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第五八六章 瘾大的公子哥
都市
类型
伪戒
作者
2019-08-18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五八六章 瘾大的公子哥

会所办公室内,沈天泽打开付志松交给他的档案袋,低头扫了一眼里面的内容后,顿时触目惊心。资料内涉及的人数不少,大约能有十五六个,并且老尤代替冯乐天与他们的资金交易数额巨大,甚至有两三个人的姓名,都经常可以在自Z区的新闻上看见,由此可见这个账本的分量。

沈天泽拿着这玩应,越看越感觉烫手,因为一个处理不好就容易让自己粉身碎骨,所以他在玩命想着,怎么使用这个东西才能不伤身,却伤小冯。

斟酌再三后,小泽刚要低头拨通一个广Z号码,小吉就迈步走了进来。

“哥!”

“咋了?”沈天泽拿着资料抬起了头。

“……陆涛领人来了,想在咱这儿玩一会。”小吉轻声回了一句。

“哦,顾柏顺的那个朋友是吧,”沈天泽想了好一会才问道:“上回他来我没在家,是不?”

“对,就那个!”

“……唉,呵呵,这太子爷可能是不知道我和顾柏顺闹翻了吧。”沈天泽叹息一声应道:“行,你先出去吧,我一会去看看。”

“妥了。”

话音落,小吉迈步离去,而沈天泽则是在屋内将资料藏好,确定万无一失后,才奔着KTV包房那边走去。

……

原本,沈天泽以为陆涛能继续来自己这儿,那是还不知道他和顾柏顺闹翻了,但没想到人家陆涛早都知道了。小泽进屋之后刚跟他聊了两句,陆涛就笑着说了一句:“顾柏顺认识我是因为我爸,但我来这儿玩就是图一放松。我跟他再好,那来这儿不也得自己买单吗,是吧?”

沈天泽一听这话就明白了过来,陆涛来这儿只是单纯的要嗨,跟其它事儿扯不上一毛钱关系,所以笑着点头应道:“哥们,我确实希望你没事儿能常过来玩,但……你这次赶上的时候不好。”

“怎么的呢?”陆涛斜眼问道。

“你不知道啊?”沈天泽反问。

“我知道啥啊?”陆涛一脸茫然。

“……我最近莫名其妙被弄到风口浪尖了,你刚才来之前,治安大队的人刚查完我会所,现在这儿啥都没有,也啥都不敢弄啊。”沈天泽确实想跟陆涛交个朋友,但无奈对方来的确实不是时候。

“账本的事儿?”陆涛瞬间反应了过来。

“呵呵,你看,你还是知道吧。”沈天泽无奈一笑。

“我也是听说,但没细问。”陆涛抻着脖子问道:“这么严重呢啊?”

“对呗,我公司一被开除的员工弄的这事儿,现在我莫名其妙的替他背了黑锅,所有人都在找我。”沈天泽摇头应道:“现在挺麻烦的。”

陆涛含糊着应了一句:“这事儿是得好好处理。”

“嗯,我也想办法沟通呢。”沈天泽心里已经猜到陆涛不会在这上面接话,所以岔开话题问道:“要不你玩点素的?来这儿就当度假了,费用算我的。”

“拉倒吧,我又不是姜子牙,好不容易领朋友过来双休两天,没事儿钓什么鱼啊……!”陆涛无语的回应道:“你给想想办法呗,这么远我们都开车过来了,回去挺失落的。”

沈天泽听到这话后,思考半天才问了一句:“你们又扎啊?”

“……嗯。”陆涛脸色略红的点了点头:“好长时间没玩了,在呼市不敢。”

“我可听说你上回扎完,都给鬼干死了,”沈天泽调侃着问道:“这次你不能给房子点了吧?!”

“哈哈!”

