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第六百章 老枪对少壮
都市
类型
伪戒
作者
2019-08-27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六百章 老枪对少壮

由于老叶开枪太过突然,让冯乐天等人毫无准备,再加上欧鹏这边人数众多,还没等对面彻底集合在一块,就速度极快的冲了过来,所以他们基本一回合就将冯乐天的队伍冲散了,很多马仔在慌不择路的情况下,都向四周散去。

冯乐天与陈雨晴,韩东生,老徐等人一路狂奔,很快就来到了码头区域。但由于地形不熟,前后捋着码头仓库跑了两次才发现,这边有一条是死胡同,一边是往海岸方向去的运货通道,而正前方还有欧鹏等人追堵,所以他们暂时也被困在了这里。

胡同内,陈雨晴喘息两声后,就立即冲着冯乐天说道:“赶紧给家里打电话,想办法用关系压沈天泽,要不然出不去了。”

冯乐天后背靠着墙壁,脸色阴沉的回应道:“现在找人说情太晚了,也太幼稚了……账本一出问题,上面的关系人人自危,他们巴不得我出点意外死了……怎么会这时候帮我说情。”

陈雨晴闻声呆愣。

“谁都靠不了了,只能靠自己。”冯乐天喘息着回应道:“我看外面的这些人,没有一个是沈天泽那边的……应该是雇来的,咱们敢玩命往外冲,他们不一定敢玩命拦着。”

“分开走吧,我带人走左边。”韩东生突然插了一句。

冯乐天皱了皱眉头,点头应了一句:“行,我们打右边。”

“走。”韩东生冲着自己人招呼了一句后,迈步就往旁边走,而老徐思考一下后,则是迈步就跟了上去。

“韩东生有问题。”陈雨晴见众人走了之后,突然冲冯乐天说了一句:“想过吗,为啥他现在要走,为啥沈天泽的人能找到咱们?”

“我想过。”冯乐天斟酌再三后,摆手就喊了一句:“文中,跟着韩东生他们过去,如果他们跟沈发生交火了,你啥都不用管,只回来就行,但如果没有……那就……!”

“明白!”

话音落,叫文中的青年领着四个人就离开了码头胡同,而冯乐天则是擦着汗水说道:“咱们在这里面呆了这么久,对面都没打进来……这说明我猜对了,外面的人是沈天泽雇来的,他们拿钱办事儿,但不想玩命,兄弟们,咱劲儿往一块使,咬牙干出去!”

“整吧!”

“从右边走!”

“……!”

众人商量几句后,就要迈步冲向码头仓库区域的右侧集装箱,但刚往出跑了不到十几步,一直在外面没动的欧鹏等人,就端着五.连发开始搂火。

“不对,他们不是不出力,只是不想让咱们走。”人群中有人冲着冯乐天喊了一句。

“管不了那么多了,往外干!”冯乐天咬牙就继续猛跑。

……

山坡上。

阿德猫腰藏在树后,双眼盯着半坡上的那块大石头,思考半晌后,就将手电突然打开,放在树下只对着大石头方向照亮。

“刷!”

老叶躲在石头后,探头往外扫了一眼,顿时被晃的双眼发白,赶紧缩回了头。

“踏踏!”

阿德身体素质爆炸,双腿蹬着地面,整个人只在光束两边来回切换着猛跑,向石头方向冲击。

“……!”老叶额头冒起细密的汗珠,身体往右拉,双眼被光束晃的出现盲点,只能凭感觉冲着阿德打了三枪。

“踏踏!”

脚步声更加急促,阿德完全没有减速的意思,眨眼间就要冲到石头附近,老叶不清楚他从那边上来,此刻只能被迫窜起,弯着腰往横向跑,因为此刻往上或者往下,身体目标都太过明显。

“哗啦!”

阿德等的就是老叶跑出石头的这个机会,随即横拉枪口,闪电般就打了两枪。

“亢!”

第一枪,老叶再次弯曲身体。

“亢!”

