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第五八二章 在挣扎中活着,也在挣扎中失去
都市
类型
伪戒
作者
2019-08-22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五八二章 在挣扎中活着,也在挣扎中失去

顾柏顺听着沈天泽的话,托着下巴沉默许久后,才张嘴问了一句:“小泽,我帮你的多,还是害你的多?”

“你没害过我,全是帮我。”沈天泽听懂了顾柏顺话里的意思,所以直接挑明了回应道:“顾总,你是我在内M这里,为数不多几个一直心怀感激的人,因为没有你的帮忙,我可能现在还在监狱里。但是,你在我这里的付出,我沈天泽也全部给你变现了……现在我不是在跟你算账,而是有一说一。你扶持奶线这块,那我就把绝大部分的利润都给你,只跟着在后面喝点汤,钱不够花了,我拉投资弄了个会所,也没有跟你张过嘴,对吧?你动用关系帮我办案子,那我出来之后就进通L,硬给你啃下来了金街地下商城的项目,得罪了韩东生和韩东平,为此我差点没死在呼市。而如果不是你想要政协名额和市里荣誉,我完全可以不搭理老黄,不接这个活儿,对吗?”

顾柏顺听着沈天泽的话哑口无言。

“俩人合作就跟谈恋爱差不多,谁也不能总想着拿着谁。”沈天泽抽着烟,声音沙哑的回应道:“新时代公司是我的,有好的建议你可以提,意见有分歧了也可以商量,但是最后做主的一定是我。在这个圈子里混,你就是天天拿着计算机算,也不可能步步都走对喽。今天你有压力了,就让我交出去付志松,那明天再出事儿了,你平不了了,那我是不是也得让曹猛和沈烬南站出去自己扛呢?”

顾柏顺眯眼看着小泽,点头应了一句:“行,你话里的意思我听懂了。”

……

雯雯家小区楼外面的面馆内,二人相对而坐,无声的吃着麻辣面。

这里有很多记忆,以前付志松手头不宽裕了,嘴还馋了,那雯雯就会请他来这儿吃碗面,再要一碟酱肉和一些其他小菜。可是付志松要是有钱了,那就没有一回带着雯雯来这儿吃过,因为他总是喜欢吃一些更好的,去一些有面子的场所。

但雯雯很喜欢这里,因为她在这儿一看付志松穿着睡衣,拖鞋,喝着骨汤跟自己聊天……就能找到居家过日子的感觉。

一碗面的时间,即使吃的再慢也就十几分钟,但付志松却足足拖了半个多小时,加了两回汤……而在这之前他从来都没有吃的这么认真过,往往都是狼吞虎咽吃完就走。

雯雯托着下巴,静静的等他吃完后,才轻声说了一句:“……我爸醒了。”

“那就好,我准备了十万块钱,你拿着,他养伤……!”付志松躲避着雯雯的眼神,低头就要从包里拿钱。

雯雯盯着付志松继续说道:“他让我跟他回老家,我答应了。”

付志松闻声一顿,心里想着自己最不想听到的话,终于还是来了。

“大松……!”雯雯脸上裹着纱布,抓住付志松的手说道:“……你从来没喜欢过我,留恋的只是我对你的好,你依赖我……因为我对你从来没有任何要求,有的只是不停的妥协和忍让……在医院这几天,其实我挺后悔的,我应该对你强硬一些,管着你……那也许你也不会走到今天这步,陷的这么深。”

付志松低着头,不敢看雯雯的脸颊:“别他妈扯淡了,我一直喜欢你。”

“大松,女人是最敏感的,你喜不喜欢我,爱没爱过我,可能一个眼神,我们就能看出来……”雯雯死死的攥着付志松的手说道:“可我……可以用我的命发誓……我爱过你,比这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爱你!”

付志松听到这话,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

“可我今天……今天还是要跟你说分手……这不是一件事儿促使我做的决定,我想了很久,还是……决定不再妥协和忍让了吧。”雯雯眼泪不停的流,低着头继续说道:“大松,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从农村走出来的姑娘……我想过的就是简单的小日子……可我改变不了你啊,那就只能离开你了。或许有一天……我能坚强一点,从跟你分手的阴影中走出来,或许马上就会结婚了。”

付志松是一个嘴硬到了极点的男人,他从来没有承认过自己的错误,可今天他听着雯雯的话,终于低头说了一句:“……我对不起你……耽误了你这么多年。”

“我没后悔过。”

“……也好,”付志松咬着钢牙,猛然抬起头说道:“分开也好,呵呵,我他妈还能找个更漂亮点的。”

“对,找一个你喜欢的!”

“……可我还有点害怕。”

“害怕什么?”

“我害怕……这辈子也不会遇到像你对我这么好的人了……!”付志松强忍着不让自己失态,但最终还是彻底崩溃,脑袋趴在雯雯的手掌上,声音沙哑的喊道:“我舍不得你……但你不跟着我……是最好的……!”

……

半个小时后。

雯雯脖颈上带着付志松给她的项链走了,而付志松则是坐在面馆内继续干喝着白酒。

他看着窗外车水马龙,拿着酒瓶子猛灌着,呢喃着:“她都不要我了,我还有什么?”

此刻的付志松没有怨天尤人,因为他自己知道,一切的因果都是自己的种下的,他没有任何资格去抱怨。

他是自私的,因为他真的想留住这个世界上再也遇不到第二个的雯雯,她是真对自己好……可自私的同时,付志松又不忍害她,知道这个姑娘这时候离开自己是正确的。

他就是社会中所有混子的一个缩影,有着无数的缺点和劣根性,但同时……他也有着自己玩命想守护的东西,有着自己丰沛的情感和必要的担当……

“走……走就走了吧……我他妈一个人更好。”付志松拎着酒瓶子从面馆走出来,一边流着眼泪,一边不停的呢喃着。

……

会所内。

顾柏顺从会议室出来后,就没有再谈付志松的问题,反而笑呵呵的跟沈天泽他们吃了顿饭。

临走之前,沈天泽下楼送顾柏顺上车时,二人对视了一眼。

“……小泽,最近我可能要用点钱。”顾柏顺笑着拍了拍小泽的肩膀说道:“新时代公司的股份,我准备把它变现了,回头具体计划咱们再商量。”

沈天泽闻声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