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第五八八章 到底叫啥咪?
都市
类型
伪戒
作者
2019-08-27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五八八章 到底叫啥咪?

“想没想好上哪儿弄钱去啊,就你这个家庭随便打个电话都能借来三五十万吧?”蒙面青年不停的拿着小刀吓唬沈烬南。

沈烬南偷着看了一眼倒车镜应道:“问题是我敢借钱,你敢跟我去拿吗?”

“艹,老子江湖上跑的船,社会上走的车,哪儿不敢去?”青年棱着眼珠子就吼了一句:“你马上打电话,今天就是上广Z我也陪你。”

“广Z倒不用,我一个眼神就有人给我送钱你信不?”沈烬南斜眼回了一句。

“你他妈的……!”

“大哥,你别打我了,我朋友来了。”沈烬南指着窗外喊了一句:“不信,你看看。”

话音刚落,车内的三个青年扭头就向外面望去。

“吱嘎!”

面包车横着停在路边,曹猛,小吉,杨鑫三人领着四五个兄弟,端着枪就跑了下来。

“我艹!”青年当场就惊呼了起来,扯脖子喊了一声:“快开车!”

“啪!”

沈烬南猛然起身,一把薅住司机的脖领子吼道:“艹你妈,你给我老实的,要不脑袋我给你塞油箱里。”

司机闻声就要还手,但紧跟着曹猛就拽开了面包车车门,枪口冲着车内喊了一声:“都JB别动。”

“咋回事儿啊,南哥?”小吉左手拿着一直接通的电话,脸色煞白的喊了一句:“你给泽哥都吓完了,他以为你被人弄呼市去了,咱奶站那边开出来十多台车……!”

“你先等会。”沈烬南左手擦着鼻子上的血,右手一把就将领头青年的脖领子薅住,低头问了一句:“你再给我说一遍,认识我的是大咪还是小咪?”

“小……小咪啊!”

“啪啪!”沈烬南闻声上去就是两个嘴巴子:“再好好想想,大咪还是小咪!”

“是……是小咪啊!”蒙面青年此刻一被人围住,就彻底懵了:“她说她认识你啊。”

“艹你妈的,我认识的是大咪,你再好好想想是不是一个人。”沈烬南一顿炮拳闷过去:“好好想想,到底啥咪?”

“嘭!”

杨鑫虽然不懂他俩说的啥意思,但还是一枪把子锤在领头青年的脑袋上骂道:“我南哥问你啥咪,你别撒谎。”

“……哥,真是小咪。”

“那我咋不认识呢?”

“……她说认识你啊。”

“艹你妈,我认识的是大咪,能不能听懂?!”

“别打了,大哥,别打了,我可能记错了,她叫大咪……!”青年被四五个人从车内锤到车外,打的彻底服软了,跪在地上举手不停的喊着。

沈烬南足足打了对方七八分钟后才算消气,随即指着小吉喊道:“去,去把陆涛叫回来,这帮人冲他来的。”

……

一个半小时之后,会所地下室内。

陆涛眼神迷离,反应明显迟缓的看着领头青年问了一句:“你叫啥啊?”

“刘保。”

“你冲我来的啊,因为啥啊?”陆涛又问了一句。

“大咪让我来的。”刘保脱口而出。

“啪!”

陆涛上去就是一脚:“我不认识大咪。”

“是,小咪,小咪让我来的。”刘保反应过来后,就立即解释道:“她说你给她踹了……她心里不平衡……想在你这儿要点钱……我们很早就认识,她找到了我……我们就跟你来了这边……当时你们车上五个人,我们没敢动手……后来,那哥们开你车走,黑灯瞎火的我就以为是你呢……然后就动手了。”

陆涛听到这话反应半天后,突然又问了一句:“她还跟你说啥了?”

“她说你爸不正经。”

“啪!”

“艹你妈,你爸才不正经呢!”

“哥,不是我说的,是小咪说的啊。她说你爸在外面养了不少情人,你手下也有好几套房产,虽然都是别人的名字,但其实都是归你所有……所以,我们管你要钱,你肯定就会给。”刘保浑身哆嗦的看着屋内众人,声音发颤的解释了一句。

陆涛听到这话后,脸色阴沉到了极致,随即也没搭理刘保,转身就走出了地下室。

一楼大厅内。

“怎么样,谈完了吗?”沈天泽主动问了一句。

“这娘们不知死,可能是想钱想疯了。”陆涛摸了摸鼻子,拍着小泽的肩膀就说了一句:“哥们,这事给你添麻烦了哈!”

沈天泽听到这话无奈的回应道:“幸亏我兄弟机灵,要不然还真出事儿了。不过小涛啊,这女人常在身边,肯定知道点不该知道的,这事儿你得好好处理一下。”

陆涛听到这话也有点犯愁,随即沉思许久后问了一句:“小泽,能借我两个人用用吗?”

“呵呵,啥意思啊?”沈天泽当场一愣,随即笑着问道:“借人没问题,但你不会……!”

“那不会。”陆涛理解了沈天泽的意思,所以点头应了一句:“但也得让这娘们明白明白咋回事儿。”

沈天泽听完这话后,心里是很清楚陆涛之所以让他办这事儿,那是因为自己赶上了,要不然他绝对不会让自己掺和这活儿,估计会交给顾柏顺处理。

“哪个兄弟过去,我给点车马费。”陆涛笑着补充了一句。

“明天让烬南和周琦跟你去一趟吧。”沈天泽思考半晌后应道:“车马费啥的先不用谈,事儿办下来再说吧。”

“谢了!”

“没事儿,呵呵!”沈天泽摆了摆手。

……

呼市餐厅内。

骆嘉俊擦着嘴角,轻声冲艾青说道:“老同学,国内你要能帮小泽,那国外我帮你。我能办的事儿,我办;办不了的事儿,我用三鑫公司的资源也给你办。去年你弄出口钢材折在了柬埔寨,赔了多少钱你心里是有数的,现在你手里压的货还没散出去吧?我可以帮你介绍两个三鑫的老合作方,朝X,越N的都有。说长期合作是吹牛B,但把你手里的货消化掉还是没问题滴。”

艾青思考半晌后问道:“嘉俊,为啥你这么帮沈天泽啊,一个会所值得你亲自过来一趟吗?”

“呵呵,你这话说的就没道理了,小泽是我的人,我帮他还需要什么动机吗?抛去私人关系不讲,他站住了那也是我的财富啊。其二,你真以为我费这么大劲儿,就为了保住一个会所,可能吗?!”骆嘉俊插着手,霸气无比的回一句:“我要借着这个事儿,把小泽捧进呼市,让他明年还有一个冲刺,做长远的布局。”

“可这事儿要成不了呢?”艾青又问。

“你做正经钢材的生意还赔钱呢,更何况是我们这个圈子里的买卖了。小泽能站住,未来一本万利,站不住我也赔得起。”骆嘉俊目光坚定的回了一句。

“帮沈天泽,我在董事会和家里会有很大压力啊。”艾青叹息一声。

“你会解决的。”骆嘉俊呲牙一笑。

“我一个人不行,还得再拽一个。”艾青突然说了一句。

“谁啊?”

“陆涛!”艾青思索许久后,才回了两个字。

……

第二日一早,老叶和付志松来到了小乐电子店的门口。

“你叫小乐对吧,我是董鑫介绍来的,让你帮着辨认个电话号……!”老叶笑着说了一句。

“他给我打电话了,快坐吧。”小老板客气的招呼了一下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