屋内众人听到这话,顿时泛起爆笑声。

“别拿话整我行不,你让我找个地缝钻进去啊?”陆涛不玩的时候,看着跟正常人也没啥区别。

“呵呵。”沈天泽一笑,摆手就冲小吉喊了一句:“你那儿有地方吗?”

“那你都问了,我敢说没有吗?”小吉无语的回应道:“我研究呗!”

“妥,今晚你涛哥就交给你了,找个稳点的地方,环境好一点。”沈天泽点头嘱咐道:“有啥需要,你就给办了就行。”

“行。”小吉再次应了一声。

“你们跟他走吧,他给你们安排。会所肯定是呆不了了,万一出点啥事儿,我也对不起你这油钱啊。”沈天泽扭头冲着陆涛说了一句。

“好勒,谢谢了,兄弟。”陆涛挺高兴的拍了拍小泽肩膀。

“能不玩就别玩了,那玩应没好处。”沈天泽由衷的劝了一句。

“唉,闲的,瞎扯淡呗。”陆涛话语里包含着很多意思的感叹了一句,随即才抬头冲着小吉说道:“麻烦了昂,兄弟。”

“没事儿,哥。”小吉客气的回了一句。

“行,那你忙吧,沈总,我们先走了。”陆涛站起了身。

“别叫沈总,叫小泽吧。”

“哎,妥了!”

二人寒暄几句后,陆涛就带着四个人,迈步跟小吉从会所后门走了。并且由于他车挂的是呼市牌照,所以也没敢开,只坐着会所拉啤酒的面包车去了市区。

……

安排完陆涛后,沈天泽就回自己和方沐岚常年开的包房内,给广Z的一个号码拨了电话。

当夜无话,第二天晚上的时候,陆涛等人还是没回来,依旧在赤F市区小吉安排的地方玩耍。而这时候周琦下班回家睡觉去了,沈烬南来会所接班,但说是接班,其实就是过来盯着点,因为会所现在处于停业状态,场子里也没啥事儿。

到了会所后,沈烬南指着后门停着的路虎问了一句:“哎,这不是陆涛的车吗?他来了?”

“啊!”杨鑫点头应了一句:“他来了非要玩,但咱会所也留不了他,泽哥就让小吉给他们领市区去了,车停在这儿了。”

“艹,这瘾是真大。”沈烬南无语的回了一句后,就皱眉说道:“他们走了,车也别停这儿啊,万一来临检的看见了不好。”

“那弄哪儿去啊?”

“你有钥匙吗?开旁边奶站门口去吧!”沈烬南背手回了一句。

“钥匙陆涛扔吧台了,我去拿!”

“算了,钥匙给我,我去吧。”沈烬南打着哈欠回应道:“奶站在前面,正好我跟大雨打个招呼,要来临检了,他们能先看见,能给咱打个电话!”

“我跟你去啊!?”

“不用,你在场子里吧,有事儿给我打电话,我一会就回来!”

“行!”

话音落,杨鑫去吧台取了车钥匙后,沈烬南就开着大路虎去了会所前面路上的奶站。

……

会所离奶站也就不到三公里的路程,所以沈烬南基本还没体会到路虎优越的性能,这车就快到站了。

夜晚,天幕漆黑,繁星点点,土路上大灯泛着光芒,不停的晃动着。

“这车是好啊,过个坑连个感觉都没有……!”沈烬南正琢磨着赶明自己也得整台路虎时,突然后面有一辆面包车强行从道路右侧超了过来,车头斜着就往前面一扎。

“艹!”

“吱嘎!”

沈烬南骂了一句后,猛踩了一脚刹车。

“咣当!”

面包车车门弹开,三个人影步伐迅速的就冲了下来。

“翁!”

沈烬南一看事儿不对,当场就要给油倒车。

……

另外一头,呼市某高档西餐餐厅内,艾青喝着红酒看着骆嘉俊,托腮问了一句:“你来干什么呀?”

“我想你了,真是按奈不住的想念。”骆嘉俊笑着回应道:“想看看你。”

“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