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第五七五章 不能管他
都市
类型
伪戒
作者
2019-08-27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五七五章 不能管他

雯雯家的小区内。

付志松被人捂住嘴后,惊的猛然回头,但看见的却是沈天泽。

“别吵吵,走!”沈天泽叮嘱了一句后,拽着付志松就往院外跑。

“你怎么来了?”

“车上说。”

“……!”

二人狂奔数十米后,顺着小区院的小门就来到了街道上,随即上了小吉停在路边的车。

“先走。”沈天泽关上门喊了一声。

话音落,小吉开车扬长而去,而付志松则是惊慌万分的抓着小泽的胳膊问道:“你怎么过来了?我家里出了什么事儿,雯雯去哪儿了你知不知道?”

“我他妈让你顺着大刘的线往下查,你去抢老尤的奶厂干什么?”沈天泽拽着付志松的脖领子咬牙吼道:“你知不知道这次事儿闹的多大,啊?!”

“先他妈别说这些了,雯雯呢,雯雯在哪儿?”付志松急迫的再次追问了一句。

沈天泽阴着脸看着对方,强忍住心中的怒气回应道:“小艾给我打电话,说你抢了老尤的赌场,你电话关机,我找不到你,就只能来你家了,但没想到碰上了四五个男的在你家要抓雯雯。”

“你们碰上了呢,那雯雯呢?”付志松闻言松了口气。

“……!”沈天泽沉默半晌应道:“烬南他们给送医院了。”

“来我家找雯雯的人是谁?”付志松又问。

“不知道,都是生面孔没见过。”沈天泽摇头。

“那雯雯伤了吗?”

“……你家里还有个老头?”沈天泽突然问了一句。

“没有啊。”付志松呆愣着摇了摇头。

“唉,这事儿弄的。”沈天泽长叹一声,搓着脸蛋子回应道:“先去医院吧,去医院你就明白了。”

……

二十分钟后,医院。

付志松跑到外科诊室门口,脸色慌张向室内一看,只见雯雯全身是血,脸颊左部有一条起码超过八厘米以上的伤口……

“媳妇,媳妇!”付志松冲进屋内,眼神扫着病床上的雯雯急迫叫道。

“你是干什么的?”医生回头反问了一句。

“……我是她老公,她怎么样?”

“你自己不会看啊?肯定毁容了。”医生皱眉回应道:“出去,先出去。”

雯雯呆愣愣的躺在病床上,眼睛流着眼泪冲付志松说道:“我不让你去……你非得去……什么时候你听过我的……我爸从来没有到过我这儿……就今天来了……让人捅了两刀……!”

付志松听到这话后,顿时宛若雷击,呆愣的跪在病床旁,看到的全是雯雯眼里的绝望。

……

医院楼梯间内。

沈烬南斜眼看着小泽,轻声问了一句:“这儿没有外人,你跟我说付志松这事儿怎么办?”

“没想好。”沈天泽如实的回应了一句。

“……顾柏顺不光给你打电话了,也给我打了。”沈烬南直言回应道:“他跟我说,付志松手里拿的那个账本是个要命的东西,你要护着他,那背后想弄你的人就太多了,而且你连是谁都不知道。”

“你想说什么?”

“老弟,哥不能害你,我也不想去坑付志松,但这事儿是他挑起来的,就得他自己解决。”沈烬南非常直接的回应道:“顾柏顺的意思是让咱把付志松手里的东西留下来,然后让他消失……但这事儿太损,你不会干,我更不会干!所以我的意思就是,付志松手里的东西咱不要,但也不能管他。”

沈天泽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不行。”

“你有病啊?!咱们就是要弄冯乐天也别用这种办法,因为你即使用账本把冯乐天弄躺下了,那你也不在内M呆了?你得罪这么多人,最后咋收场啊?更何况这账本你拿着一分钱不值,必须得有分量的人把它送到有分量的部门它才能有用,可你觉得谁会愿意替你干这事儿呢?”沈烬南以为小泽是想留住账本,所以才这么劝了一句。

“我想的不是账本,而是大松。我能猜到他抢老尤的赌场,确实有钱的因素,但也有为了我的因素,要不然他不会去的,明白吗?”沈天泽皱眉回应道:“我现在不管他了,那他就完了。”

“你能管得起吗??!”沈烬南吼着回应道:“你知道账本里的都是些什么人啊?宁得罪小人,也他妈不能得罪掌权的,这个道理你不明白啊?”沈烬南急的眼珠子都红了:“你跟付志松睡过觉咋的,你怎么就对他那么好呢……!”

“烬南,我觉得你现在有点架着我了,明白吗?”沈天泽皱眉回了一句:“我现在不应该学会怎么当好一个老板,一个事儿不对就卖兄弟的老板,因为我还没到那个层次,明白吗?我再说一遍,付志松去干这事儿,起码有百分之八十的原因,是想让我手里拿住点东西,而我现在卖了他,那就是条狗。你和他没感情,可他他妈的跟我在监狱里蹲了那么长时间,我俩也是朋友,是兄弟知道吗?”

沈烬南沉默。

“公司的事儿,我心里有谱,不要再跟我说这些了。”沈天泽扔下一句后,推门就走出了楼梯间。

门外,付志松呆愣的站在墙壁旁边,双眼通红的看着小泽,咬牙问道:“……烬南怕留下我,公司摊事儿?”

沈天泽一看付志松就是听到了自己和烬南在里面的谈话,所以拍着他的肩膀说道:“不是,他跟我说别的事儿。咱先走,别在医院了……弄不好医院报案了,一会警察得来。”

……

晚上,八点多钟,赤F某县某村的农家小院内。

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头发花白的看着一个体型十分肥胖的妇女斜眼问了一句:“三十,三十行不行?”

“拉倒吧,三十我还跑这么远来农村,我在县里小公园多好啊?”肥胖妇女摇头说道:“五十,你干不干,不干我走了?!”

“你啥体型啊,你就管我要五十?”老头坐在院子里喝着小酒,摆手催促道:“不干了,有那五十块钱我买点猪肉后鞧……怼完还能炖了吃了,不比弄你强啊?”

“老付大哥,你说话是越来越难听了。”

“快走吧。”

“四十五行不行,我来回打车就十块钱!”

“不干了,赶紧走吧。”老头再次摆手。

村口处,老叶低头拿着电话问了一句:“你确定是这儿吗?”

“对,你找的不就是那个赌棍吗,叫付志松?对,他家就在那儿,他爹叫付中海……嗯,他年轻的时候还领我们一块搞过破.鞋呢。嗯,那老头才骚呢。”电话内一中年话语肯定的回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