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第六一四章 基层人员的宫斗记
都市
类型
伪戒
作者
2019-08-27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六一四章 基层人员的宫斗记

小艾公司楼上,沈天泽看着打的乱套的棚户区,皱眉感慨了一句:“唉,看这样地产也不好干啊。”

“这行挣的多,眼红的也多。”小艾轻点着头回应道:“你在赤F已经积累出一定资本了,手里有奶线和会所两边出钱,没必要干的那么激进。拆迁这活你自己可以干,但我还是觉得把它包出去最合适,让想干这活儿的人干,你也能把身上的泥点子擦一擦。”

“我在呼市不认识这样的人啊。”沈天泽背手回了一句。

“这个钱宝乐最近很火,我可以帮你联系联系他,让他去弄。”

“也行,可以抽空见一见。”沈天泽斟酌再三后,就点头应了一声。

……

赤F会所内。

付志松醉醺醺的推开办公室房门,抬头一看,就见到周琦正在骂着小迷糊和刘尚恩。

“你俩有多大矛盾啊,还至于拿刀捅?”周琦拍着桌子骂道:“知不知道会所里面招待的都是一些什么客人?万一伤到人,影响了生意,后果你俩能承担吗?”

刘尚恩咬了咬牙,心里极其窝火的说道:“我不想惹事儿,但他太欺负人了……天天不光让我和大菠萝干活,还张嘴闭嘴就骂人,我这么大了,该他骂的啊?”

小迷糊斜眼看着刘尚恩,直接喊着反驳道:“我就让你去下楼跟我抬个家具,谁他妈骂你了?都是一个公司的,你多干点活儿能累死不?……咱俩谁先动的手,是不是你拿着暖水壶先砸的我?”

“呵呵。”付志松站在门口看了一小会后,就笑着走进去说道:“我还以为多大个事儿呢,就干点活,你说你俩至于吗?行了,都别吵吵了,让人听见多磕碜啊。”

“你回来了?”周琦抬头冲付志松打了个招呼。

“嗯,刚才请朋友吃个饭。”付志松点了点头,笑着回应道:“亲兄弟还打架呢,你也别跟他俩生气了,差不多得了。”

周琦一听付志松讲情,心里虽然有点恼火,但还是准备说了两句就把这事儿了了。但没想到小迷糊一看付志松进屋了,反而状态更加神勇的骂道:“啥叫差不多得了?你看他给我捅的……这他妈要不是水果刀,今天我就得死在这儿。”

“那你还想咋地啊?”刘尚恩瞪着眼珠子问了一句。

“……啥叫想咋地啊?你他妈捅我,你还有理了?!”小迷糊仗着付志松在场,扯脖子就不依不饶了起来:“我不想咋地,我就想也捅你几刀,行不行?”

“捅你妈了个B,你个篮子!”刘尚恩不善言辞,但一看见小迷糊那个死样,心里就气不打一处来,随即迈步上前,抡拳头就要打。

“哎!”

付志松皱眉直接推开刘尚恩:“差不多得了,没完了。”

“嘭!”

紧跟着,周琦迈步上前,一脚蹬在刘尚恩的腰上骂道:“你要造反啊?”

“……!”刘尚恩一看屋内的人全都针对自己,顿时气的火冒三丈的喊道:“这事儿怨我吗?!是他JB先跟我撩骚的,都给公司干活,凭啥就收拾我一个啊?”

“你闭嘴,”周琦指着刘尚恩吼道:“能不能不说话了?”

刘尚恩咬着牙,浑身气的直哆嗦,但没再吭声。

“刷!”

紧跟着,周琦转过身,指着小迷糊头一次撕开脸的骂道:“你给我规矩点,我的人还轮不到你来使唤。没事儿管好你那张破嘴,已经不是一个服务员跟我反映,你最近有点飘了,明白吗?”

小迷糊根本没想到周琦能当着付志松的面儿这么骂自己,所以顿时表情很尴尬的站在原地没敢顶嘴。而付志松是个大咧咧的性格,他原本就觉得混子都有点自己脾气,平时磕磕碰碰的在所难免,但周琦当着自己面,骂自己人……这就有点上纲上线了,有点过……

“行,回去我收拾他,给他嘴缝上,行不,琦哥?”付志松笑呵呵的冲着周琦说了一句。

“……!”周琦扫了一眼付志松,强忍着心里的怒气回应道:“你是该管管了,他在楼上该自己干的活儿,天天使唤KTV这边的服务员干,人家能乐意吗?都找我说好几回了!”

