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第五八四章 我蹲你快两天了
都市
类型
伪戒
作者
2019-08-18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五八四章 我蹲你快两天了

顾柏顺从会所走的时候,说的是过几天再谈具体退股事宜,但事实是他回到呼市的第二天,他的代理律师就给沈天泽打了电话,直接商谈顾柏顺的股份价值。而沈天泽也没有任何推诿,马上就让二胖跟他对接,商谈股份转让的事儿。

……

话分两头讲,沈天泽和顾柏顺闹掰了之后,处于风暴中心的付志松心里就已经做出决定,他准备去医院先看一眼父亲,然后独自去处理“账本”的事情。

晚上七点多钟,天色大黑后,付志松戴着口罩,身上穿着浅蓝色的医院清洁工工作服,顺着医院后门的楼梯间就往楼上走。

住院部六楼,付志松额头冒着细密的汗珠,躲在楼梯间内看了一眼外面的情况后,就硬着头皮推门走了出去。

迎面过来两个医生,其中一人看见付志松后,顺嘴就问了一句:“你是几楼的保洁啊?”

“……楼下的啊,他们让我上来清理一下卫生间。”付志松抬头回了一句。

“这个点清理什么卫生间,你的工作牌呢?”医生好奇的问了一句。

“我今天刚来,还没办工作牌呢。楼下的组长说卫生间里有人吐了,所以才让我过来的。”付志松神色稳健的回了一句。

“收拾完卫生间就赶紧下去吧,这个时间不是打扫卫生的时候。”医生嘱咐了一句。

“哎,好!”

话音落,三人分开,付志松扫了一眼走廊尽头的病房,大步流星的就提着保洁工具走了过去。

此刻,各个病房门口处的长椅上都零星坐着人,看样都像是病人家属。但付志松心里很忐忑,因为他知道父亲已经住院三天了,这里很有可能已经被人盯上了。但他又觉得自己在这件事儿里,能不能活着还两说呢,所以临走前不见一眼父亲,那可能会是终身遗憾。

抱着这样的想法,付志松再次加快步伐,径直的就来到了父亲的病房门口,屋内大姐和弟弟都在,付志松用余光瞄了一眼四周,伸手就要推门走进去。

“哎,保洁!”

就在这时,身后突然有一个男人的声音喊了一句。

“刷!”

付志松戴着口罩回头。

“啪!”

一个五十岁的男子,伸手抓住付志松的胳膊,拽着他就说了一句:“我儿子吐到楼梯间了,你过来帮忙扫一下。”

付志松看着对方,低头就奔着后腰摸去。

五十多岁的男子与付志松对视,手腕狠狠掐了一下他的胳膊,轻声说道:“付志松吧?周围全是盯梢的,信我的,跟我走。”

付志松听到这话,额头瞬间就冒汗了,手掌搭在后腰处摸着冰凉的仿.五四枪.柄,内心正在犹豫要不要还击。

“……我叫老叶,认识沈天泽。”五十多岁的中年声音低沉的补充道:“我儿子在广州出过事儿。”

付志松再次一愣。

“走走,帮我扫一下你再回来。”老叶不由分说,抓着付志松的胳膊就走,而后者则是万般留恋的看了一眼父亲的病房,咬牙跟着老叶就钻进了另外一个楼梯间。

“咣当!”

进了楼梯间后,老叶直接反锁了门,皱眉就冲付志松骂了一句:“你这小崽子胆儿挺大啊,惹了这么大的事儿还敢来医院?傻B都能想到,你可能回来看你爸,那周围肯定全被盯上了啊?!”

“那你是怎么发现我的?”付志松声音颤抖的问道。

“艹,我干伪装的时候,你还在幼儿园呢。”老叶鄙夷的回了一句后,张嘴就命令道:“我蹲你快两天了,把你这破工作服脱了,跟我往外走。”

“我他妈为什么信你?”付志松咬了咬牙。

“踏踏踏!”

话音刚落,走廊内就传来了脚步声,紧跟着就有人推楼梯间的门。但老叶之前反锁了,所以外面的人一时间没有打开。

“你不信我,那就跟他们走吧。”老叶扔下一句后,就大步流星的奔着楼下跑去。

付志松站在原地犹豫了不到两秒,就只能一边脱着浅蓝色工作服,一边跟着老叶往楼下跑去。

……

会所周围的国道上,有六台私家车停在路口,领头车内一中年拿着对讲机说道:“放心吧,里面肯定有猫腻,他们这儿有专车接送拉赌徒,我刚才看见好几辆面包车都开进会所了……对对,我估计里面肯定是玩着呢。”

“那就行动吧。”

“副局,那咱可说好了,我抓可以,但别抓完又有人跟你讲情,回头咱再把人放了……那我可里外不是人了,你也知道老孔跟我关系也不错的。”

“别再说鬼话,正常执行任务,有什么情面可讲?!更何况省厅发的话,谁敢在这时候走后门?”副局瞪着眼珠子回了一句。

“行,那我就明白了。”

“就这样!”

话音落,二人就结束了通话。

……

十分钟后,会所正门。

“吱嘎,吱嘎!”

六台私家车停滞,三十多个便衣刑警蜂拥着就持枪下了车。

“前后门都给我堵上,一个人都不能放走,一组查KTV,其他人跟我去顶层。”领头刑警摆手喊了一句后,就带人往会所内冲。

门口处,大厅经理看见一大堆便衣冲进来后,顿时惊讶的问道:“……怎么回事儿啊?”

“蹲下,别动!”

“大哥,我们这个场子……!”

“我让你蹲下!”领头刑警一把按住经理的肩膀,再次摆手吼道:“电梯给我降到一楼,卡住门别让它关上,其他人走楼梯去楼上!”

“明白!”

“明白!”

“……!”

“来,大厅内的服务员,保安全给我靠墙边站好,低着头,不许相互交谈。”

三十多个便衣冲进来后,会所大厅瞬间就变得一片混乱。

……

呼市。

冯乐天拿着电话冲陈雨晴说道:“顾柏顺一撤,我看谁还保着沈天泽。”

“那边动手了?”陈雨晴直言问道。

“我找的省厅的关系,直接联系的赤F主管治安的副局长……现在那边估计已经开始抓人了。”冯乐天笑着回了一句。

……

医院后面的停车场内,有三个人狂奔着喊道:“就在前面呢,摁住他!”

“你先上摩托车,黑色的那台。”老叶伸手把钥匙扔给付志松,迎面就走向了那四五个青年。

“老JB灯,你给我滚一边去。”领头一小伙伸手就掏出了军.刺,

“啪!”

老叶迎着众人大步向前,直接甩开右手攥着的纯钢ASP甩.棍骂道:“你瞅你们这点小岁数,干点啥不行,非得装个古惑仔。艹,我真得替你们爹妈教育教育你们。”

话音落,老叶如虎扑羊群,一把甩.棍就对上三把军.刺!

“噼里啪啦!”

一阵骨头碎裂的声音接连泛起,对面三个小伙,竟没用十秒钟的时间就全部倒在了地上,除了满口喷血外,肘关节,腿关节全部受到重创,疼的在地上直打滚。

“哗啦!”

老叶合上甩.棍时,付志松骑着摩托就来到了他面前:“可以啊,爷们。”

“还行吧,年轻的时候也有点故事。”老叶云淡风轻的回了一句。

“翁!”

马达澎湃,摩托车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