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第五八一章 交出付志松
都市
类型
伪戒
作者
2019-08-27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五八一章 交出付志松

付志松被打了一拳后,也没有还手,而是声音激动的再次问道:“爸到底怎么样?”

“嘭嘭嘭!”

付志龙扯着他的脖领子,一拳接一拳的砸过去吼道:“他都六十多了,却因为你这个败类差点没让人捅死,你怎么当儿子的?你他妈还有人性吗,这些年你关心过他什么?除了会惹他生气,你尽过一点孝道吗?现在来这儿假惺惺,你他妈知不知道,他都肺癌晚期了……啊!”

听着弟弟的话,付志松大脑一片空白,就连自己被打倒在地,鼻孔窜血也浑然不知。

“行了,别打了!”

“这是干什么?”

“……!”

护士,医生听到声响后纷纷出来拉架,而付志松满脸是血的躺在地上嘀咕道:“怎……怎么会这样……他那么硬实,咋能得肺癌呢……!”

……

第二日,中午。

顾柏顺来到了会所,在办公室内见到了小泽,沈烬南,曹猛,周琦等人。

“跑了一夜长途,就怕在电话里跟你说不明白。”顾柏顺喝了口茶水,翘着二郎腿看着小泽说道:“董三的人找你了吧?”

“嗯。”沈天泽点头。

“……你怎么解决的?”顾柏顺追问了一句。

“打起来了。”沈天泽如实回应道。

“打起来了?”顾柏顺愣了一下后问道:“你弄董三的人干什么,找个借口推走他们不就完了吗?”

“我也想啊,可那个蓝眼来了不说人话,用岚岚威胁我。”沈天泽皱眉回应道:“他都要搞我家人了,我还跟他喝酒聊天啊?”

顾柏顺听到这话后,表情烦躁的搓了搓脸蛋子:“小泽,董三的人来了你应该先给我打个电话,由我在中间调节,事情就不会闹的这么僵。账本的事儿本来就让很多人不满了,你现在这么干,那不平白无故的又得罪了一个董三吗?”

沈天泽喝着茶水,轻声回了一句:“我就是跟他客客气气的也没用,董三如果没抱着死帮冯乐天的态度,那蓝眼就不会拿我家人说事儿。”

“我明白你的意思,可这事儿是能解决的啊!”顾柏顺摊手回了一句。

“怎么解决?”沈天泽抬头问了一句。

“不保付志松,顺势卖给董三个面子,这事儿就可以解决了啊!”顾柏顺毫不犹豫的回了一句。

沈天泽搓了搓手掌,摇头应道:“我跟你说过,付志松不管是自己跑,还是在外面被人抓住了,弄死了……那我没招,但让我卖他那不可能。”

顾柏顺听着小泽如此决绝的话,皱眉反问道:“你能不能告诉我,这么做你图啥啊?”

“什么叫图什么?付志松是我兄弟,他干老尤的厂子是为了帮我,我回头就给他卖了,那算什么啊?”沈天泽瞪着眼珠子,指着曹猛等人喝问道:“我要这么做了,你问问他们会怎么看我?”

顾柏顺闻声沉默。

“我不喜欢付志松,但凡事儿有个底线……可以不管他,但不能卖了他。”沈烬南话语实在的插了一句:“江湖和名利场不同,你干的都是一些打擦边球的生意,买卖得靠下面的兄弟帮你维持着。如果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了,那下回再办事儿,谁敢给你去啊?”

“小泽,以前你可以谁都护着,因为你的盘子小,自己又没有任何根基,所以时刻可以抱着豁出去干一把的态度。如果能在赤F站住,就他妈喝酒吃肉,站不住也可以一拍屁股就走人了。但现在不行啊,你的关系网已经散开了,很多人跟你已经不知不觉的站在一起了,你得替这帮人负责啊。我,艾青,谭枫,包括孔泉和奶线那帮人,都跟你绑在一块了,你这边出事儿了,会连累我们的,明白吗?”

沈天泽低头点了根烟,没有回话。

顾柏顺继续舔着嘴唇说道:“从付志松弄了老尤的厂子开始,我已经接了数十个电话,见了好几拨人了。他们不认识你,所以在给我施压,甚至很大一部分人在心里认为,这事儿是咱俩商量过后,指示付志松去干的……你现在不交出去付志松,我就得被迫跟你绑在一块,去面对那些得罪上就很麻烦的人,明白吗?”

沈天泽静静听着还是没有回话。

“……咱俩合作时间也不短了,我很少态度坚决的让你干什么吧?”顾柏顺叹息一声,插手看着沈天泽说道:“但这次事儿,你必须听我的,把付志松交出去,账本交出去,向上面的人表个态度,但备份可以留下。”

顾柏顺这一句必须,让沈天泽听在心里非常抵触,因为他瞬间就有一种被人操纵的束缚感。

……

赤F市医院周围,付志松昨晚在黑旅店对付了一夜。因为老付还没有醒,他又不敢在医院长呆,怕警察突然过来查,所以就只能在周围先住下,准备找个机会看看老头子。

从呼市回来之后,付志松是满怀喜悦的,因为他不光整到了钱,而且还帮他兄弟小泽拿到了重要东西。可他人一到家,这种喜悦就瞬间被各种突发事件冲毁,取而代之的是压抑,是应接不暇的后遗症!

呆愣愣的坐在旅馆床上,付志松搓着脸蛋子,心情还没有从父亲得了癌症的消息中走出来。

“滴玲玲!”

一阵电话铃声响起,付志松擦了擦眼角,伸手就接起了电话:“喂?”

“……是我,雯雯。”

“你那边怎么样了?”付志松立即问了一句。

“我们见个面吧。”

“好,在哪儿?”

“家楼下的那个面馆,你知道的。”

“我一会就去。”

“小心点,警察已经来过医院了。”

“我知道了。”

话音落,二人就结束了通话,随即付志松强打起精神,换了一套衣服,又从包里拿出十万块钱现金,迈步就走出了旅店。

路上,付志松坐在出租车里,看着街边的景象,心里突然有一种不敢去见雯雯的感觉。

……

会所办公室内烟雾缭绕,众人都很沉默,气氛压抑到了极点。

顾柏顺喝了半天茶水后,终于忍不住的看着小泽再次问了一句:“把付志松交出去,行还是不行?!”

沈天泽闻声猛然抬头,双眼直视顾柏顺问道:“我要说不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