第二枪,老叶身体一个踉跄,一头就扎进了距离石头不超过十五米的一棵树下。

“爷们,你这速度有点慢啊!”阿德感觉老叶中了第二枪后,就再次往前猛扑。

“亢亢!”

老叶在树下还击,但射击时显得太过仓促,以至于子弹全部打偏,并且在扣动第三下扳机时,枪内泛起空枪之声。

“艹,没子弹了吧?”阿德趁着这机会,从左侧处窜出来,一脚就奔着老叶脑袋上蹬去。

“嘭!”

老叶肩膀猛然往起一拱,硬抗了阿德一脚,并且右手扔掉枪,直奔阿德胳膊就抓了过去。

“亢!”

阿德本能开枪,但右手被老叶打偏,只能提起膝盖奔着他的脑袋撞去。而老叶拽着阿德胳膊仰面倒地躲过对方一膝盖,并且两腿夹着对方单腿,使劲儿往前一扑。

“咕咚!”

二人双双倒在地上。

“亢!”

阿德右臂肌肉隆起,躺在地上冲着老叶脑袋就开了一枪,但二人身体离的太近,几乎是脸贴着脸,所以子弹只击穿老叶半只左耳!

“你也没子弹了吧?!”老叶左脸全是鲜血,掐着阿德脖子怒吼一声。

“没子弹了,也收拾你!”阿德腰腹用力,咬牙就要坐起。

“嘭!”

老叶一拳打在阿德脸上,身体侧仰着滚了两圈。

“艹!”阿德甩了甩脑袋,单臂撑着地面就要起身,但他刚要往起坐,突然身体就僵住了,因为他感觉后背的衣服上有拉扯感,随即用右手向后背一摸,手指顿时碰触了一根细线。

“老山的林子里都埋的啥玩应?”老叶擦着脸上的血问了一句。

阿德当场愣住:“你他妈刚才没中枪?”

“小崽子,你还太嫩。”老叶扔下一句后,站起身一边往山下跑,一边头也不回的喊道:“线就五厘米活动空间,你敢坐起来或转身它就响!”

阿德看着老叶远去,双手支撑着地面,肌肉颤抖的骂了一句:“老家伙,唬我?!线拉式的能做这么短?他在这儿跟我弄,不怕提前响了?……!”

脑中一阵分析后,阿德咬着牙,只用右手撑着地面,随即右手小心翼翼的解开衬衫口子,口干舌燥的喘息了两声后,就双手撑着地面,闭着眼睛猛然往起一窜。

“刷!”

阿德瞬间起身后,敞开扣子的衬衫就被钩子留在了原地,而阿德只穿着一个跨栏背心,满头汗水的骂了一句:“……妈B的,肯定是唬我,线拉式的比这敏感……!”

“滴滴!”

就在这时,树根下面突然泛起两声电子音。

“艹!!”

阿德转身就跑:“狗篮子!线是假的,这是延迟松发式的……!”

“轰隆!”

话还没等说玩,山坡上突然爆炸,一团火焰冲天而起,无数碎石与炸裂开的树干四溅着崩飞。

山下,已经快跑到码头的老叶回头看了一眼山坡,撇嘴骂道:“还是太嫩!”

……

码头集装箱附近,冯乐天满头是汗的捂着腿上的伤口,扯脖子冲外面喊了一句:“哥们,拿钱办事儿,用得上这么玩命吗?一会警察来了,大家都得死!”

“这个码头早都不走货了,最近的警察也在二十公里开外,所以咱还有时间。”欧鹏后面的青年,单手插兜的喊了一句。

冯乐天咬了咬牙,再次吼了一声:“我能问问你跟沈天泽是啥关系吗?怎么称呼啊,兄弟?”

“我叫子宣,沈天泽是我把兄弟,我俩同门!”段子宣隐去姓氏,高喊喊了一句。

冯乐天听到这话,心当场就凉了。

“嗡嗡!”

话音刚落,数台私家车停在码头车场,随即沈烬南,征召,还有二胖,曹猛,周琦等人呼啦啦的就冲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