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第六零一章 最后一搏,粉身碎骨
都市
类型
伪戒
作者
2019-08-18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六零一章 最后一搏,粉身碎骨

众人冲过来后,二胖就摆手冲段子宣喊道:“麻烦了。”

“欧鹏,带人跟你胖哥一块进去。”段子宣毫不犹豫的回了一句。

“子宣,他在路边等你,这里的事儿我们来办。”二胖坚持着说了一句。

段子宣听到这话,心里非常清楚二胖是不想让自己掺和的太深,随即也没再多说什么,只冲着欧鹏等人摆了摆手,就转身离开了码头仓库。

……

集装箱后面。

冯乐天擦着额头上的汗水,扭头就看向了陈雨晴,趴在她耳边说道:“今天我肯定是走不了了……!”

外侧,沈烬南见段子宣等人走了之后,就摆手冲着征召等人喊道:“一回合,把事儿弄利索!”

“干活了!”

征召没有任何废话,摆手就冲自己的兄弟喊道:“干进去!”

“等一下!”就在这时,二胖张嘴拦了一句:“让他们自己人先进去!”

众人闻声一愣。

“踏踏!”

就在这时,集装箱后面老徐带着四个人就摸了回来,张嘴冲着冯乐天喊了一句:“后面能走,快点!”

冯乐天一愣后问道:“文中呢!”

“他们和东生一块打出去了!”老徐再次往前迈了两步:“快点,后面能跑!”

冯乐天眯着眼睛,突然就抬起了枪:“狗篮子,你就是鬼,文中肯定折了!”

“踏!”

老徐猛然后退,率先抬起枪喊道:“你知道的有点晚了!”

“亢,亢!”

两声枪响泛起,冯乐天侧身躲过第一枪后,肩膀中弹摆手就喊:“往外打,冲出去!”

“打!”

二胖摆手喊了一句后,征召带人率先就冲了过去。

……

码头外侧的街道上。

韩东生被老徐偷偷放走后,脱掉外套,领着两个兄弟就准备往车辆方向走去。

“吱嘎!”

突兀间,一台破旧的面包车拦在众人身前,小吉戴着三角巾领着六个人迈步下车,冷眼看着韩东生一声不吭。

双方对视了不到两秒,韩东生旁边的兄弟突然掏枪喊道:“大哥,你先走!”

“亢!”

话音刚落,小吉身后的兄弟一枪就打在对方腿上。

韩东生嘴角抽搐着看向小吉说道:“你让沈天泽出来?!”

“……你觉得他会见你吗?”小吉歪脖回应道:“你留下,他们可以走!”

韩东生额头冒起细密的汗珠,声音沙哑的说道:“董三呢?他也一点活路都没有吗?”

“你和他一样吗?”小吉反问了一句。

韩东生顿时语塞。

“两家人弄起来了,也谈不上谁对谁错,但韩东平出事儿了之后,你有机会退出去……可你没有那么干……走到今天这步,是你自己选的,怨不了别人。”小吉声音沙哑的回了一句:“给你个机会,是自己走,还是我们送你走?”

韩东生嘴角抽动着,闭眼沉默许久后,才冲着身后的两个兄弟说道:“你们走吧!”

“大哥,跟他们干了,还JB能咋地?”

“我也不走!”

“走吧,你们在……还能照顾我弟弟。”韩东生搓了搓脸蛋子,再次吼了一声:“赶紧走!”

小吉双眼不忍的看着韩东生,内心有些触动。

“大哥!”

“别他妈说了,咱们在外面玩这么长时间……都是你们在外面替我扛事儿,我从来都是躲在后面……今天到绝路了,该我站在前面了。”韩东生咬牙看着二人,嘴角抽动的回应道:“我以为这些年自己没攒下朋友,但关键时刻,老徐卖了所有人都没卖我……你俩站在枪管子下,还能想着我韩东生……哥们这辈子值了!”

话音落,二人依旧站在原地没动。

“走啊!”

“……我不走!”

“啪!”

韩东生将枪口顶在自己下巴上,楞着眼睛喊道:“你们他妈的走不走!”

“……!”二人攥着拳头没有吭声。

“刷!”

韩东生猛然回头,抬头看着小吉问道:“我没了,你们不能再整我这些兄弟了吧?”

“不能!”小吉摇头。

“你告诉沈天泽,我韩东生混了这么多年,以前得意的,现在风光的,未来有可能窜起来的……都见过的太多了……我今天挺惨,他以后也不见得好到哪儿去!”韩东生咬牙回了一句后,就彻底闭上了眼睛。

“大哥!”

“亢!”

枪响,韩东生直挺挺的倒在了路面上。

“……小吉,这俩人留吗?”旁边一兄弟扭头冲着小吉问了一句。

“做人留点余地吧。”小吉叹息一声,迈步就上了车。

五秒后,众人乘坐面包车迅速离开现场,而那俩兄弟则是架起韩东生的尸体,一边哭着,一边消失在了黑暗中。

……

码头破旧的集装箱附近,冯乐天在老徐和征召等人的包夹下,正四处逃窜,他跟韩东生不一样,他不甘心面对失败的结果,他哪怕只剩下一发子弹也要争出一线生机。

汗水湿透衣背,冯乐天靠在集装箱冰凉的壁板上,满身鲜血的就要低头再次往枪内压子弹。

“踏踏!”

左侧出口有脚步声响起,老叶孤身一人拎着枪跑了过来。

“谁?”

“亢亢亢!”

老叶冲着地面打了三枪,冲着冯乐天旁边的骂道:“不想死的,转过去蹲着!”

“咕咚!”

冯乐天咽了口唾沫,癫狂无比的看着老叶吼道:“我他妈先弄死你!”

“亢!”

话刚说完,冯乐天还没等抬起枪,就被老叶一发子弹打的仰面栽倒在地。

“踏踏踏!”

周围再次泛起急促的脚步声,征召,二胖,沈烬南等人都围过来,用枪指着冯乐天的兄弟喊道:“都他妈别动!”

“蹲下!”

“我让你蹲下!”

“……!”

冯乐天躺在冰凉的地面上,眯眼看着老叶突然说了一句:“我他妈认识你……你就是那个死了孩子的大夫。”

“对!”老叶点头。

“……命这东西真没处说理去……你死了孩子能报仇,我死了爹就不能报仇?!”冯乐天瞪着眼睛猛然坐起,抬起枪冲着老叶就吼了一声:“你们全该死!”

“没有你这个疯狗,那我这个大夫,现在还在救人!!”老叶怒吼一声,直接就扣动了扳机。

“亢!”

枪响。

“啊!!”

冯乐天嘶吼一声,满嘴鲜血的就看向了沈烬南等人,瞪着眼珠子就要继续扣动扳机。

“亢!”

“哗啦!”

“亢!”

“……!”

征召低头冲着对方就崩了三枪,冯乐天仰面倒地喊道:“我死了……还有陈雨晴……陈雨晴死了……还有监狱里的吴占涛……呵呵……沈天泽,你他妈没消停日子!”

……

一分钟后。

沈天泽坐在车里拿着电话说道:“陈雨晴呢?她人在哪儿呢?要找到她!她走了还会有隐患!”

“嗡嗡!”

话音刚落,周围就响起了警笛的声音。

“艹!”沈天泽拿着电话就骂了一句。

“让越N过来的兄弟处理现场,咱们得走了。”段子宣皱眉劝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