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第五八五章 乌云密布,暴雨将至
都市
类型
伪戒
作者
2019-08-22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五八五章 乌云密布,暴雨将至

会所顶层。

沈天泽翘着二郎腿,正坐在客厅中央的一张椅子上抽烟。

大厅内,四五十号的男男女女,衣着得体,此刻正聚在一块小声交谈。

门口处,领队刑警皱眉冲着几个同事问道:“都没异常?”

“没有,KTV和客房那边都是正常客人,陪酒的公关都很规矩,没查出毒P和卖.淫现象。”其中一个同事摇头回了一句。

“顶层赌场也没有异常,我们进来的时候他们正在聚会。”另外一人也插了一句。

话音落,领头刑警队长顿时脸色阴沉了下来。

“还需要配合啥?”沈天泽面无表情的问了一句。

领头刑警队长听到这话后,咬牙回了一句:“撤的挺快啊!”

“这儿离市区挺远的,你们要不怕费油,那一天来一次我都没意见。”沈天泽站起身回应道:“开门做生意,就不怕麻烦,你说是不是!?”

话音落,屋内气氛僵持住,而领头刑警沉默了许久后,才摆手喊了一句:“收队!”

“呵呵。”沈天泽看着对方一笑。

“沈总,千万别干出格的事儿昂,有人盯着你呢。”领头刑警指着沈天泽说了一句。

“好勒。”沈天泽点了点头后,张嘴也回了一句:“你帮我给小冯带个信儿,我说不定哪天心情不好了,就让华富上个新闻,哈哈!”

领头刑警咬了咬牙,阴着脸转身就走出了会所顶层。

“继续玩,今天费用算我的。”沈天泽见刑警走了之后,才阴着脸冲着屋内的人喊了一句。

……

顾柏顺一撤股,其实沈天泽这边就已经有了准备。他怕上面盯上会所,所以赌局早都停了,员工暂时遣散,而楼下的KTV也收敛很多,基本变成了素场,所以今天别看对方啥都没查出来,但对于小泽来说,他的损失是难以估量的。

这倒不是说短时间内会所会因为临检而损失多少钱那么简单,而是长久以往下去,场子给客户一个不安全的印象后,那流失的可就是客源,是长久的利益。所以沈天泽此刻心里是非常烦闷的,但表面上又必须表现的很稳健……

会议室内。

沈天泽扭头看着烬南和周琦等人说道:“不能上台面的生意最近先停一停,即使没生意可做了,也不能让客户在这儿犯点啥事儿。上面已经开始要动了,你们也都老实的,身上有案子的最近都躲躲,谁要出事儿了,咱现在可能办不了。”

“这个冯乐天也是个疯狗,他现在肯定不知道账本没在咱手里,那就不怕咱给账本曝光了吗?”沈烬南咬牙骂了一句。

“他这么做是为了给我试压,但又觉得不会彻底把我逼急眼了,因为大家心里都清楚,不到万不得已,账本是不能见光的。”沈天泽思考半晌后回应道:“我得马上联系一下付志松,让回来谈谈这个事儿。”

……

市区,某小公园内。

付志松斜眼看着老叶问道:“爷们,为啥帮我啊?”

“你手里有啥东西,自己还没个B数吗?”老叶坐在长椅上,话语直接的说道:“我先救了你爸,现在又救了你,你是不是得报答我啊?”

“是!”付志松点了点头。

“把账本给我吧。”老叶没有任何隐瞒自己意图的想法。

付志松沉默半晌后,摇头回应道:“不行。”

“怎么的呢?”老叶皱起了眉头。

“账本得给我兄弟。”付志松抬头看着老叶问道:“你和冯乐天他们也有仇。”

“对,杀子之仇,没有任何缓和的余地。”老叶坦然承认。

“……爷们,你就一个人,账本给你了,你也发挥不了最大效果。”付志松舔着嘴唇回应道:“冯乐天他们差点给我亲爹弄死,我和他们也没缓和的余地,要不然,咱俩研究研究他们?”

“没有账本,我跟你研究啥啊?”老叶斜眼问道:“就你这两下子,能帮上我啥啊?”

“……我还有一条别的线。”付志松脸色认真的回了一句。

“什么线?”

“韩东平的赌局曾经被劫过你知道吗?”

“听说了。”老叶点头。

“这个事儿是韩家内部人干的。刚开始我以为领队的是大刘,但后来我觉得有点不对,大刘手下的一个劫匪,在呼市去抢尤老板奶厂的时候,被内部人处理了……然后让我撞见了。”付志松解释了一句。

老叶听得云山雾罩,摇头问了一句:“这事儿我了解的不深,不明白你啥意思。”

“我怀疑是灭口,更怀疑大刘已经死了,这么说你明白吗?”付志松反问道。

老叶思考半晌,突然皱眉问道:“你的意思是,大刘上面还有人,而且也是……!”

“对,不然没法解释大刘为啥会突然跑了,那个叫大皮的劫匪为啥会死在自己人手里。”付志松点头。

“那你有啥线索吗?”老叶又问。

“呵呵。”付志松一笑,伸手就从兜里掏出了一个电话。

“什么意思?”

“那个叫大皮的劫匪临死之前把这个电话交给我了。”付志松轻声回应道:“顺着它查,我觉得会有惊喜。”

“韩东平变成仙人掌了……他哥韩东生跟冯乐天肯定死抱一把要弄小泽……那如果韩东生这边有个家贼,而且分量还不轻的话,这事儿就有点意思了。”老叶分析了一下后说道:“这条线值得我和你搞一下。”

“搞之前我还要办件事儿。”

“啥事儿?”

“把礼送给我兄弟。”付志松毫不犹豫的回了一句。

……

当天晚上,沈天泽正在玩命找付志松的时候,楼下的服务员突然找到他,交给他了一个牛皮档案袋。

“什么啊?”

“楼下一个姓付的人给我的,给完就走了。”年轻的服务员有些拘谨的回了一句:“他说让我交给你。”

沈天泽接过信封,皱眉问道:“还有别人知道你帮我送这个东西吗?”

“没有,我拿到就上来了。”服务员立即回了一句。

“行,你出去吧!”

“好!”

话音落,服务员离开办公室,而沈天泽则是咬牙骂了一句:“这个愣B又要干什么?”

……

与此同时,骆嘉俊在浙J杭州登机,直接飞往了内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