“行行行,我保证他以后连楼不敢下,行不行?”付志松脸上笑容有点僵硬的回应道。

“那就这样吧。”周琦气呼呼的坐在了沙发上。

“走吧,还看个JB啊,一会再揍你一顿好啊?”付志松冲着小迷糊骂了一句后,转身就走了。

办公室内,周琦抽了根烟,冷静了一下情绪后,就冲着刘尚恩说道:“你刚来,谁都不熟悉,没事儿别那么刺儿,回去寻思寻思为啥非得让你从服务员干起。”

刘尚恩这人本来就有点小傲气,而且脾气也很暴,所以听着周琦的话,就实在忍不住的顶了一句:“行,明天谁再他妈的骂我,我马上就给他跪下磕头,这样不刺儿了吧?”

话音落,刘尚恩赌气的就往外走。

“我他妈说不了你了,是吗?”周琦噌的一下就窜了起来。

“行了,哥,你别跟他一样的了,他就这脾气,”大菠萝立马上前劝说道:“属狗脸的,说变就变!去去,尚恩,你赶紧出去吧。”

有大菠萝在中间打圆场后,刘尚恩就自己找了个台阶,迈步离开了办公室。

……

楼上赌局休息室内,小迷糊一边让服务员拿纱布给自己擦伤口,一边就冲着付志松嘀咕道:“周琦是真偏心眼,我他妈让姓刘的那个小子捅成这样,他一句话都没说,反而还骂了我……我跟你说大松,他就是拿你没当回事儿……!”

“你给我闭嘴吧。”付志松翘着二郎腿骂道:“都是一个公司的,你别给我里挑外撅的整事儿!楼上的活儿,就应该你干,你没事儿老使唤人家干啥啊?”

小迷糊闻声争辩道:“不是人手不够吗?”

“有什么不够的,你多干一会不啥都有了吗?”付志松挺来气的看着桌上的茶壶,直接一脚就踹在地上骂道:“还他妈天天整个专用的茶壶在这儿喝水,我都没这待遇。明天要不我再给你整张太师椅过来,让你在这儿当局长吧!”

小迷糊一看付志松要急眼,就没敢再接话。

“三个人愣没打过一个,你他妈也好意思跟我告状!?”付志松指着小迷糊骂道:“敢装B,就得敢挨揍,要不然就老实给我眯着!”

“……!”小迷糊耸耷着眼皮,小声嘀咕道:“我他妈早晚得好好收拾一顿这个刘尚恩!”

……

吉L延边某林子里,呼市公安局局长刘夏,上身穿着运动服,脚下踩着登山靴,回头就冲几个温州过来的商人说道:“文才,前面那个鹿离这儿大概有一百五十米,你说我一枪能不能打它头上?”

“风太大,够呛。”

“呵呵。”刘夏闻声一笑后,伸手推了推脸上挂着的厚重黑框眼镜,直接弯腰架起一把保养极好的纯日式99式步.枪,一呼一吸间就扣动了扳机。

“亢!”

枪响!

远处林子里,一头野鹿中枪后就开始狂奔,但跑了不到五十米后,一头就栽倒在了地上。

“打中了!”

“踏踏!”

刘夏身后的两个小伙惊呼一声后,就拎着尼泊尔军.刀狂奔向前去检查猎物。

“刘局风采依旧啊!”温州商人拍手鼓掌。

“哈哈。”刘夏再次一笑,也迈步向前走去。

“哗啦啦!”

往前行进了不到十五米,刘夏突然听到旁边有树叶摩擦的声音,随即一扭头就看见一披头散发的人影,突然抓住了自己脚脖子。

“啪!”刘夏今年虽然已经39岁了,并且还戴着个黑框眼镜看着很斯文,但实际上他身体素质极好,反应也快,回头就将枪口顶在了“野人”的脑袋上。

“别……别开枪……救我……救救我……!”野人用流利的中文哀求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