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第五八七章 知道因为啥找你吗?
都市
类型
伪戒
作者
2019-08-27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五八七章 知道因为啥找你吗?

骆嘉俊喝着红酒,笑眯眯的看着艾青问道:“你猜我来干什么?”

“我不想猜。”艾青撇嘴摇头。

“看在老同学的面上,你猜猜。”

“嘉俊,既然你提到了老同学,那我也跟你开门见山的说。”艾青沉吟半晌后,就直言冲着骆嘉俊说道:“顾柏顺撤了,他这一关不好过,而我掺和进去等于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在弊大于利的情况下,你可不能以老同学的身份绑架我……因为我做出任何决定的前提都是要为公司负责。”

骆嘉俊舔了舔嘴唇,叹息一声回应道:“看来我今天晚上的任务很重啊,我得睡服你!”

……

奶站门前的路上,沈烬南刚要给油倒车,前面就有一个人影端着枪冲车内喊了一句:“别他妈动,再动开枪了。”

此刻人影与汽车的距离大概就三四米远,所以他只要扣动扳机,那子弹就一定会打到正驾驶沈烬南的身上,而车辆的另外两侧又有俩人过来包抄。随即沈烬南仔细思考了一下后,就没敢再动,而是右手拿着电话直接就拨了过去。

“咣当!”

电话号码刚拨出去,正驾驶车门就被拽开了。

“你们要干什么?”沈烬南此刻心里已经慌的不行了,因为最近公司事儿太多,所以他根本不知道来的这帮到底是什么人,双眼一见到枪顿时心里就没底了。

“下车!”

“哥们……!”

“我他妈让你下车,别让我说第二遍。”

“行!”沈烬南看着对方手里的枪,咬了咬牙后就迈步下了车,但同时却惦记兜里的电话,怕被对方翻到。可神奇的是对方根本没有搜他身的意思,直接就将他拽到了另外一台车上。

……

五分钟后,路上。

沈烬南坐在中排座椅上,眯眼打量着车内的三人时,额头已是汗水密布。

“……知道因为啥找你吗?”左侧一蒙面的小伙低声冲烬南问了一句。

“不……不知道啊。”沈烬南摇头。

“行,那我给你提个醒,小咪你认识吗?”小伙再次喝问道。

沈烬南闻声一愣:“谁家的妈.咪?”

“别他妈装傻,是小咪!”

“我不认识啥小咪啊。”

“嘭!”

小伙一拳就闷在沈烬南的脑袋上:“我他妈是不是给你脸了?”

“哥们,事儿不对吧,……我他妈真不认识什么小咪!”

“不认识,是吗?好,我让你认识认识!”

话音落,两个青年一左一右的摁着沈烬南就是一顿炮拳。连续打了将近半分钟后,沈烬南为了不惹这两个生荒子急眼,就立马喊了一句:“认识,认识,我认识小咪!”

“艹你妈,你早这么说不就完了吗?!”左侧青年抓着沈烬南的脖领子,低声继续说道:“我告诉你,小咪找我了,她要五百万。”

“她还说啥了?”沈烬南左手捂着火辣辣的脸蛋子,右手擦着鼻血,顺着话茬问了一句。

“呵呵,她说你爸不正经。”左侧青年笑着回了一句。

沈烬南一听这话都快哭了,咬牙应了一声:“大哥啊,你是不是整错了?你要说我不正经,我一点都不跟你犟,但我爸就一种地的,他有啥不正经的?你看见了咋地?!”

“你这个B养的鬼话咋这么多呢?”左侧青年再次抡拳打在沈烬南的脑袋上骂道:“你当我傻B呢?你开这么好的车,敢说你爸是种地的?”

沈烬南听到这话当场愣住。

“小咪说了,你要不给她这五百万,她就上纪委揭发你爸搞破鞋的事儿。你爸的那个几个小情人,她都知道住在哪儿……还有你,你手里的那几套好房子,她也都知道在哪儿,更知道你都过户到了谁的名下……明白吗?”左侧青年再次问了一句。

“我明白。”沈烬南恍然大悟。

“明白了,就麻溜凑钱!”

“大哥,我是明白了今天到底咋回事儿,你们找的不是我,是陆……!”

“嘭嘭嘭!”

“还唠鬼磕?”

“削他!”

“……!”

左右两个青年一看沈烬南还要狡辩,就顿时上去一顿猛锤,沈烬南护着脑袋扯脖子喊了一声:“能不能他妈B的听我把话说完!”

“说你妈B,不给钱,前列腺给你扣出来做弹弓子。”

“给,别打了,我给,你们把车往前面开,进市区在第一个红绿灯路口停下……我想办法先给你们拿点钱,别打了,我胆小儿……我给钱!”沈烬南立马求饶的喊了一句。

“别跟我整事儿,老子身上不差你这一条人命。”

“大哥,你狠我能看出来,别吓唬我了,我肯定给钱。”沈烬南连连点头。

……

通L某商场门口卖电话号和维修手机的小店内。

“我给你的这个手机里的号码,你帮我查出来机主了吗?”老叶抽着烟冲店主问了一句。

“叶叔,这事儿也就是你让我干,换个人我都不带搭理的,这违法你知道吗?”年轻的店主说话时就从柜子里拿出了一张单子,放在桌面上说道:“这个号码是个临时账户,没有登记机主姓名。”

老叶听到这话,顿时脸上就泛起了失望之色。

“不过我能查出来他是在哪个站点开的这个卡。”年轻的店主继续补充道:“东新街永乐仓买门口,有一家小乐电子,这个手机卡就是在那儿开的。”

“能准吗?”

“必须准,我问的是电信公司批号的一个朋友,他们内部一查就查出来了。”年轻的店主很肯定的回了一句。

“行,谢了。”老叶点了点头后,伸手就从兜里掏出了三千块钱:“这个你拿着。”

“别扯了叶叔,小时候不懂事儿,你白给我缝过多少针啊,我能要你钱吗?快,拿着走吧!”年轻的店主坚决没要老叶的钱。

五分钟后,老叶和付志松一块离开了小店,而二人上车的时候,付志松则是挺钦佩的说了一句:“可以啊,爷们!这跟你转悠一圈,我发现三教九流的人都愿意给你点面子。”

“呵呵。”老叶一笑,话语简洁的应道:“这些年钱可能挣的不多,但人缘还凑合。”

老叶说这话绝对不是吹牛B,因为内M这边不少有名有姓的大混子,小混子,或者是干脏活的,都在老叶这儿治过病,甚至被他救过命。而他不光手法专业,为人处事儿也比较地道,有钱的肯定不会差他,没钱的他也不会马上撵出去。像那种缝个针拿点药,成本也就百十来块钱,你要真没有,那就下回啥时候有啥时候给也行。

“在永乐仓买那边开的卡,那咱今晚还不能着急过去。”付志松手里拿的是大皮的电话,但他查的却是大皮手机里最近一个经常联系的号码。这个号码曾经给大皮发过短信,让他去呼市见面,所以付志松才带着老叶顺着这条线往下捋。

“得弄点影像啥的,要不找过去对方也没法辨认啊。”老叶点头应了一声。

“明天去。”

“妥!”

话音落,二人坐车离去。

……

赤F市区边缘的某个路口,蒙面小伙冲着沈烬南的脑袋拍了一下骂道:“你到底能不能整到钱?敢玩路子我弄死你!”

“能,能,你让我想想……去哪儿弄。”沈烬南立即点头应了一声。

“嗡嗡!”

就在这时,会所方向又开来了一台面包车,沈烬南坐在车内透过倒车镜扫了一眼车牌号,忐忑的内心顿时平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