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第五七七章 情况持续恶化
都市
类型
伪戒
作者
2019-08-18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五七七章 情况持续恶化

农村小院内,壮汉拿着枪冲着眼前的五十多岁中年喊了一句:“怎么的,练过呗,爷们?那这玩应你能躲开吗?”

五十多岁的中年在面对四个壮汉,而且还有一人有枪的情况下,只站在原地没动,右手插进上衣兜里回了一句:“我他妈让你先动。”

一句话,领头壮汉当场僵在原地,另外三人面面相觑。

“……枪响人就倒,你哆嗦个JB。”五十多岁的中年挑着眉毛问道:“你干不干?不干把人给我留下!”

“妈了个B!”壮汉一咬牙就要抬胳膊扣动扳机。

“噗!”

一声沉默异常的枪声响起,领头壮汉胳膊还没等抬起来,右脚前脚尖的泥土地上就被子弹崩了个小坑。他和三个同伙顿时吓的打了个激灵,低头看见崩飞的泥土时才意识到子弹没打到自己。

五十多岁的中年上衣右侧兜被崩出个口子,冒着白烟,非常唬人:“我再让你调整一下,咱俩再试试。”

领头壮汉一动不敢动的拉着老付,鬓角开始流下来肉眼可见的汗珠。

“麻溜滚!”五十多岁的壮汉右手插在衣兜里突然喊了一句。

……

一分钟后,面包车扬长而去,老付坐在自家的院内捂着肋巴上的伤口,呼吸急促。

“要他妈年轻个二十岁,我能砍死他们。”老付此刻坐在泥土地上还不服呢,眼珠子瞪的溜圆的骂了一句。

五十多岁中年弯腰后,伸手扶了一下老付的胳膊,低头往他伤口上看了一眼说道:“得马上去医院。”

“你也滚!”老付直接甩开他的胳膊,咬牙骂了一句。

“挺大个岁数了,你怎么不知道好赖呢?!”中年愣了一下回应道。

“你当我是傻B呢?”老付满身是血的问道:“你过来肯定也是找那个死崽子啊,赶紧走,我不知道他在哪儿!”

中年听到这话才恍然大悟,随即态度缓和几分说道:“刀拔出来了,你腹腔里有积血就麻烦了,信我的,赶紧去医院。”

“不用你管,赶紧走。”老付知道这人肯定也是来找自己儿子的,所以自始至终都没有好脸色。

“艹!”中年骂了一句后,皱眉就往外走去。

老付在院内歇了一小会,咬牙想站起身,却发现自己胸口堵的难受,腹部发胀,浑身怎么也使不上劲儿,所以只能咬牙往旁边的邻居家爬,想找两个人给自己送医院去。

“踏踏。”

就在这时,五十多岁的中年走了得有一百多米后,又掉头返了回来。

“你他妈咋还不走?”老付趴在大门旁边,抬头看了一眼对方。

“……我怕你死在这儿。”中年伸手直接架起老付,低头喝问了一句:“你还有其他儿女吗,我带你上医院,你给他们打电话。”

“你跟我装什么好人?”

“我他妈不用装,我就是个好人,这些年受你这伤的我不知道救了多少……但就是没有好报。”中年叹息一声,架着老付就快步走了起来:“来的时候我看了,村口有车。”

“你找我家的那个B崽子干啥啊?”

“拿样东西。”中年如实回应道。

“他是不是在外面惹大乱子了,要不然人家能找到家里来?”老付嘴上说着不关心,但此刻却忍不住问了起来。

“……具体的不是很清楚。”

“你叫啥?”

“我姓叶。”

“……小叶,我家那个小崽子这次是不是过不去这个坎了?”老付沉默许久后,眼神黯淡且充满担忧的问了一句。

“不知道。”老叶摇头。

“……算了,我他妈也没两天活头了,他爱咋咋地吧。”老付红着眼睛破口大骂了一句。

老叶扭头看着他,沉默许久后说道:“我儿子也不听话。”

“那你收拾他啊!”

“死了。”老叶停顿一下应道。

老付听到这话,沉默许久后只长叹了一声,什么都没说。

……

两小时后,老叶将付志松他爸送到医院后,就找个机会走了。

再过半小时,付志松的弟弟和大姐来到了医院看望父亲,医生告诉他们老头腹腔有积血,胃部有出血,县医院弄不了,所以众人只能一通折腾后,又把他转到了赤F市医院。

由于在路上的时候有老叶帮忙止血和简单包扎,又有县医院的医生处理伤口,所以当晚老付来到赤F市医院经过抢救后,就暂时脱离了危险,但命运并没有再眷顾这个家庭。

第二天一早,大夫拿着老付拍腹腔,胸腔的片子来到了病房。

“你俩是他的子女?”医生问了一句。

“对,我是他大女儿,我叫付文芳。”

“好,那你出来一趟。”

“怎么了?”付文芳闻声有点慌。

“出来说吧。”医生再次叫了一下。

“……好,好!”付文芳一愣后,迈步就要跟着大夫出去。

病床上,老付扫了一眼医生,张嘴就喊了一声:“我都这个岁数的人了,啥没见过,啥接受不了啊?到底咋的了,就在这儿说!”

医生愣住。

“你瞒着我,我他妈更心烦,怎么了?”老付再次追问了一句。

医生斟酌再三后,就将片子放在了桌面上,低头回了一句:“老爷子,你伤的问题不算太严重,但做片子的时候……!”

……

晚上,六点多钟。

会所地下室内,根本就睡不着的付志松,刚要去医院看看雯雯,就接到了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您好!”

“……我是付文芳,爸出事儿了。”大姐极其阴冷的声音在电话内响起。

付志松当场愣住。

……

大约一小时后,会所KTV包房内,十多个清一色的光头中年,坐在沙发上正在抽烟。

“大哥,唱会歌呗?!”陪酒姑娘冲着领头的中年端起了酒杯。

“不着急。”领头中年后脑处有着一块拳头大的疤瘌,皮肤看着塌陷,好像少了一块骨头,而且右眼眼球是蓝色的,看着非常吓人:“哎,你们这儿妈咪是不是叫岚岚,听说长的可好看了,你叫进来让她跟我喝杯酒呗。”

“嘿嘿,妈咪管我们,也不管喝酒呀。”姑娘笑着应道。

“艹,就喝杯酒,还能掉块肉咋地?我们是特意从呼市过来捧场的,一桌消费好几万,你们就这服务热情啊?”领头中年笑呵呵的催促道:“去,把岚岚给我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