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第六零五章 狱中饿虎
都市
类型
伪戒
作者
2019-08-27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六零五章 狱中饿虎

征召捋着街道追了能有二十多步后,小吉就开着车拐弯了,随即他只能无奈的停住脚步嘀咕了一句:“不可能啊?”

“你追什么呢?”欧鹏追过来问了一句。

征召回头看了他一眼:“没事儿,我好像见到了一个熟人。”

欧鹏刚才已经认出了小吉的那台车,但他肯定不会告诉征召那车里坐的就是真正的雇主,所以只笑着问了一句:“你在广Z还有朋友啊?”

“没有。”征召摇头。

“那不就是了,你肯定看错了。”欧鹏笑着劝道:“走吧。”

“嗯,好。”征召再次看了一眼汽车消失的方向,随即就面无表情的跟着欧鹏上了车。

六七个小时后,国道口某饭店内,欧鹏在点菜的时候,特意从段子宣那儿问出来小泽电话,随即给他打了一个。

“喂?”

“哎,小泽,我是欧鹏啊。”

“啊,我知道你,怎么了,兄弟?”沈天泽愣了一下后问道。

“你认识越N那边的人吗?”欧鹏直言问了一句。

“不认识啊,怎么了?”

“那下午坐你车里的朋友认识吗?”欧鹏再问。

“应该都不认识啊,呵呵,怎么了?”沈天泽费解的反问道。

欧鹏听到这话才放心,随即笑着应道:“越N这边有个兄弟,在公司门口看见你们走了,他说车里有他熟人,我怕之前你们有人认识他,让他再认出来……所以才提前跟你打了声招呼。”

“哦,那不可能,你要说东北有人认识我们还正常,越N那边的根本没接触过啊。”沈天泽根本没当回事儿的回了一句。

“嗯,他可能认错了人了。”

“你送他们呢啊?”沈天泽岔开了话题。

“对,我给他们送云N去。”

“辛苦了昂,兄弟!”沈天泽非常感激的说道:“我和子宣认识不是一天两天了,这次我可能走的急,但回头欢迎你们来内M,我好好谢谢你。”

“呵呵,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回头我一定去。”

“好勒,兄弟!”

“嗯,那就这样昂。”

“好!”

话音落,二人就挂断了手机,随即谨慎的欧鹏也就没再瞎想,只回头去大厅继续点菜。

与此同时包房内,一个小伙扭头冲着征召问了一句:“下午你追那个车是啥意思?”

“刚才你咋不问呢?”征召笑着反问了一句。

“欧鹏不是在呢吗,”小伙用茶水洗着碗问道:“你碰见熟人了?”

“我碰见鬼了。”征召此刻还是没能从物流公司门口的偶遇事件中缓过来。

“什么意思?”

“……帮大哥办事儿的那个东北虎你知道吗?”征召反问了一句。

“知道啊,那不是你叫来的人吗,他不是进去服刑了吗?”小伙低声回应道:“我可是听说大哥很看重这个东北虎,想试试他的成色和身份,所以才自己做的套让他进去……蹲了两年出来,首先身份就不用怀疑了,咱大哥也好用他。”

征召听到这话,顿时皱眉骂了一句:“别他妈瞎说!”

“哎呦,这不就是咱俩唠嗑才说呢吗,当初你不也是这么过来的吗?!送第一批货就出事儿,押监狱里挺个两三年,能混出来,那一出狱就是大哥身边红人,站不住死里面,那谁也没招。越N的监狱跟国内一样吗?国家都他妈三天两头就内乱,那监狱里说能吃人也不为过……其实我也挺佩服你的,还真在里面站住了。”小伙笑着回了一句。

“我再跟你说一遍,没事儿的时候管好自己的嘴,不要瞎议论,对你没啥好处。”征召再次劝了一句。

“嗯,我心里有数。”小伙点了点头后,就接着刚才的话题继续问道:“哎,你还没说完呢,那个东北虎怎么了,跟下午你追那个车有啥关系啊?”

原本征召还想把前后因果跟小伙说一下,但此刻又觉得他嘴比较松,所以斟酌再三后回应道:“别打听了,没啥事儿。”

“艹,爱说不说。”小伙翻了翻白眼,随后就没有再跟征召谈这个话题。

……

两天后。

内M某公路上,小吉开着车正拉着沈天泽等人往回走。

“……弟妹有喜了?”烬南张嘴问了一句。

“嗯,她去检查了,大夫说怀了。”沈天泽点了点头。

“那我看你咋不太高兴呢?”沈烬南顺着话茬问了一句。

“想高兴但是高兴不起来啊。”沈天泽搓了搓脸蛋子回应道:“广Z的事儿还不知道有多大后遗症呢。”

“艹,想那么多干啥,小艾和陆涛还能看着你被判死在里面啊,那他们不亏大了啊?”曹猛劝了一句。

“对,别想那么多了,等到家了就知道啥结果了。”二胖也宽慰着说道。

“呵呵。”沈天泽咧嘴一笑:“对,不JB想了,哥都要有孩子了,不能让别的事儿打扰我的情绪。”

沈烬南沉默半晌后,也笑着问了一句:“哎,你喜欢男孩女孩啊?”

“艹,这不废话吗,男人就要制造男人啊!”沈天泽谈起这事儿,终于脸上有些笑意的回应道:“不过女儿也行,富着养呗。”

沈烬南看着小泽的脸颊,突然拍着他的肩膀说了一句:“对,你就想点好事儿,不要思想压力那么大。真有坎了,不还有咱们这帮兄弟呢吗?”

“嗯,不想了。”沈天泽点了点头催促道:“小吉,快点开,我回家见见娘娘去。”

“好勒!”小吉点头后,就再次踩着油门加速。

……

一周后。

越N,平阳省土龙M市某监狱内。

征召穿着标志性的花衬衫,带着墨镜坐在接待室内正抽着烟。

大约五分钟后。

一位越N籍狱警走进来,用本地话叽里咕噜的冲着征召说道:“见不了。”

“嗯,为什么?”征召费解的站起身。

“监狱死人了,他在禁闭,谁也见不了。”狱警再次摇头。

征召听到这话后,顿时满心疑惑,随即思考半天后,低头就掏出了手机拨通了自己大哥的电话。

“喂?”

“大哥,帮我支个关系,我要再见一下咱们的小东北虎。”征召直言说道。

“……他在里面呆的好好的,你总见他干什么?”电话内的男子不解的问了一句。

“有一件很奇怪的事儿,我必须要当面和他印证!必须!”征召再次强调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