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设置
字体
背景
正道潜龙
[正道潜龙]

第五七一章 小马仔的悲凉落幕(补更2)
都市
类型
伪戒
作者
2019-08-27
连载中 最后更新时间

第五七一章 小马仔的悲凉落幕(补更2)

付志松等人跑出奶厂后,就将温哥拉到了大野地的边上。

“人追出来了吗?”付志松挟持着温哥,声音沙哑的冲着小迷糊问了一句。

“我……我没注意啊。”小迷糊非常紧张的回了一句。

“真他妈的…”付志松无语的骂了一句后,就又冲张鸿威问道:“你看没看见?”

“没有,没追出来。”张鸿威摇了摇头。

“你放心吧,我兄弟都懂规矩。”温哥跪在地上,捂着腿上的伤口说道:“我不让他们出来,他们是不会出来的。哥们,咱们跑江湖的做事儿得给自己留个底,活儿是我们先干的,但你碰上了,我也不可能让你跑趟空船。刚才在屋里说好了,你把钱拿走一半,今天咱们就当没见过。”

付志松躲在树后,抬头再次向奶厂院内扫了一眼,发现确实没有人追出来,才低头冲着温哥回了一句:“都JB干着玩命的买卖,你跟我讲什么江湖道义?!今天要是我落在你们手里了,那我分给你们一半的钱,你们会干嘛?你肯定把我们拿到的全吃了啊!”

温哥一听这话就感觉坏了,心里瞬间意识到自己遇到的这伙人可能生冷不忌,进到嘴里的东西很难吐出来。

“把你包给我。”付志松指着温哥身上的帆布包命令了一句。

温哥双眼喷火的看着他,咬牙回了一句:“我这包里没有钱,你拿了也没用。兄弟,我再退一步,包里的东西给我留下,剩下的钱你全拿走行不?“

“妈的,你不给我,正说明这东西重要啊,”付志松执拗的说道:“给我拿来!”

“这东西重要你也用不上。”温哥咬牙争辩了一句。

“嘭!”

付志松一*砸下去,伸手直接拽下帆布包,棱着眼珠子回了一句:“你怎么就知道我用不上呢?”

“艹你妈的!”温哥被挟持后一直很冷静,但此刻看见帆布包被抢后,顿时一股怒气上涌,抬手就要抓住付志松。

“嘭嘭!”

张鸿威冲上来,拿着枪把子对着温哥的脑袋就是一阵猛砸。

“啪!”

付志松从地上捡起一块板砖,拍在温哥脑袋上将其暂时砸懵后,就摆手喊道:“走了。”

“艹……艹你妈的……!”温哥脑袋眩晕无比,趴在壕沟内身体连续往起拱了两次,但最终也没站起来。

……

大野地内,付志松,张鸿威,还有小迷糊三人捋着壕沟边就要往之前停车的地方跑,但狂奔了还不到三十米,付志松就突然感觉脚下被啥东西拌了一下,扑咚一声栽倒在了地上。

“妈的,什么玩应,软了吧唧的?”付志松倒下之后,抬腿就踹了一脚。

“救……救……救我……!”大皮虚弱的趴在壕沟边上,伸手拽着付志松的裤腿子就呢喃了一句。

“这咋有个人呢?”小迷糊一阵惊呼。

付志松刚开始没看清楚大皮,但离近了一瞅,顿时吓了一跳:“妈的,你……你咋在这儿呢?”

“……我……我知道你是谁……你……你刚才弄老温我看见了……这儿有钱的事儿,我就跟一伙人说了……你……你们就是那天在……兰X胡同里堵我的……对不对……?”大皮口鼻流着鲜血,眼珠子瞪的溜圆的抓住付志松脖领子:“救……救我……!”

付志松闻声扫了一眼大皮的伤口,前胸,后背,要害处都有枪伤,而且此刻他明显已经失血过多了,所以即使自己大发善心的把他带走,那人肯定也死在半路上了。

“救……救我……我知道……知道很多秘密……!”大皮不停的咳着血。

付志松眨了眨眼睛,抬腿一脚踹开大皮,摇头回了一句:“兄弟,我要把你领走了,你肯定死在半道上,那时候我就傻B了。别怪哥昂,要怪就怪你自己愿意干这个。”

说完,付志松转身就要再跑。

“你……等会!”大皮再次喊了一声。

付志松闻声没准备搭理他,迈步就要继续跑。

“我……我告诉你……大刘的上线是谁!”

“谁?”付志松听到这话后,又茫然转身跑了回来:“是谁?兄弟!”

“……你救我,救我我就告诉你!”大皮此刻还抱着求生的心态。

“兄弟啊,你他妈长点心吧!”付志松无语的骂道:“你看看身上这枪眼子,华佗看见了都得劝你自尽……我们是干脏活的,上哪儿能救你去?”

大皮喘息着,闭着眼睛流出了泪水。

“你说不说,不说我走了?”付志松咬牙再次问了一句。

“……艹……艹你妈的……我没说过他都要杀我……这人太坏了……太坏了……!”大皮瞪着眼珠子,直接就从兜里掏出了一个手机。

“你掏出个手机干什么玩应,到底是谁啊?”付志松急的眼珠子都绿了。

“……电……电话……短……!”大皮断断续续的刚说了没几个字儿,就瞪着眼珠子一扭头。

“艹!”

付志松咬牙骂了一句,伸手就捡起了他的那个手机。

“快走吧,温哥的人追出来了。”小迷糊低头拽了一下付志松。

“快跑,往大野地里跑。”付志松招呼了一声后,就撒丫子跑在了第一位。

……

十分钟后,冯乐天从老尤那儿得知奶厂被抢,随即第一句话就问:“账本呢,账本丢没丢?!”

“可能就是冲着账本来的。”

“艹你妈的,厂子都要卖了,东西为什么不提前转移,你脑子进屎了?”冯乐天此刻脸色吓的苍白无比,声嘶力竭的冲着电话吼了一句。

“……我一直在医院养伤,连床都下不了,别人去拿那个东西,我也不放心啊!”老尤也是很委屈的回了一句。

“账本要是漏了,很多人的脑袋都得搬家,你知不知道!”冯乐天怒骂一声后,就直接挂断了手机。

……

与此同时。

老徐接到了温哥的电话后问道:“账本没拿回来?”

“原本一切都很顺利,但活儿干到一半被截胡了。”温哥咬牙回了一声。

“那个叫大皮的呢?”老徐又问。

“死了,小栗子打了他三枪,他跑到后院的壕沟那儿死了。”温哥在追付志松的时候,已经见过大皮的尸体了。

“为什么会有人截胡呢?”老徐低头思考许久后,脑中突然回忆起大皮那天跟他说的话,付志松曾经找过他。

“我也纳闷呢,咱们这边的人都是我亲自挑的,有几个之前还不认识,所以消息绝对不可能是从我这边漏的。”温哥咬牙回应道:“会不会是有人从你那儿提前知道消息了,或者有别人早都盯上这个奶厂了?”

“我明白了,大皮跟我撒谎了。”老徐咬牙骂道:“那天付志松找他,他一定是胆小了,把上次我们要来呼市动奶厂的事儿跟对方说了。”