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第五七四章 家中无人,满地鲜血
都市
类型
伪戒
作者
2019-08-27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五七四章 家中无人,满地鲜血

花衬衫小伙听着黝黑青年的话,摇头回应道:“……现在国内不好进,我大哥限制过境,跟我好的几个弟兄最近都没生意干,真没法帮你打听这个事儿。”

黝黑青年听到这话一愣后,顿时挺费解的问了一句:“不对啊,我看新闻上说国内刚跟越N这边签了两项协议,《北部湾领海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划界规定》还有《北部湾渔业合作协定》,这说明两边关系已经回暖了,不会查的那么严吧?”

“呵呵,你真是不一样啊,在里面闲着没事儿还关心这种政治新闻。”花衬衫青年挺惊讶的问了一句。

“习惯了,在老家的时候经常看。”黝黑青年笑着回应道。

“这种协定表面性更强一些,回暖估计还得等一段时间,现在还是挺严。”花衬衫青年无奈的解释道:“更何况咱们这些人早他妈在国内就上线了,大哥在这方便谨慎,不想在这时候弄出点什么事儿。”

“好吧,我能理解。”黝黑青年点了点头。

“想家了?”花衬衫青年主动问了一句。

“呵呵,有点,”黝黑青年点头应道:“毕竟我家就在国内。”

“不用着急,你这马上就出来了,找个机会我和你一块回去一趟。”花衬衫青年劝了一句。

“谢谢你,征召。”

“跟我不用说这些,好好呆着吧。”花衬衫青年笑着站起了身:“我先走了,一会还要在这边办点事儿。”

“嗯!”黝黑青年点头。

五分钟之后,花衬衫小伙探监完毕后,黝黑青年就再次被押回了监区。

……

赤F。

付志松买完钻石项链后,就打了个车返回到了雯雯那儿,并且为了保险起见,还特意换了一件廉价的运动帽衫,双手插兜,肩膀背着枪和钱就大步流星的进了小区,熟门熟路的就钻进了门洞子,来到了家门口。

“哗啦!”

在门口处掏出钥匙,付志松弯腰刚想开门,却发现破旧的铁皮门自己摊开了。

“雯雯!”

一愣过后,付志松伸手拽开家门,迈步就走进屋内喊了一句:“在家吗?”

连续喊了三四声,屋内都无人应答。而这时候付志松感觉有点不对劲儿,就右手伸进帆布包里,步伐轻巧的走进客厅,扭头扫视了一下屋内的情况。

客厅内明显有过打斗撕扯的痕迹,桌子,椅子横着倒在茶几桌旁边,沙发上有脚印,卧室门口的花盆也是被摔的碎了一地,最重要是的屋内卧室门口和客厅的地板上有数摊血迹。

付志松看到这个景象后,脑袋顿时翁的一声。

“雯雯,雯雯!”

付志松一边跑着检查其他屋内,一边就再次喊了两声,但家内空无一人,根本不见雯雯身影。

“艹!”

付志松急的手掌哆嗦的掏出电话,低头就拨通了他给雯雯买的手机,但连续打了两遍才发现,雯雯的电话就摆在床头柜上根本没带走。

家里突然进人了,雯雯有过挣扎,但最后应该是被强行带走了。

付志松脑中闪过这个想法后,顿时吓的冷汗直流。他站在客厅内仔细回想了一下最近自己的行为,最后竟然找不到哪里出了问题……

“会是谁?!韩东平,冯乐天?”付志松强迫自己冷静,脑中不停的思考着会是谁的人来了家里。

“踏踏!”

就在付志松沉思之时,楼下突然传来了脚步声,紧跟着他听见一个妇女的声音:“警察兄弟,就是上面那一层,我刚才听见屋里有人大骂,好像住我对门的那个小姑娘被人强行带走了……!”

“就楼上是不?”警察问了一句。

“对,对。”

“上去看看。”

众人交谈几句后,脚步声就更加剧烈的向楼上传来。而付志松回过神来后,就略显慌乱的跑到了厨房,先是低头想把枪和钱藏起来,但又突然想到警察一会肯定得保护现场把屋里圈起来,那么东西藏在这儿,后期就一定会被检查出来。

斟酌再三,付志松一咬牙就推开了阳台窗户,低头看了一眼距离地面足有六层的高度后,就硬着头皮爬上了窗台,伸手拽下裤腰带,直接就缠在了楼房排水管子上。

“啪!”

双脚瞪着墙面,付志松根本就不敢看楼下的景象,只能用皮带勒住排水管,一点一点的用脚往下磨蹭。

大约十几秒后,楼房阳台内传来脚步声,一个警察探头往外看了一眼,指着付志松就喊了一声:“人没全跑?快快快,下楼堵住他。”

付志松听到这话一激动,双脚加快步伐就要往下磨蹭,但没料到自己用力过猛,只用螺丝钉镶嵌的排水管子当场崩开一段。

“哗啦啦!”

皮带失去了着力点后,付志松就跟炮弹一样向楼下坠去,身体眨眼间来到了二楼半的高度。

“嘭!“

一声闷响后,付志松就感觉拽着皮带的右臂好像被生生抻折了一般,短暂的失去了知觉,而身体也在墙壁和排水管子上被划出了无数口子。

“站住!”警察在楼上高喊一声。

“扑咚!”

付志松此刻哪里管的了那么多,闭着眼睛纵身往下一跳,身体摔在一楼楼梯间的雨搭上,滚着就掉在了地上。

眩晕,剧烈的眩晕感传来,付志松躺在地上起码得懵了四五秒后,才咬牙坐起身,迈步就往外面跑。

“踏踏!”

楼梯间内的三个警察从楼上冲下来,推门就奔着付志松逃跑的方向追去。

连续狂奔了一百多米后,付志松喘息着刚准备回头看看警察有没有跟上来的时候,突然后面上来一人,伸手捂着他的嘴低吼了一声:“别动,别他妈吵!”

……

呼H浩T。

某旱冰酒吧内,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坐在破旧沙发上,皱眉冲着眼前一中年问道:“你确定冯乐天的账本和赃款被抢了?”

“不止一个朋友给我打电话说过这事儿,应该是真的。”中年弹着烟灰回应道:“我听说动账本的人好像以前跟过沈天泽,叫什么付志松……反正说的是有名有姓的,具体真假你自己分辨吧。”

“谢谢。”五十多岁的中年点头示意。

“没有你,我命早都没了,这个人情我得还啊。大忙我帮不了,但小忙你只要找到我,那我一定给你办。”

“妥了!”

“……!”

二人聊了几句后,五十多岁的中年就迈步起身,戴着鸭舌帽一边往外走,一边轻声嘀咕道:“付志松,我怎么不记得沈天泽身边有这样一人呢?!”

“哎,老叶大哥!”

话音刚落,旱冰场门口有一剃着光头的老流氓就张嘴喊了一声,但五十多岁的中年一步没停,出门之后就拦车走了。

“哎,不是他吗?我看着有点像啊!”光头疑惑的嘀咕了一句。

“谁啊?”同伴问了一句。

“哦,我在通L认识的一个朋友,救过我。”光头含糊着回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