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第五九一章 等个消息
都市
类型
伪戒
作者
2019-08-22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五九一章 等个消息

码头仓库内,站在吃西瓜青年旁边的同伴,轻声回了一句:“那边现在过境有点麻烦,但我已经谈完了,最晚这三两天他们的人就动身。但咱得去云南接一下,他们的人不熟这边情况。”

“唾。”

青年吐了一口西瓜子,点头应了一声:“尽快吧,我一兄弟要用这批人。”

“他们一动身,我就去云南。”

“好。”青年满意的点了点头。

……

呼市的和顺贸易公司内,十几个高层围着会议桌正在交头接耳,在小艾进屋后才逐渐安静下来。

“内部会议,咱谈点不能摆在其他桌面上说的事儿。”艾青坐下后喝了口水,随即开门见山的说道:“我同学在浙J三鑫公司,他是沈天泽的老板,现在找到了我……!”

“艾总,这事儿我听说了,但我的建议是……!”一个高层言语急迫的就要发言。

“听我把话说完。”艾青瞪着眼睛回了一句。

高层憋了半天后,只能闭嘴。

“我同学骆嘉俊的意思是,让我在这个时候用咱们的人脉帮沈天泽减轻点压力,并且对华富公司内部进行分裂。”艾青沉吟半晌后,才轻声补充道:“我已经同意了。”

话音落,会议桌旁边围坐的高层,全部一片哗然。

“艾总,这决定不妥啊。华富在市里省里的关系本来就很硬,再加上沈天泽干的那个事儿,确实是有些过火。他拿了冯乐天的本子,得罪的可不是华富一家,上面很多人都要弄他,所以咱们掺和进来除了得罪人,就没有任何好处啊。”

“老张说的对啊,艾总。沈天泽现在的情况很不好,估计账本放在他手里,他自己都不知道是该扔出去,还是偷着消化了……咱们帮他就等于是自己钻进了麻烦堆了,后遗症太多了。”

“艾总……!”

“停。”艾青面无表情的举起了手,在众人安静下来后,才竖起纤细的手指说道:“第一,今天这个会不是讨论,是决定后的通知,所以你们只需要执行就好了。第二,在执行过程中,可以有情绪,但不能给我耽误事儿,不然别怪我追究责任。第三,我做这个决定是非常理智的,不存在任何私人关系的因素,所以你们不要自己瞎揣测,这对整个事情的进展没有任何好处。”

话音落,大部分的高层就全都不吭声了,但依然有一个激进的老张拍着桌子喊道:“你这么做是对公司的不负责任,你是在拉着公司的人陪你一块进火坑。”

艾青皱起黛眉,一双杏眼盯着老张霸气无比的回了一句:“你要清楚,在这家公司内,我的职责是遇到事情后,第一时间制定方向。而你的职责是,一旦公司有了决定,不管前面是游泳池还是大火坑,你都得给我跳下去执行。如果不想冒险,我马上给你清股,你卷铺盖走人!”

老张咬牙沉默。

艾青扫视了一眼屋内的众人问道:“还有问题吗?”

“没有!”

“没有!”

“……!”

众人纷纷回应道。

“好,说一下策略。”艾青面无表情的打开资料本,拿出一沓子A4纸让秘书开始给高层挨个发下去:“经理级别以上的高层,总共分成五组,由组内级别最高的人担任组长,从现在就开始给我接触那些从华富公司被冯乐天清理出去的高层……要深挖华富公司内幕,花点钱,许点诺这都无所谓,重要的是要让这帮人拧成一股绳,等待华富集团发生变化……其二……!”

……

大约两个小时,会议结束后,艾青拿着电话拨通了沈天泽的号码:“我这边会议开完了,冯乐天舅妈那边我会带人亲自接触。”

“要隐秘。”

“我清楚。”艾青点头后问道:“你那边怎么样?”

“还在等消息。”沈天泽叹息一声回应道。

“……你那儿的进展有点慢啊。”艾青催促着说道:“我主要怕,咱这边一接触华富之前的那些高层,冯乐天会反应过来。”

“快了,很快我这边就会有消息了。”

“那下一步呢?”

“董三,冯乐天除了陈雨晴,韩东生那边的人,还有就是这个董三了。”沈天泽皱眉回应道:“我和他没有大仇,他能帮冯乐天就是冲着利益来的,所以他是个变数,我要先从他下手。”

“思路我明白,但怎么下手呢?”

“还是得等我这边消息,只要消息确定了,我需要你和陆涛配合一下。”沈天泽轻声回了一句。

“好,我等你电话。”

话音落,二人就结束了通话。

……

呼市某农村内,尤老板躺在炕上,脸色蜡黄的换着身上药布,表情看着明显是心神不宁。

“大哥,你给乐天打电话了吗?”一个小伙轻声问了一句。

“现在打。”尤老板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后,就拨通了冯乐天的手机。

“喂?”

“……哎,乐天,我想跟你说一下。”尤老板立即换了一副笑脸拿着电话说道:“家里这边事情比较多,我留下也麻烦,正好上海一朋友给我打电话,让我过去散散心,那要不然,我先走?”

冯乐天闻声沉默半晌后应道:“不要瞎走了,先呆着吧,有我的人看着你,你比较安全。”

尤老板听到这话脸色阴沉下来,只能硬着头皮回了一句:“行,那我就呆着吧。”

“嗯,先这样。”

话音落,二人就结束了通话。

“小冯怎么说?”旁边的兄弟看见尤老板挂断电话后,就立即问了一句。

“还能怎么说,不让我走呗!”尤老板咬牙回了一句。

“门里门外全是小冯安排的兄弟,哥,咱被软禁了。”兄弟轻声趴在尤老板的耳边说道:“账本丢了,你就非常关键了,所有钱都是经你手走的……所以,小冯要能把账本追回来最好,但要追不回来……!”

老尤听着这话,烦躁的摆了摆手:“别说了,我想自己呆一会。”

……

会所内。

沈天泽刚要迷迷糊糊的睡一会,电话就响了起来。

“喂?”

“我,大松。”

“艹,你可算给我打电话了,”沈天泽立马精神的问了一句:“怎么样?”

“人找到了,我也和他见面了,但他要和你谈,就今晚。”付志松话语简洁的回了一句。

“好,等我给你电话。”沈天泽立马回了一句后,就挂断电话喊道:“小吉,小吉!”

“咣当!”

门开,小吉跑着进屋问道:“怎么了,哥?!”

“通知二胖,让他去一趟呼市,你跟我出去办点事儿。”沈天泽立即拿起衣服就往外走。

……

越N。

八个人呆在码头,准备等船来就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