要喜欢上谁了,也绝对不会吝啬,总是通过自己的习惯来向对方示好,只是他的一些习惯别人很难接受罢了。

“我真不戴这个东西。”

“瞧不起我?”

“……行吧,那你放这儿吧。”小艾肯定不会觉得这东西有多贵重,更不想当面不给付志松台阶下,所以只能无奈的点头应道:“回头我送你一块表,礼尚往来嘛!”

“呵呵,行。”付志松倒没觉得小艾的话有多少生分的因素在里面,反而觉得这女孩很豪爽,不做作。

“这是我姐们的电话,你去了直接找她就行,病房,手术啥的她都能安排。”

“谢谢了昂。”

“不客气,不客气……!”

二人相互寒暄了两句后,其实气氛就比较尴尬了,因为没啥说的了,但付志松依旧给自己留了个下回见面的借口:“回头事儿办完了,我请你吃饭昂!”

“好,我请你也行,呵呵。”小艾客气的回了一句。

“行,那我就先走了,小泽还等我呢。”

“我送你。”

“不用,不用,楼下有车,你忙吧。”

“那你慢点哈。”

“哎!”

话音落,付志松夹着皮包就兴冲冲的离开了公司,而小艾则是有些崩溃的拿起桌上的那条金链子感叹道:“他还真冲上来了……哎呀,我滴妈呀,这金项链粗的都能栓住狗了……还带个向日葵……还镶钻……啧啧,他怎么寻思买的呢……!”

楼下,捷达车内。

小迷糊八卦的冲着付志松问道:“怎么样,有进展没?”

“引子我是留下了,下回还能请她出来吃顿饭,感情这玩应在于培养和陪伴……你别看她有钱,但一定空虚着呢……我慢慢来,不着急。”付志松挺高兴的回了一句。

“……哎,你咋跟她唠的啊,她没问你来干啥啊?”小迷糊好奇的继续问道。

付志松听到这话,心里莫名感觉有点愧疚的说道:“啊,我随便找了个借口……说我一朋友他妈得脑梗了,想在呼市找个医院,问问她有没有熟人。”

“这个理由好,下回你还能跟她见个面,能谢她。”小迷糊龇牙捧着说道:“不过,你说你朋友他妈得脑梗了要住院,那下回她问你住没住院呢,你咋回啊?”

“哎呦,就说在当地找到好医院了呗,感谢她帮忙联系了……实在不行,就说突然犯病了,没抢救过来呗!”付志松随口回了一句:“借口还不好找吗?”

“……嗯,也是个路子。”小迷糊龇牙点了点头。

……

呼市某茶室内,沈天泽一看刘泉这么上道,那也就不搂着了:“刘大哥,钱这东西不是一家赚的,你帮我,我也忘不了你。这样说吧,如果地皮我们拿下来了,您那份,我一定给你准备好。”

“哎呀,呵呵。”刘泉摆手一笑:“老弟啊,我不跟你说了吗?就我现在这个岁数,钢厂这个效益,那说不上啥时候就有人事变动了,我可能都等不到你谢我的那天。”

“……那您说怎么办合适呢?”沈天泽顺着话茬问了一句。

“我小舅子要投资个大型配货站,手里又没钱,天天让我给他张罗。你说这十几二十万的我还能给他拿出来,但一个配货站,连选地,带盖楼啥的咋地不得二百多个啊,我上哪儿给他弄去啊?”刘泉晃悠着二郎腿回了一句。

沈天泽闻声思考半晌,心里极度厌烦,但还是屈服现实的回应道:“那我就借他点不就完了吗?有你这方面,咱也不提啥欠条不欠条的了,钱他先拿着用,回头啥时候有啥时候再给我呗!”

“呵呵。”刘泉拍了拍肚皮一笑,摆手招呼道:“来,喝茶,喝茶。”

……

两个小时后。

沈天泽站在茶室外面,拿着电话就冲小艾说道:“这个刘胖子胃口挺大的,张嘴就要我两百多万的返利。”

“那他说能不能帮你压压地皮的价格啊?”小艾主动问道。

“地皮价格是一千两百个,一分都不能少了。”沈天泽摇头回应道:“给他这两百个,就等于是好处费了。”

“这刘胖子挺贪的啊。”

“是啊,算上他这两百个,我得拿出将近一千五百个去弄地皮,所以手里有三千个肯定是不够的。因为前期建材,工人啥的都要我垫资,得等大楼盖起来,有规模了,咱再才能预售回款啊。”沈天泽皱眉问道:“所以我才想问问你,银行贷款那边啥时候能运作啊?”

“刘胖子这边你先安排吧,贷款那边的事儿我给你问了,只要资质证明都补齐了,你新公司也注册完了,不出半个月就能放款。”小艾效率奇高的回了一句。

“谢谢了,贷款能批下来我就放心了。”沈天泽松了口气。

“嗯,你先弄地皮的事儿吧!”

“好勒。”

话音落,二人就结束了通话,随即小迷糊开着捷达车就停在了路边,而付志松推门走下来问道:“啥事儿啊,要钱要的这么急?”

“你拿来多少啊?”沈天泽立即问道。

“一百二啊,不是你说的这个数吗,我把赌局和财务那儿存的钱全拿来了。”

“艹,不够啊,你还得回去一趟,从会所总账面上再支出来一百个。”沈天泽叹息一声回应道:“咱这回碰上个胃口大的。”

“对面要这么多啊,不能讲讲价啊?”

“艹,这事儿哪有讲价的。你回头取完钱直接给二胖吧,让他去跟刘泉他小舅子接触,我回头得研究研究贷款的事儿了。”

“行吧,那我下午再回一趟赤F。”

“嗯,走吧。”沈天泽点头就上了车。

……

当天晚上,刘泉回家直接跟媳妇说:“地皮的事儿谈的差不多了,明天让你弟弟去把钱接了,回头我就跟他谈合同。”

“嗯,我知道了。”刘泉媳妇粗声粗气的点了点头。

第二日一早,二胖在市区某饭店内,把两百万现款全部给了刘泉的小舅子,并且这钱说是借的,但其实谁都清楚就是白送给刘泉的,所以也根本不会打什么欠条。

钱给完了之后,沈天泽就抽空给刘泉打了个电话,问他啥时候签合同,而对方则是话语非常简洁的回应道:“最晚下周一签。”

有了这样的保证后,沈天泽也就没再考虑地皮的事儿,而是跟着小艾紧锣密鼓的就研究起了贷款的事儿。但所有人都没想到,这二百万的现款,就是新矛盾的开始,引起了一系列谁都预想不到的利益冲突,因为当天晚上刘泉就被管东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